今日妄(網)言(364篇)

 
念念中國(87篇) (中間影片)部份片段是數十年前黑白粵語片和一部西片的場景,求財解困酒吧(舞廰)伴飲小姐職場的生態,「蘇絲黃的世界」女主角關南施是美軍水兵到港的慾求神女。當年也曾到戲院看過此片。
今人讀古詩(第43頁/344首)
散文筆敍(418篇)
網站聚寶盆
境外的來信(6篇/英文)
機電署工作回憶後記(17篇)

(上圖)
昔日位於窩打老道的四海酒店只有兩層高有後花園,是首次踏口附設的酒吧,時年十多歲幹啥!初為電氣工聖誕節到臨為酒店佈置燈飾,當年萬聖節未萌芽。其後地盤幾次重建化身十多層高的新派酒店,2003年沙士爆發首例是居於酒店的內地學者,當時我間中也有與同事到酒店乘升降機到樓上的酒樓午膳。我持有醫院管理局的職員證可九折埋單,地下有華麗的酒吧。

(下圖)
灣仔的酒吧有殖民地味,與昔日最大不同是沒有水兵在門外遊走著色。特首林鄭月娥幾天前下達的禁酒令終收回,若酒吧禁賣酒是天方夜譚也是環球吧業先行者。









 


加持畫作(14/03/2020)
無綫結緣(21/03/2020)


今人讀古詩第43頁/344首-「大媽併花分高下,上妝容顏蓋過花。花前影相女人愛,贏輸都是笑哈哈。」(上載日期27/01/2017) <<點擊圖片連結詩文>>

深圳書城內陳列的飲品書,包括有酒有咖啡,早前乘加航飛機由溫哥華回港,鄰座華女推介餐車贈飲的紅酒溝進咖啡十分好味,嚐之果然出色,帶著的手提電腦沒收納AV片,飛機翱翔未覺騰雲駕霧整色整水。

煙不離酒是晚清年代國人的生活文化,圖中男士更發揚光大拿著書本,一路行,一路看,吸煙和飲酒,夫復何求如李白詩「將進酒」,「…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香港罐裝酒是啤酒,酒精濃度最高是8,但這款「斷片酒」酒精濃度近乎拔蘭地竟是街坊價。

人走酒不留,啤酒妹得意洋洋,枱空不寂寞。

上星期四商業電台午間節目「十八樓C座」,對題特首禁酒令,引述當年粵語片飛仔麥基拿著拔蘭地蒲吧,在酒吧向伴飲的吧女或女伴灌飲,醉紅顏會投懷送抱。(左圖)吧女蘇施黃正與穿了軍服水兵共舞,(右圖)只穿內衣的吧女在陪客共飲。(中圖)同日東方日報有招聘廣告,卡拉OK P.R伴唱,知客,天天出糧月薪8至10萬,見工時可能被要求唱出「to be …not to be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

啤酒妺起行議政組工會,追隨者會是「色途老馬」投伊人一票。

酒不走

「……坊內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酒過三巡至黎明,特首抗疫特事特辦這次下達的特令是禁酒,行業反彈抗議聲不絶,林鄭月娥解釋是減低人群聚集,另外可斬斷酒氣上心的情侶攬炒。交叉感染播毒,禁酒是斬腳趾避沙蟲飲鴆止渴,議員不分派系都同聲同氣不認同禁酒令,建制派葉劉淑儀在電台說香港禁酒是世界首創,林鄭禁酒令未能鏗鏘有聲最後要收回

酒吧不賣酒,茶樓不賣茶是出奇,有情飲水飽,寒夜客來茶當酒都是古人雅語,無酒無茶如何維生,居於外地或外遊港人已陸續回流,新增的染疫人數飆升。一刀了斷下禁足令封城戒嚴21天可能令疫無用武之地露曙光。

煙酒是中國人歷來不可缺的牽情物或嗜好,也是炫富的名牌,前司長唐英年曾自詡藏有一瓶價值百萬元紅酒,點滴都可回春。鄭和下西洋帶回給皇帝的手信是洋酒,八國聯軍法租界的新行業是酒吧和夜總會,洋酒必上枱,燈紅酒綠鶯歌燕舞,上星期四商業電台午間節目「十八樓C座」主題是禁酒令,引述當年粵語片飛仔麥基拿著拔蘭地蒲吧,在酒吧向伴飲的吧女或女伴灌飲,醉紅顏會投懷送抱。

我首次踏足酒吧才十多歲,是位於窩打老道的四海酒店附設的酒吧,酒店只得兩層高有後花園,多年前己重建成十多層高大酒店,曾是驚心動魄的沙士酒店,酒店沒關閉避疫,源頭患者是國內到港的教授,同樓的旅客有多人受感染帶回自己家國,酒店員工無人中招,我也好彩這段其間曾到酒店內乘升降機到樓上的中式酒樓與同事午膳,因有醫院管理局發給我的職員證可九折買單,證上沒註明我是任職九龍醫院電氣督察。

四海酒店老板姓梁家住九龍塘,我到酒店和酒吧是年度的聖誕節裝置聖誔燈飾,萬聖節尚未萌芽,酒店有長駐電工,間中到酒店維修是廁所的井水泵,用的是大口井,酒吧類似旺角街頭的冰室,光顧者很多是外國人,因不遠處是英軍軍營。

小時在家眼及和鼻吸是煙和酒,媽媽是煙不離口,父親是煙酒隨身,四餐(晚晚宵夜與同行工友交流)都用酒伴食,曾跟他外出做水電維修工程,吃飯是到茶居(只有地舖大的小茶樓),父親飲的是土酒(玉冰燒),茶居不是用酒樽供客,是從酒缸內取酒傾入酒杯,最少是二兩,約為三份一罐可口可樂,土酒中的那破倫是五加皮,街頭有酒坊可自携樽散買,士多有售啤酒,但父親從沒品嘗,另一個偽父親是岳父他是上海人,避二次世界大戰逃到香港,晚飯棄土酒改飲啤酒,見其一餐可飲掉4罐啤酒,我這個未來女婿沒入室隨飲,大時大節的附加美飲是汽水。

沒傳承父母的嗜好煙和酒,也沒視之為洪水猛獸,蕳桂坊也曾到過多次都是在萬聖節但沒光顧過,我所著意除了美女在當下,其次是有人唱歌跳舞的酒肉池臨。

灣仔一帶一路最多是酒吧,光顧者很多是泊在維港的美國軍艦水兵,到場都是穿著軍服,每星期我要乘佐敦道渡海小輪到灣仔碼頭,是定期替高士打道幾幢唐樓做廁所水泵維修保養,吸引我是泊在維港的美軍戰艦,尤其是不常見的航空母艦,更甚於站在酒吧外招路過水兵的吧女。有多次萬聖節期間到蘭桂坊觀景,去年有防暴隊到場用催淚彈驅散示烕份子未能久留,公共交通切斷,要步行至碼頭乘搭尖沙嘴小輪渡海回家。

在中環舉辦的年度美酒佳餚巡禮,今屆受街頭運動影響取消,另一次是佔中運動改在郵輪碼頭舉行,展覽從不發售土酒或國內名酒,我初次在現場試飲過日本梅酒和清酒,在家吃飯沒加料用酒伴,外出與朋友飯局不作主隨喜附和都是飲啤酒,上限都是一罐,紅酒是半杯,與親戚共餐只飲可口可樂,早前乘飛機從溫哥華回港,鄰座一位華女推介餐車所贈的小紅酒溝進咖啡,果然是非凡飲品,酒不醉人人自醉,醉裡不知天下事,疫魔只是紅塵。

29/03/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