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妄(網)言(379篇)

 
念念中國(88篇)

 

(中間影片)抗疫疲勞,能動之以舞兼有歌樂推動康體,錦上添花是有舞伴貼心。跳舞通識也可活化為通色,人生必考的科目。
 
今人讀古詩(第43頁/344首)
散文筆敍(434篇)
網站聚寶盆
境外的來信(6篇/英文)
機電署工作回憶後記(19篇)

(上圖)這天飲早茶買多一份報紙是蘋果日報,歌舞群組是第四波新冠病毒根源,歡樂無界綫但花得起錢就能隨心所慾話變就變,銷魂可點對點中疫才算,廣場大媽舞有歡樂促健康不用花一分錢,戶外跳跳更環保,疫下減低感染。若有人說其無品,大媽姐姐可以唱詩歌,播放莫札特樂曲。

(下圖)本土才子文章吐嘈特首無跳舞通識,馬照跑舞照跳是回歸的賭樂碑石,叫富婆在家跳舞無難度,男主人或女上人若不是舞伴會呷醋。





 


金寶鴿 (22/11/2020)
電堂 (15/11/2020)


今人讀古詩第43頁/344首-「大媽併花分高下,上妝容顏蓋過花。花前影相女人愛,贏輸都是笑哈哈。」(上載日期27/01/2017) <<點擊圖片連結詩文>>

年前到塲看的體育舞蹈大賽,入塲費最平是50元。

在旺角伊館麥花臣場看體育舞蹈大賽,毗鄰是近日爆發疫情的金雞廣場內處的一間會所。

 

體育舞蹈大賽分有成人組和小童組,但沒銀髮組。

體育舞蹈大賽指定要跳的「舞藝」,必是陰陽配對,不能偏陰或偏陽。

(左圖)是香港跳舞學習班,(右圖)是溫哥華跳舞學習班,學費不貴(5堂200多港元免稅),在機電署電力法例部任職時曾參加康樂組主辦的跳舞班,導師外聘在總部的康樂室授課,十堂200元有部門包底。

(左圖)是機電署總部康樂室我正在塲學跳舞,圖中男士是導師。(右圖)第十堂是最後一堂,結業舞安排在牛池灣彩雲邨這間酒樓內,時間在星期六下午,圖片是不同時段也有歌星演唱,第二批歌舞染疫群組此酒樓在名單內要停業消毒。

疫下有母親帶同孩子到公園跳舞也可兼作戶外陽光運動。

 

去年己被消失的屯門公園歌唱群組,已轉移到附近工廈重生,活動更精彩但無錢不能入內,可包房小組或孤芳自賞與歌女共絃跳舞通色。

闊太和退休族都是財神,有錢登舞林,步步都開心。

樂齡舞姬

抗疫疲勞與時共舞,坐而言不如去跳舞,第四波新冠病毒爆發群組如火如荼是會所的舞塲,沒遵從當下的防疫措施社交距離和限聚令,舞殿人山人海也沒人戴口罩,特首下達指令曾到過連鎖爆疫的幾間舞林,都要交出檢疫報告,要到指定的社區檢疫站,不能在家自行取樣,到私家診所檢測要交出健康報告。

疫魔輪著賞不論環境,初始是邊爐群眾,今回是跳舞一族,跳舞群組行之經年我也有所體驗,年前光復屯門公園行動其間,很多樂齡銀髮叔在拍手附和,隨歌女所唱跳動扭腰,也可與其單獨共舞,有中介告知可到公園對面的一所工廈,內有本地歌女賣唱,下午茶至黃昏收費30元,同行女伴免費,齋跳也不收費。

當時屯門公園賣唱歌舞時段已收窄由下午3點半至六點半,年初已立法通過全禁,並貼告示公園不能有群組唱歌跳舞自娛也不可,連累外傭星期日在公園的鄉情歌舞都禁止,唯有改在街頭,前兩天電視新聞有播出外傭群組,在尖東和中環一帶街頭載歌載舞,而爆發疫症的會所,電視台轉載面書的跳舞片段,人臉都被P圖,因有市民提議看片檢控。

報紙新聞有關染疫跳舞群組的擦邊新聞,有一個是75歲富婆,一位高齡女醫生有自家診所並在私家醫院兼職的也中招,有嫲嫲帶同兩個尚在讀幼稚園的孫兒,嫲嫲落場跳孫兒拍手呱呱叫,在首日碓診分齡中,近半都是樂齡女士由60至75歲,幾位男士都很年輕,原來是舞蹈教師,任職在舞蹈學校或自顧,教富婆學舞或做舞伴有很和味的打賞錢,甘於任舞男疫下照開工。

女士愛跳舞從古到今皆如是,貌美能舞可任妃嬪去至皇后,當下網上紅舞姬也有不錯課金的打賞,在香港,深圳和溫哥華的廣場大媽舞都曾看過,溫哥華的冬天若下雪,商場會提早開門供跳舞者在中庭開艙至店舖開始營業,最有深刻的跳舞片段是剛離世的本港大富豪何鴻燊,媒體說這位賭王高齡近百歲往生贏盡一生,他在80多歲時在酒樓開生日會,邀請在塲一位美女伴舞,左穿右插,高高低低如流水行雲,舞工著力非凡。

個人認為跳舞是最好的帶氧健身運動,廣場的大媽舞不用花錢,環保又健身的抒情運動,無舞伴也可自我陶醉,年前香港匯豐銀行投資部的一位港女女經理,豪花數千萬請外國一位舞蹈名師來港上門教她跳舞,女士因與舞師有錢銀轇輵對簿法庭事件才曝光。

個人對於聽歌看舞有情趣,戶外或露天看歌舞都無分彼此,戶外是免費室內要收費,近年看過幾次大型跳舞,是到大角嘴社區會堂參觀第六屆香港體育舞蹈大奬賽。在沙田看香港校際體育舞蹈錦標賽,到旺角麥花臣參觀世界體育舞蹈賽大奬,舞蹈以體育牽頭可現證跳舞是健康運動,公園歌舞多是插播經典懷舊金曲,更能引發老友記回身當年情。

曾學過跳舞不是到學校或私人授舞場所,是由九龍醫院調職回到機電署總部內的電力法例部,工作壓力大降閒情重現可準時放工,不似在九龍醫院到放工時間走也走不小,學跳舞的場地是總部地下員工康樂室,外聘男女舞蹈教師在下班時間到場示教,十堂夜課只需200元,當然不足夠是由盈運基金補貼,最後一堂是體驗授課回味無窮,是到彩雲邨一間附有歌壇舞池的酒樓,時間是星期六的下午茶時段,有女歌星在唱歌,我們分對到舞池共舞,也曾在室內飲食觀舞,今回是初次下海跳舞。  

29/11/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