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妄(網)言(356篇)

 
念念中國(87篇) (中間影片)萬聖節曾到蘭桂坊看塵世人為的鬼鬼怪怪,此夜未能如願閒情逸緻漫步街頭,路直路彎上山落山本平常,唯主幹路不能路路通行,有水馬和防暴警察作分界,打算從小路入橫街上私樓梯級也遭私人保安攔阻,不一樣的萬聖節飄來催淚煙,無得再蹉跎唯一選擇是脫身離開。
今人讀古詩(第43頁/344首)
散文筆敍(405篇)
網站聚寶盆
境外的來信(6篇/英文)
機電署工作回憶後記(17篇)

中環地鐡站晚上九點關閘,到十一點所有站都停止服務,打算步行到上環站搭尾班車回返維港對岸,多處有防暴隊封路,馬路被阻塞無過海巴士,空氣中泛入催淚煙味,只可用船尚好不至偷渡,夜空維港如常燈火通明璀璨。在天星渡輪上也泛起哪些年的催淚彈的煙味,青年蘇守忠反對天星小輪加價發起示威遊行聲勢浩大引發暴動,這晚我在倫敦戲院看尾場電影,散塲時彌敦道和加士居道警方發射催淚彈,我即時走入一間唐樓的天台避煙霧。發起人蘇守忠沒延續其願景其後到寺院削髮出家。






 


背脊的靠山(31/10/2019)
大氣候撐風扇 (24/10/2019)


今人讀古詩第43頁/344首-「大媽併花分高下,上妝容顏蓋過花。花前影相女人愛,贏輸都是笑哈哈。」(上載日期27/01/2017) <<點擊圖片連結詩文>>

下了巴士沿小巷拾級上蘭桂坊,首遇見有反修例示威者戴上各式應節面罩,到蘭桂坊為萬聖節贈慶。


去年今日蘭桂坊,
蘭花桂花共一房。
維港今夜仍璀璨,
陸上行人則心慌。

午間路過一所國際幼稚園,同學仔外出路展慶祝萬聖節,太平盛世都是當下港人的訴求。

此夜尖沙嘴海濱鐘樓下只有稀客以鬼浮現慶祝萬聖節。

應對蘭桂坊此夜風情,扮鬼更精靈。

萬聖節是西方文化主流節日,老外更身體力行到蘭桂芳慶祝。

同聲同氣同鬼樣,萍水相逢緣聚蘭桂坊

年年都見有孭帶B,一同與父母上路蘭桂坊。

風雨無懼三代同堂一同踏足蘭桂坊,欣賞鬼鬼怪怪。

九月在美國曾到這間好市多/Costal 超市,人體不是豬頭骨,是萬聖節的主糧。

老外鬼並不恐佈,這是溫哥華好多市多/Costal 超市,人間九月天迎接十月底到臨的萬聖節,是最價昂的應節飾物。

溫哥華街頭商店萬聖節櫥窗的擺設,下一站是聖誕節,接著又一年了。

溫哥華這間平銷店,擺了這款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面罩,大紋大路沒整鬼造怪。

 

萬聖節

文學攪鬼不離聊齋,生活聊天講鬼講怪,實體認知鬼咁多事是年度中西的鬼節,農曆七月十四日的盂蘭節和西曆十月尾的萬聖節,前者是悲澀,後者是樂事,當天商業電台午間節目十八樓C座,主題「不一樣的萬聖節」,早前重陽節當日也有近似主題「不一樣的重陽節」,明日復明日,接踵的廣播節目會是「不一樣的聖誕節,不一樣的香港,不一樣的港人,不一樣………。」又如何!

重陽節有去登高,萬聖節有去蘭桂坊,當日所見所聞都跟以前不一樣,也如我在文章常提及「歡樂無永恆,開心一陣得一陣,無謂等,等到也傷神……。」海洋公園宣布取消年度的「哈囉喂鬼」節目,皆因怕怕怕真的有爛鬼搞搞震。

位於中上環的蕳桂坊多年的萬聖節都有到場,初始對這個節日有深刻體驗是在溫哥華,這晚臨近午夜時份,尚未足十歲的小兒對我說要外出向鄰居討糖,家裡各人各自有節目,沒有人陪伴同行,聽其言觀其行我也十分放心,移民當地近半年,孩子講的英文較我更流輰和地道,透過窗外看街道路燈昏暗不見有行人,難得是他不怕黑,也若似小時的我在旺角的黑夜街頭流連捉水曱甴(黃鼻龍),不久他回來雙手拿著和衣袋都有一堆糖果,我吃著時口甜心更甜,年前在蕳桂坊有女士拿著一袋糖,我主動走前請其給我糖,她大笑把糖送贈。

有關萬聖節的所見所聞在網頁中有多次的影片和圖文上載,今年夏天把書架上的書輪流放在晾衣架曬驅走書蟲,也快閃打書釘,所寫的第二本書其中一篇有關萬聖節文章,每一句子都插入了一個鬼字串連成句,也連結到我在焚化爐工作的「鬼佬」廠長,插進的圖片「大吉利是」,是溫哥華一住所的花園給打扮成亂葬崗,多個仿人骸骨其中有露半身躺在草地泥中張牙舞爪,還有西式的招魂幡。

再快閃打書釘這本書,其中一篇是「2012香港膺選為世界最宜居城市」,才七年光景香港真的不一樣,也是不一樣的萬聖節,兩個月前香港已有超市擺設萬聖節飾物,同月份曾到美國和溫哥華的好市多/Costal超市和深圳的美國超市Walmart,都見到有萬聖節飾物,年前在深圳地鐡車廂也見到有少青扮鬼怪在臉上繪彩,穿上漢服的少女中西混和一樣鬼咁靚。

今年蘭桂坊的萬聖節真的不一樣,主流街道都有水碼和膠帶攔截不得通過,兜路繞山坡行走小路以為可得逞,但處處都有站崗的防暴警,吃完晚飯踏足中環時已見有遊行示威者戴住面罩高呼,前行者在揮動美國國旗,由於這是旅遊區,見有人拿相機拍照,我也用手機拍下留住今年不一樣的萬聖節,未爆火時我穿插多條横街,相比去年在酒吧開懷暢飲的客人不太多,催淚彈終開齋,人人四周奔逃,我雖站在遠方也覺眼有刺痛只好離開,馬路被阻塞無車行,中環地鐡站九時己關閉,打算行路到上環地鐡站乘車到九龍,料不到也無路可通,因防暴隊設了警戒線,只能走上天橋步回中環,行向金鐘地鐡站周邊又飄來催淚煙,只能到海邊乘搭天星渡海小輪到尖沙嘴。

都是同一樣的維港夜色,是罕有的一次這麼夜還寄身在船上,所有地鐡線路在十一點停駛,全船客滿都望能趕及在尖沙嘴站最後一班地鐡車,收音機報道九龍很太平我沒著意趕回家,大不了又作通宵遊,如上次臨天光再到麥當勞打瞌,走往當紅的今宵大廈重慶大廈,內裡沒商店擺放萬聖節飾物,升降機前沒有拖篋客光臨到樓上星羅棋佈的小酒店。

網主: 06/11/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