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載日期24/08/2011/星期三)
 
 
 
 
 

 

 
 

「東來中土揾財神,握手為錢難對等」,中美百年交往歷 史,都是美國傷害中國的多,中國泱泱大國不念舊惡,照買美債還加碼買商品,為奧巴馬連任美總統鋪路。貝登仍大言不慚說美國人均GDP高中國十多倍,古話說:「由富變窮最難頂,萬惡因窮來。」



1972年尼克遜是首位到新中國訪問的美國總統會見毛澤東,1971年國際知名的乒乓外交中美元首初繫紅繩,未知誰先暈浪。


1984年美國列根總統訪華拜會鄧小平。


貝登說他的孫女開始學習中文,國內文化機關在北美開辦了多間孔子學院,教老外解讀中國的儒家學說,三字經未知貝登孫女有否讀過。

 

中美百年好合

美國副總統拜登訪問中國,本和以往两國領導人禮貌互訪無異,副總統在國內無實權,只是總統的最貼身隨從,唯一能舉足輕重者是正印大吉利市,他會即時繼任為總統,在日後的總統選舉,曾任副總統者會有較大機會,所以中國仍是以高格調之禮招待貝登。

貝登此行受關注剛是美國的信貨評級首次遭下調,而評級公司更落井下石,聲言若美國在半年內無任何的進取性行動減債,不會給美國留級,有機會再降, 貝登之訪問安排早在評級之前已定,只是在評級後,中國以大債主身分指美國不應洗腳唔抹腳,量入為出,奧巴馬要求國會額外撥款維持運作,幾經辛苦才得通過,美元已無儲備資金支撐,各國買美債者只得個信字,除了有政治作用,若不繼續,美元崩潰時全球經濟一鑊熟,以前買下的也凍過水。

貝登踏足中國,首要安撫大債主最緊要定,美國一定認數,中國除了駡两句,仍照舊買美債的,貝登作為欠債國代表,也止於敬而不畏,仍照批中國人權無改善,這些話是說給美國的盟友聽,中國十分理解,也不去回應,唯一是希望美國能放寛對華的高科技出口,自從两岸三通後,台灣再沒有可爭坳的話題。

美國對華的戰畧由敵對而變為交往,更發展到中國為美國最大的商品買家,舒緩美國財壓,副主席習近平聲言5年內動用8兆億美元逛掃美國貨,另外奧巴馬行了一著高棋,安排一個有華裔血統為大使。

駱家輝到中國任大使國內網民的談論更多過貝登,討論區洋溢著民族豪情,由於駱華輝是第三代移民,且曾任華盛頓州長和商務部長,俱備競選美國總統的條件,(美國憲法第一代入藉外國公民不能任總統,當年基辛格只能做到國務卿)。

美國人民對於派一個華人到中國任大使也無異議,大使無實權,不是美國在華的代言人,重要政策不會由他轉達,不怕你做無間道,胡主席和奧巴馬常通電話,就算两個男人愛談的風花雪月,也是打開天窗的話匣子,當駱家輝能當選美國總統時,美國可能會淪為中國的經濟殖民地,或中國成為美國的聯邦州郡,如孫中生所盼的"天下為公"。

中美交往歷史,多是美國傷害中國,由1900年清朝的八國聯軍,新中國和美國的第一場血戰是建國第二年的韓戰,冷戰到1971年中國入聯合國取代台灣才舒緩,美國曾和其盟國封鎖中國經濟多年,本是有仇不報非君子,中國泱泱大國不念舊惡。

胡錦濤會見貝登時稱他為中國的老朋友,30多年前貝登任國會議員時曾到訪中國,真正非外交腔調的老外中國朋友是白求恩,他是加拿大醫生,二次世界大戰時到中國治療在戰爭受傷的共產黨的軍人,死後毛澤東為文紀念和建了紀念館。

 

網主 24/08/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