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屆深圳讀書月

書香世代,詩禮傳家,相逢未晚,曲終人散

今年深圳讀書月是第九屆,是國內地方政府少有能支持的活動年復年去到第九年,且辦得有聲有色,一年勝一年,整個深圳地區充滿了讀書聲。深圳人口千多萬,外地流動人口超過一半,本地人口在三十年的開放改革政策帶動下成小富,富裕的物質生活需要文化精神去調和令它更有品味,說發財後立品卻是不合理的批評,富人的大廰擺滿了書本,看不看不是問題,在他心中書還是有地位。

記得小時讀「三字經」也背過「家無讀書子,功名何處來」,「滿朝朱紫貴,儘是讀書人」,以功利心去讀書也無妨,普及讀書風氣,開卷有益,投入讀書世界,成人和小孩各擁有自己喜愛讀的書,讀書無用論是毛澤東文化大革命的口號,因文盲的群眾最易操控。

整個秋風送爽楓葉飄紅的十一月都是深圳讀書月,每天都有相關活動,地方政府都有遠見的去推動,文化的紮根由初階的嫩芽讀書始,活動場地除了學校,非在學的也有參與地方,圖書館,會展中心,文化中心(國內的少年宮專為青少年而設,紅巾少年的發祥地),書店和音樂廰等。這些活動場地都在深圳地鐡沿線各站。譽為世界最大的書店「堔圳書城中書城」,音樂廰,圖書館,少年宮都位於福田站,前文提到地方政府的遠見不是阿諛之詞,讀書月舉辦了九年,深圳地鐡才運行了三年,書城開業二年,音樂廰和圖書館開放不足一年,在假期天,書店擠滿了人群,購書者多是深圳本地人,打書盯多是外地流動人,書店沒有椅子,讀者索性坐在地上,科學館站的「深圳購書中心」休閒角飲品部,只要付八元買一杯飲品,可以帶兩本書入內,有時也有名家講座。

深圳市內的大書店都逛過,從沒有打過書釘,因所有書店的燈光都不足夠,包括世界最大的書城,且距離標準甚遠,似是趕絶「打書釘的呆客。

港人到內地多是吃喝玩樂,風花雪月和購物等,特意去買書的不多,只因看不懂簡體字,深圳有兩間專賣繁體字的書店,羅湖關口港人過境回港處,這兒的燈光足夠,另一間在深圳書城內,去年才開業,以24小時全年無休為賣點,書價和香港相若,其中的一類書香港的書店絶對買不到,而且不敢賣是全祼人體藝術攝影書,放在有鎖的櫥窗內,裸體藝術似專為女性而設,拍得很美,不是掛羊頭賣狗肉。

讀書月場刋頁面主題印上:「閱讀,進步,和諧, Reading Progress Harmony 」「我閱讀,我快樂 Enjoy Reading 」,其中一主辦單位「深圳市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讀書月辦了九屆,委員會肩負了偉大的使命。場刋所推介的活動,百花齊放,沒有意識形態一統的教條,深港文化仍有條鹹淡水的分界綫。

其實深圳本土人今天也不大瞧得起港人,整個讀書月的數百項活動,香港只有前中文大學校長金耀基教授有參與,在展出的群書中,只看到女作家亦舒(倪匡的妹妹)和金庸的作品。

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 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今天深圳讀書月曲終人散,留下書香到來年。

網主 30/11/2008(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