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世界閱讀和版權日,歎早茶買的三份報紙,內中的新聞,特稿和作家專欄,只有大陸報紙有專題文章及相關新聞。(下圖)各間商務書店年年都在櫥窗推出提示,陳列有書之名的書吸引讀者,一路過港媽受透過玻璃的書香所惑駐足觀看。


深圳圖書館


報紙轉載”instagram”圖片,有多張老外形男相在地鐡車廂內拿書在看,網民大發”like”。(圖)所在地都是香港地香港人,銀髮港媽港爹有其讀書夢在街頭。


香港中央圖書館年度世界閱讀日活動,創作比賽限於學生。


大陸,香港,澳門圖書館聯合主辦年度世界閱讀日活動,台灣何日會參加。


深圳市政府推動讀書日掛在書城外的展牌。。


「上好沉香作爛柴」,溫哥華中央圖書館每年都有舊書清倉行動大平賣,金庸作品整套只賣港幣不足40元,圖書館內香港名家中文書只有亦舒(倪匡妹妹)的文藝愛情小說存量最多和借閱率高挺。


街頭贈閱報紙之後是免費聖經,素食店有免費佛經任取多年,圖書館有各類免費書,透徹心靈悅讀看世界。


瀟灑悅目港青俊男邊行把書讀,為世界讀書日添彩虹,書是「李光耀觀天下」。


本月買的兩本書其中一本,看時讀上癮,書中提及的香港文學家大部份作品和書刋都曾看過。沈西城當年在《中國學生週報》我是其讀者,文化滄桑是他的經歷和體會,寫及明報月刋創刋我是新讀者,少年十五二十時的看書情懷今天尚餘幾許。他和顧媚不約而同提及一本雜誌《南北極》,出版人是黃敬羲也是同期《純文學》月刋始創人,書店位於尖沙嘴是首間樓上書店,是當時唯一的書店售賣台灣禁書文星叢刋。


也是本月初買的書,人間四月天顧媚寫了第二本書,两本看完顧媚仍是「不了情,情不了,人生太渺少」,80花年的她回頭望一望,雖是成功的得著者感覺仍是「繁華如夢」,和首本書一樣請蕭芳芳寫序,書中的一幅插圖用豐子愷所繪作書自序,「人散後一鈎新月天如水」,同一幅畫也曾給放在另一本書《李叔同說佛》(圖片),李叔同(弘一法師)是民國年代知名文學家,當紅之年竟棄塵世之美出家為僧。顧媚引用李叔同的詩《送別》作解結︰「長城外,古道邊,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到中央圖書館看世界閱讀日有甚麼活動,見到去年寫的第二本書給放在文學館陳列待上架,陳列的書和世界閱讀日無關,書只作收藏在館內閱讀不外借,但有20多間圖書館存有此書。隨手翻看書面加了厚皮,有關世界閱讀日文章有兩篇,其中一篇是兩年前的今天在溫哥華舉辦的個人攝影展,主題「書香滿城溫哥華」。


壹週刋指聯合集圑壟斷出版市場,其三間連鎖書店;商務,三聯,中華不售撐佔中書,更不賣香港電台黃昏烽煙節目主持區家麟所寫的書《傘聚》,記者特別到三聯旗艦店放蛇,此店我也到過買書,佔中和反佔中書並排(圖),《傘聚》是各類撐佔中書最暢銷的書今已出了第四版近萬冊香港出版界罕有,圖中兩本上架《傘聚》翌日不見,打書釘人也不少,

香港電台黃昏烽煙節目主持區家麟曾邀請兩位樓上書店老闆作嘉賓,談及佔中後很多年輕人到樓上書店買書,買的多是寫及佔中事的去來今,我在網頁曾寫及成年人看甚麼書都可以,特首梁振英指港大學苑出版的書《香港民族論》大逆不道是言過其實。

世界閱讀日2015

法庭仍在計數找人埋單,佔中過後的漣漪仍泛動未止,立法會反對政改袋住先的捆綁議員,推波助瀾打算激起千層浪,海嘯在夏天學生放暑假的日子可能降臨。

香港大學校長馬斐森日前到加拿大出席香港大學安大畧省校友會成立30周年,席間發言談及佔中運動,話中可圈可點雖無有骨落地聽者各自思量,他指出香港人仍可享有言論自由,佔中也是機遇,把香港成為國際焦點,校長沒提及香港公開大學學生黃之鋒給美國《時代雜誌》評選為2014年25名最具影響力其中一少年。

月初香港電台黃昏烽煙節目,主持區家麟邀請了两位嘉賓都是經營樓上書店的東主,其中一位是過來人,談及香港樓上書店的奇趣事,近來樓上書店生意暢旺,是多年難得的佔中機遇,到樓上書店買書都是年輕人,所買的書都是撐佔中的,主持在節目中沒作公器私用表揚自己,因他所寫的書《傘聚》是近期香港最暢銷的書數月售出近萬本,4月8日出版的《壹週刋》封面標題和圖片「中聯辦壟斷出版市場」,談及香港最大集圑書店(中華,三聯和商務)都限制出售撐佔中書,但反佔中的書都陳列在當眼處,文章透露記者曾到三聯旗艦店放蛇買書都買不到。

前些時有幾個星期日到灣仔工聯會上課,街口有一間樓上書店「森記」,上學前和放學後都走上去遛遛,見到店中有多人在打書釘,我也有同感是佔中行為產生的正能量,近日街頭所見拿著書看的人較以前多,在圖書館,家中或學校看書理所當然,如今手機人人有,拿著實體書看的人有如無綫電視的一特備節目佔中延伸閱讀「讀上癮」,若看書者是在公交車上坐於鄰座,或快餐店和茶樓是同枱食客,會著意搭訕請教書的內容。

今天是世界閱讀日(內地稱為讀書日),多年在網頁都有文章寫及,位於深圳福田的中央圖書館,每年都主辦有關讀書日的推廣活動,香港中央圖書館也有工作坊。

沒有刻意為迎接世界讀書日去買書或加力多看書,隨生活的情趣走入書店打書釘,上月買了兩本書,本月初走入書店見到在展台上放有吸我睛的兩本書,不打書釘即時買下。一本是顧媚寫的第二本書《繁華如夢》,書寫時已80歲,首本書《從破曉到黃昏》是8年前,我所寫的書《隔夜餸》其中一篇文章所用題目《小雲雀顧媚回憶錄》對此書有深深感受和回憶,破曉黃昏繁華如夢,其弟顧嘉輝稍後的告別樂壇演唱會,部份演出者有哪些年的歌星,但不見顧媚榜上有名,她近年專注作畫,叫好但賣不起價,首位亞洲小姐官雪花最近賣的畫有高達10萬元。

另一本書是沈西城寫《本土文化圈滄桑史》,最早看他的文章是當年的《中國學生週報》,書中提及一些數十年來文人相交不相輕,絲絲入扣的真摯情懷,演藝界和出版界的經歷,提及的作家有很多我曾看過他/她們所寫的書或在報紙副刋的文章,他和顧媚不約而同提及一本雜誌《南北極》,出版人是黃敬羲也是同期《純文學》月刋始創人,書店位於尖沙嘴是首間樓上書店,是當時唯一的書店售賣台灣禁書文星叢刋。

網主23/04/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