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6日(上星期一)是文化大革命爆發50週年,飲早茶買的兩份報紙蘋果和明報都有主題新聞回顧,當年有到街上舉紅皮書,內外一致以左為時尚,舉毛語錄用左手,吃飯也改由右手轉左手,娘親看到抓晒頭,父母經歷過日本仔佔領香港三年八個月的動亂日子,街頭的反英抗暴很濕碎

(上圖)當天上茶樓用左手挾叉燒包還可以,生活很實際,做電工時不是做秀,右手才是擎天柱。


(下圖)當年每天買來看的十多份報紙其中兩份遭港英政府查封,十多份報紙沒大公和文滙報,典型的右派報是香港時報,當天抵港的台灣報紙「中央日報」,黃昏時和晚報同售,在旺角豉油街和上海街交界的雲來酒樓有售,工作的電氣店和住處都在旺角,購買很方便。中立報是明報和成報都有看。

(飲完茶到圖書館追看全港所有中西報章,東方日報和成報沒提及文化大革命,愛國報大公,文滙和香港商報也沒例外。)


放低歷史包袱,文革50年後的今天「一帶一路」,畢竟要欣賞中國在進步中,哪些年要出境的內地人只能偷渡化身難民死就死罷,今天每年有近一億內地人自由出國到世界遊樂。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民生和維穏要相輔相成。前幾天中央委員會長張德江訪港,我到灣仔看看,和平常的日子到會展今次沒入內,交通無阻塞,警察遍佈街頭理所當然,先熱身待明年7月1日習近平主席到香港為下任特首頒任命狀。

香港真好玩,在委員長下榻的酒店地下廣塲,有人舉標語抗議,法輪功在吐氣發功,愛港組織作護航,女士們跳廣塲大媽舞,樂曲是大海航行靠舵手,老生常談是老板左右大局。

(小圖)是1972年文革海報<<15年一定超過英國。>>


5月17日東方日報補刋文革新聞。


成報不約而同也在5月17日補發文革新聞。


文革早早己給中央定性是領導人失職權鬥的禍害,只是擔子太重未能一鎚定音。

毛澤東在天之靈沒可能想到,他的著作今天在全球華人地方包括內地己少人買看,出乎意料之外去年到台灣遊,有書店擺在窗櫥為毛澤東思想開光(圖)。


年前在深圳書店買的有關文革書。


在深圳書店買的書,也有寫及文革事。標語「把我隊辦成毛澤東思想大學」,肅清三洋思想與日本電業商Sanyo/三洋無關,文革的反三反四,三洋是,崇洋,慕洋,靠洋。 反四是四人幫江青,姚文元,張春橋和王洪文。


50年前澳門仍是葡萄牙殖民地,地少人才缺外匯所得只是雞肋,澳門綠邨電台也有港人收聽包括筆者家中長輩,文化大革命電台唱紅,看當時的節目表是離地唱得最紅的華語電台。


港英政府集海陸空三軍力量攻入北角三所大樓,對面是華豐國貨公司仍是冰清玉潔。


報紙兩大張才一毫子但新聞無價,香港暴亂是本土左派患了毛澤東單思病。吳叔同是港共,中華書局董事,文革初始即投奔自由到台灣。


筆者當年是電氣工但沒加入工會,不夠紅上街都是站於外圍做塘邊鶴。


打著紅旗反紅旗是光輝榜樣,副主席林彪謀朝散黨,事敗乘飛機投向蘇俄遭擊落身亡。


工商日報是親台(右派)報紙,也有晚報出版,不是我要買的報。


圖片用毛詩解讀

︰「問蒼茫大地,誰主浮沉。」


人民公社天天有免費大鑊飯供應,飯前都要誦毛語錄,山前山後都掛上大喇叭,為群眾解讀毛澤東心經。


昨天蘋果報專欄本土學者李怡寫當年經歷文革事,剛寫及巴黎公社一百周年,在書架中找到當年文革畫布的冊子有關巴黎公社的圖片,沒細看李怡文章,過去的都過去了,明天一定會來。

 

傳奇歷史文化大革命50年

生活轉型思維轉軚,擇善固執無需一日三省吾身,不唯利是圖也沒宏圖大誌作生涯規劃,生活如大海小沙粒都是過路人其中一個甲,乙,丙……等等。回顧半世紀遠的大件事,幾忘記那年曾爆發過一塲中國人大災刧「文化大革命」,1966至1976年十年內,數百萬人死於拳打腳踢刀插下,至親也被淪為黑五類鬥爭,知識份子是豬棚孔老二,大鑊十年毛澤東隨之「瓜老襯」才落下帷幕,後繼者大把手尾跟,中國透出新的東方紅,曾是總書記鄧小平臥薪嚐膽委曲求全捲土重來,大局為重不念舊惡去清算老毛,天安門廣塲掛過的肖像列寧和斯大林都缷下,唯獨毛像今天仍高高在掛,新中國的始創毛澤東也是大旗手之一有功有過。

上世紀80年代初入政府部門,欣賞事頭婆英女皇多過毛澤東,葵涌焚化爐廠長是英國人辦公室掛有英女皇像,殖民地政府工可歌頌是準時出糧,不會札糧,更不會出少一個崩,香港家庭幾沒人掛毛像,深圳未成省市前是一個小村落民風純樸,借用毛澤東詩「春風楊柳萬千條,六億神州盡舜堯」,人人生活平等不貪不娼,文革時期民兵和英軍曾在邉境開火。

內地文革風傳到香港時,我也是街頭舉紅皮書的工友,不是工會會員只是吶喊助威,風頭火勢警察拉人要識快閃,打前綫是穿白衣藍斜褲校服的左派學校學生,我出位是用左手舉毛語錄(香港政治只得兩派,左派是共產黨,右派是國民黨),為了堅持紅心,家中食飯也改用左手,娘親看得怪怪的,電氣維修是危險工作,用左手仍是太笨拙,給老板看到一定炒魷(電氣插蘇排綫是右紅左黑的),精神糧食毛語錄不能作實物醫肚,今天有時也用左手吃飯,同枱朋友問我右手是否有毛病,我仍能哼出大海航行靠舵手曲調。

文化大革命不是不能磨滅的心靈傷痕,畢竟是數十年前的事,幾個曾做過紅衛兵的紅二代作秀,向當年曾遭他們批鬥的家人或同胞致歉,當年才十多歲都是柴哇哇,不用上學正合心意,中國當時是鐡幕國家,國民對外認知不足,不要再來一次文革式的暴亂在中國出現,民生和維穩要相輔相承。

文革50週年當天飲早茶,買的兩份早報明報和蘋果首頁都有報道當年文革事,多了一份好奇心,飲完早茶去圖書館掃閱香港所有報紙,左派報紙大公,文滙和香港商報沒報導無可厚非,但東方和成報一字都不提是甩轆了,成報沒副刋專欄,東方副刋專欄有十多位寫雜文和政治時事的作家也無人談及,經濟日報和信報新聞和副刋都有作者文章談文革,翌日再去圖書館掃閱報紙,東方和成報補回文革新聞,國內官媒沒大筆寫文革,但民間仍可談,當天出版的香港報紙除了蘋果,即日也可在深圳中央圖書館看到,文革早早給中央定性為領導人失職權鬥的禍過。

當年是擦邊文青,牽入文革的香港事,每天買來看的十份報紙,其中兩份(香港夜報和新午報)因報導香港暴動事件遭查封,另一份是田豐日報。另一段遺漏新聞是紅線女女兒紅虹投奔自由到台灣。另一宗是商台主持林彬被殺,商台每天晚上十點鐘播出的節目大丈夫日記甚受歡迎,林彬被殺節目取消。另一則新聞深圳河時有死屍漂流到港,可能偷渡到香港時被淹死,首見在古書中所提及的囚犯五花大綁就是用大麻繩綁在漂屍身上,生前可能遭毆傷才繩綁作毁屍滅跡抛落河,香港文壇初涉文革事評論是「海瑞罷官」,人生大不了最多兩個50年,中國歷史有上百個50年,聽過放下就算無謂上心,最後一個文革打手戚本禹最近逝世,有回憶錄在香港出版,閒人沒有大興趣看了。

網主 21/05/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