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機電署副署長薛永恒(坐於女主持旁)和助理署長彭耀雄一同出席香港電台,電視和廣播直播節目「星期六問責」,談及朗豪坊扶手電梯意外是兩位保養員工失職引致,進一步搜證會否作刑事檢控。直播期間港鐡一部扶手電梯有踏板蹺起,無人收傷。
(下圖)昨天明報追撃報導葵涌一幢大廈升降機保養,員工只得一人,由頭到尾都是坐在樓外到達標時間便收工,報館己向機電署反映。


(上圖)2013年加籍華人藍可兒小姐到美國旅行,被人發現沉屍在所住的酒店天台水缸幾天,住客投訴水有異味才發現屍骸,法庭判斷是死於意外,詭異處是藍可兒離房失踪最後一次乘搭升降機被天眼錄下的影片,出現一些不尋常的動作。我在機電署時曾參加升降機認知課程,實戰地點是我工作的九龍醫院又是康復大樓,天台水缸的結構有所認識,對於美國法庭的判決不同意,外地有電影公司用此題材拍成電影,香港也有電影公司拍過尚未放映。

(下圖)以20年一遇我也試過一次在扶手電梯上人為炒車,在1997年機電署派我往美國砵蘭市學習修理牙椅,扶手電梯旁有指示牌行李車不可使用扶手電梯,不似今天有鋼柱閘地防旅客不顧一切推車上,在近頂位處我的行李車炒翻,後隨是一位穿上制服的飛機師,反應迅速跳過,我沒受傷幸運得很。


副署長薛永恒在訪談中,指出在2008年部門已取消「乘搭扶手電梯左上右落」的提示,使用扶手電要企定定」,圖片是持區政府另一個部門攝制的乘搭扶手電梯安全指引,這樣的站立很危險,扶欄手距離身體遠,電梯若突煞停,手不可能緊握扶欄,況者左撇子的人不多,無謂強調用左手,內地電梯叫人站於右邊,方便趕時間的人上落也是勿略安全。


機電署7月1日會有大喜事,現任局長陳帆可能受邀委任為問責局長,無謂揣測,十多日後便水到渠成。(圖)2003年仍是工程師職級的陳帆,出席九龍醫院3月12日植樹節,其親手栽種的樹苗已枝葉茂盛亭亭華蓋。


兩星期前端午節到屯門黃金海岸沙灘游龍舟水,此處帶出部份機電署員工的悲喜際遇,(圖)這個高空繩網己被圍封閒人不准內進,當年曾給安排入內與其他同事作野外自強培訓,爬上高樹再插水式跳下,十分好玩還包括午餐和海鮮晚餐。另一件悲情事,曾是瑪麗醫院的舊上司電器督察,在黃金海岸酒店兩天的精進管理課程,晚上要在酒店留宿,半夜起床到洗手間失足滑倒,送進醫院時頭腦清醒,傷勢後患如他所說死咗好過,頸部對下全身癱瘓,經歷多次手術和另聘氣功師到院助醫都徒勞無功,餘生去到盡頭仍身躺在病床上。


這是機電署推動盈運基金成果,今天在報紙登載。


有則改之,沒有最好,進取會做到更好。


陪同上司出席「星期六問責」直播節目的助理署長彭耀雄(圖片人像),我在機電署內不同組別不大認識,很多時的星期五我都接到電話,是一位女工程師囑咐叫我向醫院申請泊車位,下班後會與另一位工程師到醫院探望住院同事,駕車是彭耀雄,我為他安排不是訪客車位,是受傷同事住院樓下的職員車位近上近落。我是機電署駐醫院職員,不受探病時間限制,路過都步入病房與其談幾句,對於這兩位工程師常來探望,他語帶哽咽十分感激。(圖)九龍醫院康復大樓,受傷致癱同事住在四樓病房,今天已身處雲端另一方。

 

問心問責

上星期六機電署副署長薛永恒和助理署長彭耀雄一同出席香港電台電視和廣播直播節目「星期六問責」,年中起床開電視一年難逢一潤,收音機數十來是早鳥的啼聲,近來多次與機電署有實體和影子的回憶接觸,上星期在快餐店遇到一位20多年前在瑪麗醫院的舊上司目前尚未退休,閒談一會兒過去事他吃完餐便離開。

端午節在屯門黃金海岸游龍舟水,位於岸邊的黃金海岸酒店,曾發生一宗很悲慟的意外,當事人也是同期我在瑪麗醫院工作的舊上司,他是電氣督察與我是同一行業,所以平常較多溝通,其後他升級調離醫院,參加在海金海岸酒店兩天的精進管理課程,晚上要在酒店留宿,半夜他起床到洗手間失足滑倒,送進醫院時頭腦清醒,傷勢後患如他所說死咗好過,頸部對下全身癱瘓,經歷多次手術和另聘氣功師到院助醫都徒勞無功,餘生去到盡頭仍身躺在病床上。

電視前兩位機電署長官,與副署長薛永恒曾屬同一組別,助理署長彭耀雄不同組別不認識,對其有深刻的印象他是一位很有愛心關懷下屬的上司,提及滑倒引致下身全癱的同事,由地區大院轉至九龍醫院康復大樓療養,很多時的星期五我都接到電話,是一位女工程師囑咐叫我向醫院申請泊車位,下班後會與另一位工程師到醫院探望住院同事,駕車是彭耀雄,我為他安排不是訪客車位,是受傷同事住院樓下的職員車位近上近落。我是機電署駐醫院職員,不受探病時間限制,路過都步入病房與其談幾句,對於這兩位工程師常來探望,他語帶哽咽十分感激。

這次「星期六問責」主題是圍繞朗豪坊扶手電梯故障,副署長指出是扶手電梯保養工失職,兩位相關員工已被停牌半年,是否會涉及刑責要進一步查證,市民一向誤解扶手電梯要左上右落,副署長聲言於2008年已取消這提示,握著扶手企定定,大部份扶手電梯事故都是乘客所引致。

節目直播時港鐡一部上行的扶手電梯一梯板到頂位時突蹺起,幸好沒人受傷,昨天明報有爆料新聞,葵涌一幢大廈升降機保養只得一技工在塲,而大部份時間這保養技工都是坐於大廈外的空地,全程遭記者紀錄拍照,機電署回覆會跟進。

大家要求官員問責更要問心,職塲搵食從事的工作若會影響到市民的生命安全是否也要問心和問責,不能說大不了轉行唔撈。我在電力法例部時,太古城一座的公共電力裝置已過了五年一次,委託電力營辦商作安全檢查,並要把合格證書交給機電署備案,上司派我到現塲搵管理公司負責人了解,對方說自已都是電機行內人,證書雖過了期安全都沒問題,尚未找到電力營辦商,我進入總電制房目測其電力是否有問題,竟遭對方晒冷說認識其中一位機電署工程師,他會直接聯絡與其商討,管理公司失職而大樓業主法圑被蒙在鼓裡,若電力安全發生事故,保險公司可不作賠償,我把巡查報告交給上司再轉給工程師,是否會發告票不在我職權範圍內,有人不依法而政府部門又不嚴肅處理會助長惡行。

網主 13/06/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