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是國際護士節,醫院管理局有三位醫護獲奬,其中二人有談及當年應對沙士事,經一事長一智,新冠病毒較沙士強悍,醫護都能盡忠職守發揮慈愍幫助病人。醫院管理局這所新大樓,由爛地建成為醫療管理中心我都目覩和踏足,是其中我要負責管理機電署駐塲員工,沙士那年入到大樓無聲無語,職員初戴口罩面容不爽。

略為認知印度是小時看過的書關於印度聖雄甘地和恆河,多點點是內子剛在新冠病毒爆發前曾與教友到當地朝聖,香港電台「大城小事」有居於當地女士主持節目定期講印度文化風情,書架上有書「在印度遇上佛陀」是影星廖安麗出家丈夫所寫。年前到尖沙嘴重慶大廈商塲內一間印度餐廳飲下午茶(圖片),在內吃食的印度人都是用手替代餐具,我未能入店隨俗。

2003沙士期間,醫院要在主流病房加裝抽氣扇增強中央冷氣風量,市面上的抽氣扇被機電署搶購一空。當下新冠病毒持續下食肆被下令要加強換風量,最簡單和直接是買流動鮮風機。(小圖)沙士期間醫管局的普通科門診部都購買此換風機,價錢昂貴因濾蕊是手術室同用的HEPA-FILTER,食店不會購置此款機是大才小用和天價。

機電署九龍灣新總部落成時,初次到臨感覺設計怪雞以為是油庫或液氧缸散貨點,其後被搬離還原尊崇高貴的辦公室。從九龍醫院調職到電力法例部,公職最後一程有年半時間天天到總部上班。

抗疫物資一般以為是PPE和市民必戴的口罩和酒精消毒液,最近印度疫情轉惡,病人是因醫院欠缺氧氣致死,圖片是香港公立醫院的氧氣裝置,市民不用擔心。(左圖)是全天候供應病人用的液氧缸。(右圖)是後備樽裝氧氣組獨立裝在另一機房,若液氧缸有故障可自動轉換供氧氣。

這是印度的液氧流動供應車與香港相同,由一些大省用火車運戴到缺氧醫院,印度是新冠疫苗最大生產國,竟不能補救氧氣不足,外國送贈流動氧氣生產機解燃眉之急。

(左圖)在電視看到印度一間醫院一座液氧缸爆氣可能有人入內偷氧引致,氣化之氧如雲霧四處漂浮,純氧是高危易燃氣。(右圖)在所寫的書封面人像插圖,背景是我曾不知生死衝入背後爆氣的液氧缸成功處理,是公立醫院首宗事故在書中有詳述,相片是下屬提議到現塲拍照留著人生如夢的記憶。

當年供應醫院氣氣的公司HKO已易名,樽裝氣體用途各異,錯用會爆炸誤吸會死人。(左圖下格)醫用氣體也有很多種類,病床上必有的裝備插座是氧氣。

醫和氣   

 
前幾天是國際護士節,報紙圖文登載醫院管理局三名資深護士獲選為傑出員工,其中兩位都有談及工作歷程上最艱難是2003年沙士事件,當下新冠病毒殺傷力較沙士厲害且超過一年,病菌散播力強蔓延全球,不分貧富俱濫殺,分分秒秒都有人病歿,災情榜首的經濟強邦美國被印度替代。

對比世界各地疫情香港尚可受控,在高危區工作的醫護都盡忠職守,少有人受感染,沙士那年有幾位醫護人員殉職,新冠病毒初期難免有點手忙腳亂,有醫護說防疫保護物不足其後是誤解,人心惶恐是搶購口罩,政府資助商家開廠生產,也有分派給市民,當下是推動接種疫苗,谷針無成效。

我不是醫護界,但有十多年天天要到醫院內上班,是後勤工作隊機電署派駐在院內保養維修機電裝置,室內空氣要通暢流量需達標是減低沙士菌活躍的基本步,早前有餐飲店爆發羣組染疫,特區政府派人到場檢測室內環境,發現每小時換氣量不足,並向全港食肆定下紅線,要改善店內空氣流量,不需太大工程把原本的冷氣裝置更改,可使用流動換風機,由於引發搶購潮貨源短缺要海外訂購,物以罕為貴機價飊升。沙士當年我們要在一些重要病房加裝抽氣扇,原來的手術室和深切治療部空氣流量已足夠,判頭不想到醫院開工託詞抽氣扇缺貨,我是電氣督察親自到坊間電器店洽購不容被打窒,等不及判頭開工,在同事齊心協力下大家自發到病房裝置抽氣扇。

呼吸到新鮮空氣精神更爽,有些病人不一樣可自由吸氣要用呼吸機,所有醫院病床上的槽架都會裝置中央供應不同種類的醫療氣體插座,運送重病者時在床邊放有手提的金屬氧氣樽,也是救護車必備用品,氧氣在日常空氣中含量是21%,醫院供應是純氧氣,院內必裝有一個如汽油缸高挺作貯存液態氧氣缸,再減壓成氣體輸送到病房能供應個多月,恐防有故障斷氧,在機房另裝有後備供應組合是用多個大金屬氧氣樽組成可維持數天供應量,若主機供氧故障後備裝置會自動轉送。

初次近身接觸液氧缸是堅尼地城垃圾焚化爐關閉調職到瑪麗醫院,與我工作無關只看看,其後升級到九龍醫院任電氣督察是攬上身,以前沒有液氧缸,新大樓落成自資裝置一台,我是處理醫院內醫療氣體裝置的授權人事,監察供應商的維修保養和年度的大檢,也包括聯合醫院,只是有突發事件或故障和年檢才到聯合醫院。

九龍醫院液氧缸曾發生洩漏事故,事因液氧供應商(HKO)的液氧車到塲輸氣時程序失誤,離開後缸內壓力爆煲減壓閥打開液氣放出化成霧氣隨風四處飄散如千層霧峰,我在辧公室收到電話即衝到現塲見情況嚴峻,不致電供應商打開閘門走近缸邊,當時在氧氣霧中身覺冰寒,液氧化氣溫度約為攝氏零下數十度,眼鏡成冰片望不到前,日常必到液氧缸巡察尤其是長假期前,知道減壓閥扳掣的位置在膝蓋位,即時蹲下把其關上並轉用後備減壓閥,情況轉佳氧氣霧逐漸消散見到藍天,爆氧缸是全港醫院首宗事故,我算好彩沒被凍塲,若有路過者吮著煙有明火或電力開關都會引發爆炸,寫的書「我在機電工程署工作」封面小圓圖有我戴著機電署徵號頭盔,背後是這所液氧缸,是事後下屬贈興要求拍照留念

。電視看到印度近日火爆的疫災,印度是新冠疫苗最大生產國,掛一漏萬沒生產醫療必用物氧氣,醫院缺氧是症情惡化之主因,全球很多國家都提供製氧機,各邦省市都用火車運載液氧車到缺氧醫院,有人用工業氧氣(是燒風煤銲接金屬用),泛起回憶小時讀書知道印度聖雄甘地,恆河是天河內子年前與教友曾到當地朝聖,電視也播出液氧缸洩漏與我在九龍醫院所見爆氣一模樣,揣測可能有人到醫院偷氧所致,有家屬輪流為躺床候醫的親人用口對口人工呼吸法吹氣入其肺內支撐生命力,場面悲慘哀傷,身故者竟在戶外焚化作往生之途,恆河水湍流不息有很多人把屍體丟進水內隨水飄。

16/05/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