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分列出所拍的日期是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的印記,初始是九龍醫院慶祝2005年為建院80週年在3月12日舉辦植樹節,機電署工程師陳帆在場親手植樹,樹腳插有一個刻著機電工程署紀念牌,十年後的今天,陳帆晉升為署長,樹仍未高聳成蔭。

(圖/輕裝揚手笑臉迎的署長,當天是機電署總部開放日,塵世非凡是陳帆)


古人說︰「十年之計,莫如樹木;終生之計,莫如樹人」,此兩計不包括36計之內,那年申請調職離開工作了13年的九龍醫院,用了36計其中的「走為上計」,走時寫了話別詩句;「十三年來功名誤,山水從此不相逢…院內花草本平常,載入感情太神傷。」

晨早電台有女主持提及今天是植樹節,講的是日本櫻花,(下圖)飲早茶時買的三分報紙,只有國內出版的南方都市報有圖文談內地有植樹活動。

(上圖)是豎立在機電署和其它單位10年前所種的鳯凰木紀念牌,「十年樹本未成林」 。


九龍醫院曾於10年前2005年3月12日舉辦紀念建院80週年,當天的活動包括在花園內植樹,圖中台上在坐的男士是時任醫院管理局行政總裁何兆煒醫生,沙士時中了招大步檻過。今年是九龍醫院建院90年。

十年樹木枝猶嫩,未悉何日才開花。


十年前種的樹,今天重臨只留下一堆泥和植樹單位的紀念牌。


首天返工九龍醫院任助理電氣督察,同事帶我遊花園走到這棵龍眼樹下,初嚐果味是兩個十年前1995年的夏天,年復年的炎夏,寫字枱上常有此免費甜蜜蜜的龍眼。

上星期日返到曾工作過13年的九龍醫院,兩個十年前場景一樣,足球塲上仍有練習射箭的組群一樣年青有朝氣,不架上20年來塵滿面的憔悴。


這座有百年歷史的英國式建築(R座),前身是女病房後轉為機電署的工塲和寫字樓,星期日返工走出露台,可俯瞰整個球塲上的射箭活動,20年來一模樣,我則變成過路客。


2005年遷進九龍灣的機電署新總部埋下的時間囊到七月十四日(不是農曆)剛好十年,打開看看有也鬼嘢在收藏,看完後再加放眼前物,十年後再開箱以舊物追夢。

10年前是機電署位於銅鑼灣加路連山道的舊總部關門大吉,高層擺香案送它一路好走,可記憶是首天打政府工先到人事部報到,十隻手指都要打字模,醮藍墨水印在檔案簿。


溫哥華一個下雪天,我戴著有機電署標記的帽子到唐人街飲早茶,有陌生人跟我打招呼指著我帽子說當年曾是同袍,他是學徒(A-Boy)出身,論資排輩都在我前位,當年我們稱這些學師仔是皇家太子,滿師後前途似錦一路青雲的金飯碗,10年前已淪為雞肋。


十年樹木君還記得否

台灣新北市長兼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到港出席台港論壇,是首位在任國民黨主席到港,談及近十年到台灣的內地遊客倍增,中國外長提到今年是二次世界大戰結束70年,日本輸了戰爭更不要忘記歷史和輸掉良知。人生有幾多個十年,世事多以十年為驛記。我是香港其中幸福的一代在戰後才出世,不曾經歷日軍佔領香港數年直至1945年向聯軍投降。

由呱呱墮地初始的十年是人生頭啖湯,這段美好的回憶不會帶著絲毫的哀愁或感慨,我們讀書的童年沒有怪獸家長,第二個十年小學讀完要出來社會工作了,最近身的十年回顧,有一半日子已脫離職塲漂泊在遠方,上篇網文寫「遙望機電署」,十年前的今天2005年3月12日仍身為機電署派駐到九龍醫院任電氣督察,工作了十三年才調回總部。

讀小學時手冊印有學校的年假,名目多多推算日期今天是第90年植樹節,為孫中生先生逝世紀念日,鄧小平改革開放初始,眼光遠大不念舊惡把國民黨創黨人孫中山的忌辰也作為中國植樹節,香港沒官方所訂的植樹日,小學時植樹節所見所聞竟是數個十年後在工作的地點重現,有圖片為記植樹者是今天貴為機電工程署署長陳帆先生及其同事,植樹地是九龍醫院。

十年樹木,舊地重遊,上星期日特意返到九龍醫院,雖非當年植樹人,也有不同感受,植樹的那天受邀請的政府部門除機電工程署還有建築署和醫院管理局高層作主禮嘉賓,室外搭建了表演台和有文娛表演,這次植樹節更繞有意議同慶祝九龍醫院建院80周年,也用植樹去彌補幾年前落成的正座大樓失去樹的創痕,興建時把大量的古樹砍掉,有些樹根深柢固要移植也不可能,嘉賓和主持人所講的賀詞沒提及孫中生和植樹節的關係,體驗大地恩情是沙士剛離去才年餘,台上就座其中一位主禮嘉賓是中了沙士能大步檻過,他是時任醫院管理局行政總裁何兆煒醫生。

星期日下午醫院內人流不多,和兩個十年前場景一樣,足球塲上仍有練習射箭的組群一樣年青有朝氣,不架上20年來塵滿面的憔悴,那年的星期日我能給安排返工是天大喜訊,助理督察級以下加班才有補薪,辦公室在離練箭塲很近的一所英式百年建築物樓上只有一層,以前用作女病房後轉為機電署工塲和寫字樓,露台如小花園可俯瞰整個練箭場,十年內九龍醫院先後建成兩座新大樓替代舊有的古建築,舊院沒有空調裝置只靠吊扇,炎夏門窗大開能飛能爬能攀的蛇蟲鼠蟻,狂蜂浪蝶,蚊蠅雀鳥都飛進病房來,風扇不足病入要自携風扇入院,還先要機電署員工評估病房的插蘇電力是否足夠應付,就算患上風流病要住院的病人也覺病房無風流動。

十年樹木未成林,走過两處曾於10年前植樹的地方,春來仍不見花且枝葉飄零,原本有一棵樹種的地方只餘下一堆鬆泥,樹已連根拔走,旁邊一塊十年前插地的膠牌是歷史的見証,列出當年誰是植樹的單位,只有連連開花結果的龍眼樹尚能吐陽,大樹身旁的同族有幾棵已遭砍掉剩下大木頭,昔日山頭燦爛的杜鵑花在醫院城市化下已花目全非了,下一個十年到2025年再看樹放長眼等著瞧。

網主12/0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