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筆者在機電署首封嘉奬信,有上級曾語升級評審不理會嘉奬信,但和昨文提及的聖誕卡卻引出了一縷輕烟不絶的回憶

這部500Kva日本製造的發電機,是當日九龍醫院首次發生大電停故障,中華電力公司處女首航新下海侍客,起動两次後都自發休克,皆因我這位機電署助理電氣督察應變能力尚有改善空間,這次得了署長嘉奬信是問心有愧。

遠方上司的舊聖誕卡(二)

葵涌焚化爐有員工百多人,電器組只有19人,督察級佔了7人,梁兆杭由荔枝角升到葵涌任電氣督察,這個空位前任者辭工不幹,才30多歲不是為了移民或創業,另謀高就只是轉到電燈公司任職,條數和前景不知他怎樣拿捏,年齡相若同職級離開機電署也有另一位舊上司曾任職瑪麗醫院。

焚化爐燒的是市民家居垃圾,收集垃圾是當時市政局的責任,所以無需大紅燈籠高高掛所謂服務承諾,可以自成山大王,工作壓力不大,但督察同組間常有磨擦和爭拗,電機两派督察更不相容,也可能是他辭工的原因,幸好焚化爐沒有大型冷器系統,若多了冷器督察便成了活版的三國誌,我在機電署工作29年,所見所聞由監工職位以上,只得此两位督察不留戀機電署。

梁兆杭任電氣督察時,處理一些事情有時也沉不住氣,但和各技工有說有笑,他說不懂打麻雀,下班後的雀局沒有參與,他有健康的工餘文化理念,放工帶我們打保齡球,保齡球塲近在荃灣,那是我首次打保齡球,到目前也是唯一的一次,其他技工也不附和,還是打麻雀這個國粹玩意能推動靈慾運動最受歡迎,其中有位助理電氣督察是識途老馬,帶隊到佐敦德興桑拿按摩,雖然是女技師,那年代都能出污泥不染,是正宗的。

各電氣督察都有自己工作的風格,沒有在技工前擺官威,十多位技工只有一人由房屋署調來,其他都是新聘任,仍保留在私人公司工作的一份衝勁,但近朱者赤,其中一位當更的助理電氣督察,當通宵班時,返工後即在工塲內把睡袋打開,一睡到天明,我自然以上級為師,見賢思齊,也在電掣房內開墾尋夢園。27/12/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