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盆大雨,君何所掛

今天已是農曆五月初四,明,天是端午節,早上六時天文台發出黑雨警告,政府各部門都停止辦公,早前大部份政府部門都改了一星期五天工作,星期六這天的額外假期,我本已享有,只是加多了回憶的灰暗。

温室效應,地球氣候反常,在此地生活多年,端午前有這一場黑雨還是首次,從小聽娘說,初一至初五,落下的雨叫龍舟水,淋了不會生病,沾上了還能沖走霉氣,且下的都是柳絲微雨,伴有陽光,雲端還會掛上彩虹,佳節當前,本是一片瑞祥昇平,眼前大雨夾打雷,要返工者都要硬闖,人要到更不要遲到,私人機構打工的沒有以黑雨作幌子為遲到的理由,今年春天沒有雷響,五月來個大雷,睡了的屈原也會給吵醒。

星期六一些學校的課外活動學生必須參加,家長沒有聽電台,學生更不會留意天氣,落雨更浪漫,學校不開門,中學生三五成群各找節目去。

四川地震過了數星期,震後餘患開始浮現,泥石的傾瀉把道路阻塞,排洪洩水的湖口也給泥石淹沒,大雨降臨,洪水泛濫,加大救災風險,年初的雪災才得以喘息,又見温總在四川爬山過嶺,慰問災民,督促搶救工作,看他步上山時,險給石絆倒,講話時眉鎖面愁聲調嘶啞,照顧一家十三人食飯擔子已不輕,何況要肩負十三人億人的衣住行,不可預計的天災和貪官的人禍,多難才可興邦,幸福當真不是必然。

 

網主07/06/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