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鬼節,老外的鬼不是冤親債主,見鬼開心,盂蘭節安撫孤魂,超度冤鬼,燒衣是布施。



近年盂蘭勝會潮州人推動最力,雖然燒街衣人少
了,但參力法會的人多了,到者不一定是信眾,取 包平安米施和受都有福報。


燒街衣者的年齡相比較以往年輕,申報為非物質世界文化遺產可以永遠保留,盂蘭節有其可反思的含意。


童年的我每年必有一次和鬼的約會在盂蘭節,要幫母親摺圖中的衣紙,晚上在路邊看到一堆堆在燒街衣的紅火十分奇趣,燒街衣者撒的銀仔可以拾來買零食。

 

盂蘭節

香港民間所信奉的神佛都有稱號或聖名,日常早晚奉香,在節日時加上酒肉或素菜和水菓,並焚燒元寶,金箔,銀箔和添上蠟燭,兒時放學後的黃昏,母親把點亮的一束香給我,著我把香供奉到各神位,同樓分租共住的幾位師奶也是一模式上香,至今我尚記得這層舊唐樓內除了居住40多位住客外還有多位神佛。

房內必放有祖先神位,一盞棉蕊長燃的油燈,向著我睡覺的方向,未上學也識讀那對聯:「心田先祖種,福地後人耕」, 出了房門所安放的神位是大家共奉,走廊盡處的神位有觀世音菩薩,廚房放有灶君,門口有土地,騎樓(露台)是天官,鄰房的住客除了供奉祖先,還有華光菩薩和黃大仙等。

唯一沒有實名的神佛拜祭是七月十四的盂蘭節,同在七月的初七日乞巧節是拜七姐,八月十五中秋節拜嫦娥,十二月二十四拜灶君等,七月十四冇人會說拜鬼,那年代人人怕見和聽到鬼,小孩聽到鬼來了一定嚇到魂飛魄散,雖然有時小孩子給大人說是餵食鬼,聽到收音機講,衰鬼,色中餓鬼,鬼火咁靚,鬼打都無咁精神,窮過鬼,鬼頭仔等,電台的"夜半奇談"鬼故事,總覺鬼是正邪的合體。

相傳盂蘭節是地獄開大門,放鬼到民間一日遊,凡夫俗子時運低者隨時在日落後撞到鬼,所以從前家家當日晚飯後齊齊在戶外燒街衣,大撒奚錢和陰司紙(冥鈔)祭鬼,當有人燒衣時,大家在馬路上圍觀,我們一群街頭野孩子,一年中只有今天最不怕鬼,看見街上一堆堆紅紅烈火,只覺熱閙和好奇,在煙火迷濛的人堆中找有利的位置,等待燒衣人撒出銀仔給我們等待的真身替死鬼你搶我奪,成班貪錢鬼一晚走十多檔,可以爭奪到一元數角,當時一角錢可買两個菠蘿飽,燒衣日由七月十一日到十五日,但七月十四日最多人燒衣,在十五日燒衣多是潮州人,他們撒銀仔最豪,燒衣用的祭品真的和假的都很豐富。

2008年國內文化局已把香港的盂蘭節向聯合國申報為非物質世界文化遺產,結果要明年才知道,日本也有盂蘭節,老外每年的鬼節和中國鬼節文化背景不同,老外鬼是遊戲人間,扮鬼扮馬娛樂大家。

盂蘭節在北宋時代已有,一說道教創於七月十五中元日祭祀,一年中還分有上元日和下元日,鄉民也會如清明和重陽一樣上山祭祖,設置孤魂野鬼道場。國內把盂蘭節活化,冥鈔用人民幣作樣本,年中的傳統節日,盂蘭節雖有迷信的誤導,但先人智慧不會隨煙火湮沒,「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事之以禮」,所作之事能得心安又不損人,蒼生鬼神可事之以禮而不執於迷。明天是七月十四了,上星期己有街坊圑體發善心派平安米,以前派的米是五公斤一袋,因發生混亂搶奪,老人家携米回家體力不支出意外,己改為派一公斤平安米,香港盂蘭節派米是近20年之事。

以前農村家庭最怕七月添丁,生女還可以,生男要到祠堂點燈通知父老叔輩,擺宴也只能延後,今天華人社會仍有一些家庭的嫁娶喜事不會揀農曆七月,科技發達,懷胎九月已可剖腹生產有餘,不會有”鬼仔”哭啼,讀古人所寫的盂蘭節詩也說及在中元日出世:「偶來人世值中元,不獻元都未日閒。寂寂焚香在仙觀,知師遙禮玉京山。」作者令狐楚。

 

網主 12/08/2011(農曆七月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