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存九龍區歷史最悠久的酒樓是圖中的得如酒樓,超過60年,位於旺角上海街和碧街。


上圖是香港,下圖是温哥華的茶樓推車賣點心,己成歷史再不會重演。


油麻地一定好茶樓,客人可帶雀嘆茶,把雀籠掛在窗前,常招引對面樹影婆娑的榕樹頭(大笪地)棲身的雀鳥飛來爭嗚。


深圳一間在樓上的素食茶館,特色是有專茗茶的雅室和出售茶葉,間有女侍彈唱古箏。


年齡相若,上圖的一對(温哥華茶樓)看報紙嘆早茶,下圖的一對在麥當奴(九龍慈雲山)食早餐。


上圖是50 年前香港茶樓的光影,每張枱下都放有痰桶一個,給客人吐痰,倒洗杯水,小孩小便,下圖是痰桶陣,衛生惡劣。痰桶是國寶,新中國初始,領導人接見外賓時,座椅間也放有痰桶給領導人即場放飛劍。


元朗一間素食店舖,小姐中茶和西茶共享,下圖是筆者的早茶素餐,28港元一餐。

 

飲早茶

前篇文章「 中秋節」提及两間在旺角開業超過四十年已結業的龍鳯茶樓和瓊華茶樓,是九龍區最大茶樓,能體會到上茶樓飲茶的情趣只能70後打前, 80後早上有時間也不會獨自上茶樓嘆一盅两件,少時我能有機會到茶樓飲早茶每月只偶然一次,十多歲時己出來跑社會,不是做工廠,而是做電氣散工各區隨處跑,早午两餐都在外解決,無工開仍是在茶樓開飯,飲早茶成為習慣,最怡情是買份報紙閱讀,多年來無改變。在旺角砵蘭街和旺角道交界的吉祥茶樓的夜茶,是三行佬和電氣水喉工集會場,待業可在此找散工做,早上這間茶樓門外則會聚集一批待聘的非技術男女雜工或咕喱(苦力工)。

香港的飲茶文化己變成一天緊張生活的開塲曲,除了年長的仍會買份報紙看,多數的茶客吃飽了便匆匆而去,快餐價錢平也改變港人飲早茶的習慣,為了應對競爭者和留住街坊客,茶樓在平日的早茶點心,一盅两件埋單找數會較西茶便宜,雖無將貨就價,也要計算成本效益,點心不再是茶樓的師傅製造,改向食物工廠取貨,甚至遠及內地的山寨廠。

現今我飲早茶中西隨意,只要有報紙在手,在快餐或茶樓同是悠然自得,西茶我必是光顧集圑的快餐店,尖沙嘴樂道的大快活和旺角女人街的大家樂都是我愛去的店子,開業也有三十年了,奶茶和中國茶誰較可口無從比較,早餐有嘢擲口有報紙在手都樂得逍遙自在。

茶餐廰和快餐廰數十年來其格局和模式無大轉變,唯一是加多了電視,另外可以要杯冰水不額外收費。中式茶樓則轉變很大,早期茶樓賣點心伙記是拿著一個大盆子,用吊帶掛在身上,客人要點心時單手用夾子送上,但點心盆要用肚腩幫手頂著,從廚房出來,客人要了點心越行越輕。看伙記賣點心如看走馬燈,想吃的很快轉到眼前,其後轉為用手推車,一個伙記賣數款點心,可以少僱用伙記,或把點心集中在一個小攤子,客人可自取,而粥麪則當場泡製,如今已全數改為入點心紙和用電腦,茶樓已無賣點心的工種。

以前的茶樓可以隨便搭枱由伙記安排,最稱善的改進是等位時不再站在客人的背後,少了茶客間的磨擦,更毋須全家總動員一齊到茶樓霸位,現今是門外由知客登記統一派位。

中式茶樓如今也裝有電視,有幾樣東西是我童年曾接觸今己消聲匿跡,茶樓有痰盂(桶),方便大人吐痰,小孩疴尿,盛載洗完茶杯的污水,旺角一些茶樓茶客可帶雀上茶樓,茶樓也特為顧客裝了鐡架讓顧客把鳥籠掛上,當年茶樓少有冷器設備,樓底高用吊扇開了窗不覺熱,油麻地一定好茶樓,對面是榕樹頭(大笪地),樹上棲息的鳥兒常飛到茶樓和籠中的鳥兒對唱競比幸福,飲早茶可順聽百鳥爭嗚,一盅两件,水滾茶靚,當時用的是茶盅泡茶,很有茗茶的風韻。灣仔龍門茶樓午市有紅伶唱粵曲,樂師伴唱,石塘嘴有一間大酒樓全部是女招待,所穿是民初女士的斜襟中袖華麗服裝,該茶樓名字己忘記。

點心的改變很大,大飽少有茶樓賣,糯米雞改為珍珠雞,珍珠雞不用荷葉包裹改用糭葉,近年多了地舖茶樓賣素點,製出茶樓點心的款式,只是全是素食,中式茶外,也有簡單西點供應,奶茶和咖啡,蛋治西多都在茶市供應。

網主 16/09/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