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載日期26/08/2009星期三)

 敬七姐所燒的紙紮盆 乞巧節是文化遺產 國內把七夕也定為情人節
廣州公園的慶七夕活動
書中說七姐水是聖水
日本人也有慶七夕活動

七夕乞巧節

閱讀國內傳媒,結合商品傾銷,七夕更俱誇張性的情日節,把握當下,今天結婚擺酒更是刻骨銘心的良辰好日。

婚嫁娉娶,港人視農曆七月是鬼月,因與七月十四的盂蘭節同月,內地對傳統節日曾封國多年,中秋節,清明節和重陽去年才納入假期,盂蘭節燒街衣,更少有認知,國內的年青人談婚嫁,多是自己把關,沒有「鬼月避紅事」這一套迷信。

七夕也叫七姐誔或乞巧節,牛朗織女渡鵲橋,一年見一次的神話悲情故事,詩句更把它美化,「金風玉露一相逢,更勝人間無數」,不存在人間煙火中,牛郎一年才吃一次住家飯,只有仙人才可天長地久。

所有神話節日傳說,都可納入文化遺產,但要持之以恆重視和民間自發的推動,看粵語片追回憶,工廠皇后丁瑩和一班工廠妹,在七夕晚上,聯同街坊姊妹,晚上在天台拜七姐,各人都刻意扮靚,許願能遇牛郎。

拜七姐的用品,有時令水果,染了各色的小白糖餅,脂粉盒,五彩針綫,紙紮作焚燒的七姐盆,男人不得在塲逗留,中華大地幅員廣闊,民間慶祝節日也因地區風俗不同有異,古藉記載七夕在三國時代已有,多描述江南中土事,今閱清人史料筆記廣東新語,其中一項活動,其它古藉沒有記載,而我娘在毎年七夕,除敬拜七姐,還如書中所描述,當夜用盆載雨水或露水,所得的七姐水,十分有奇效,我娘視之為仙露,作看門救急之用,街坊有時也叩門索取。

書中所說七夕水﹕「廣州人每以七月七夕鷄初鳴,汲江水或井水貯之,是夕水重於他夕數斤,輕年味不變,益甘,以療熱病,謂之聖水。」

我家在九龍市區,沒有河水和井水,自來去不合用,今尚記得七夕夜我娘叫我把一個銅盆,放在天台的最高位,日未出時她起床到天台取回,必有所獲。小時生的頑瘡,只有此水能治。

「两情若是久長時,豈在朝朝暮暮」,是牛郎織女的神話愛情,科技把愛情時空拉近,但這麼近卻又是那麼遠。有次在深圳網吧內,鄰座是一位妙齡少女,在視頻連綫時,對著鏡子上妝扮靚,塗上口紅,不久屏暮上出現她的男友,大家用文字往還,盡訴心事,不久少女把咀親在屏暮上,與男友的嘴合對,幹着實質為虛的冷冰冰親熱,良久才坐下,屏幕上留下她的鮮紅唇印,男友寫了大號字回應,問女友何年才可回鄉。

下文幾首七夕詩﹕

銀燭秋光冷畫屏
輕羅小扇撲流螢
天階夜色涼如水
坐看牽牛織女星

杜牧


煙霄微月澹長空
銀漢秋期萬古同
幾許歡情與離恨
年年並在此宵中

白居易


七夕雙星有再逢
奈何人去渺音容
十旬遠比三年久
惟望魂歸入夢中

作者 李超文,念離去良人為詩,是前九龍醫院院長蔡炫中醫生送給我她母親的詩集


昔年七夕與君別
歲月無聲又數年
今夜秋風雖未至
鵲橋仍是冷蕭蕭

筆者的七夕詩


網主 26/08/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