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月前龍應台離開香港大學寫作室回台灣任文化部長,首遭攻訐是不穿高跟鞋而穿運動鞋出席立法院備詢,看圖片這個文化部長似是牛頭角順嫂,生活是文化,女士穿上高跟鞋是生活文化中的優化,給駡後才改穿高跟鞋(小圖)。


打破傳統高跟鞋必有踭,最新設計的無踭高跟鞋,要跌得起才穿得起,


筆者為女士設計另一類高跟鞋,保不斷踭,更可在不同環境調較高低,利用圖中的油壓積筒(千斤頂)工作原理,有些積筒只有手指般大把它改為鞋踭模式,可遙控或手動高低,1比1升高,鞋踭2吋,總高度4吋,若放在鞋背,總高度可以去到8吋,或者用轉椅的螺絲,順時針把身體轉數圏便可升高,製造簡單也不笨重。


郎不駕車來,路又不好走,手提高跟鞋,護鞋又護腳。小姐帶两對鞋去赴約,到目的地才換上高跟鞋,平底鞋放在手袋。


公交車上無位坐,两腳都要輪流休息,一踭擎天單足立。


吊頸都要抖氣,一人坐到两個位,這麼高的鞋跟,活像狗兒吐舌把腳伸。


男人穿了高跟鞋招搖過市,是否體驗女士穿高跟鞋的苦與樂?或是作內心剖白,雖是鬚眉漢,不入正位,招蜂拒蝶。

>>連結相關文頁(高跟鞋/29/10/2010)

高跟鞋文化

台灣政壇最關心女士穿甚麼用作話題,前後都跟高跟鞋有關,年前台北市長選舉民進黨蘇貞昌拿著高跟鞋在電視亮相,指台北市的道路是高跟鞋殺手,承諾做了市長會改善,賣高跟鞋和補鞋的都不希望他當選,結果是鞋和路都繼續爛下去。

棄文從政由香港回台灣任文化部長的龍應台,首次給敵黨責難是穿鞋的文化,最近一次她出席立法院沒穿高跟鞋,更甚者是穿了運動鞋,說她不尊重立法院,龍應台回應有時要站立8小時,把立委的提問解答,穿高跟鞋站得太久,腿和身體都吃不消,事件成了政治話題,有人撐有人反,龍應台再到立法院穿回高跟鞋,但仍強調若估計當日議程備問要很多時間站立,她還是穿運動鞋。遠在英國的明星林青霞回台救架,她說買了一對鞋送給林青霞,該類鞋是英國女律師出庭時所穿,站多久腳不會痛,龍應台是不愛好打扮的女人,不是錢的問題,或者是文人氣質,素顏的我用文字作脂粉塗抹才有素質之美,她所穿的高跟鞋不算高也不好看更不文化品味相襯。

女士穿上高跟鞋一定能綻放身體的彩虹,任何年齡和體型的穿上都有美態,已逝的影視明星肥肥沈殿霞她也常穿高跟鞋,對自己的體型放出更多的自信,高跟鞋也是工具,和較高的男藝員一同做司儀,不用給人電燈柱掛老鼠箱的感覺。

醫護界對高跟鞋影響健康一致惡評,我以前在醫院工作時要巡視電力安全,入到女護士的宿舍,也見到不少高跟鞋放在衣櫃下,古話說少食多滋味,女為悅己者容,要如何取得平衡,習慣成了自然,無高跟鞋不歡,有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男伴七呎昂堂,一表人材,女人雍容華貴,花容嬌俏,無奈身高不成,只有穿上高跟鞋才可在外形和他配對。以前職塲舞廳小姐,一定要穿高跟鞋返工,相等如我這個當年職塲男士,在两間焚化爐工作都要穿安全鞋,鞋子很笨重幾等於五對布鞋的重量,英國製造,鞋頭內嵌鋼片,皮是硬繃的,我初時也頂不順,腳板底起了泡子,加多墊子也不管用,不能用腳痛作藉口不穿安全鞋,安全第一,老板也沒有特赦權,也就隨遇而安隨波逐流,慢慢的習慣了。

夏天衣紗輕薄時,西方女人較東方女人更能把高跟鞋優化,挺起和突出的都會跟高跟鞋踏地的響聲附和的彈著拍子,令都市的熱浪更火上加油,高跟鞋太高如踩高蹺失了美態,為想穿而不敢穿高跟鞋的女士打氣,穿高跟鞋跑步比賽常見網頁視頻,能穿高跟鞋的女士上浮的機會多點,看選美穿泳衣出塲的都要穿高跟鞋。

愛靚唔愛命和愛花錢扮靚是女人天性,要對抗同性和吸引異性,同是心痕男看女或女看女各異,男人看女人的高跟鞋更多觀於女人的名牌手袋,最近網上熱傳的無踭高跟鞋,穿上了如凌空踩網綫,隨時跣低面朝天,未知會否附送平衡杆或送醫療保險。

 

網主 17/07/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