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上:新晚報復刋,總裁夏萍小姐紆尊降貴跑到街頭出力, 筆者曾是多年新晚報讀者,昔日情懷已大江東去,留得青山在,書可以不看,報紙不能不睇。

圖下,蘋果日報老總黎智英落場派爽報,送錢給人老板都要親自出馬,


圖上;哪些年窮人的孩子要幫家,小妹妹黃昏在尖沙咀碼頭賣報,賣的是新晚報。

圖下;長長的人龍見尾不見首,等待索取免費報紙"爽報"


報紙是精神糧食,派免費報是免費餐,一分錢一分貨,我仍是要看付錢的報紙。


這份工商晚報己停刋多年,當年若醒覺化作免費報是否能一紙風行到今天。


當年是三份晚報讀者,包括新晚報,香港夜報和明報晚報,至愛是新晚報,總編輯羅孚用絲韋筆名在副刋寫的散文"無風樓隨筆",飄逸著城市黃昏的文化氣息,但上世紀80年初給召回北京控以美國間諜罪判刑十年又毋須入獄,當年在左派報紙同俱聲名的還有曹聚仁。


温哥華三份免費中文報放在架上任取閱,全是簡體字。


資本最龐大的免費報是大紀元時報,中英文刋印幾派到全世界,由法輪功組織,反中立場鮮明。,


香港報業史上唯一有報紙給政府封報拉人是1967年國內文化大革命吹至香港演變為反港英暴動。


温哥華街頭的免費報紙箱,這兒的明報和星島日報賣港幣6元,星期日附有周刊賣10元。

免費報紙

一份多年前消失的報紙新晚報又再重刋,最大的改變誰也料不到,金漆招牌當年要錢買,今天隨街免費派,曾是那年的讀者,雖未看過免費新晚報,昔日情懷已大江東去。

今天的社會和國際資訊來自電視台,收音機,報紙不需錢便可取得,那些年沒有免費報,聽收音機要每年交10元牌費,麗的電視要交月費,沒有閒錢繳費只能打收音機釘和報紙釘,電視是富人家的標記,只能到涼茶鋪付一角錢才可看到,免費午餐是教堂派發美國送來的救濟包。

讀報的習慣數十年未改,早茶必買一份,免費報對我吸引力並不大,也隨手拈來溜看,曾每日買十多份報紙閱讀,今時報紙有錢無錢皆可得到,紙印報有免費和收費,網上也有付費電子報,每天收費約港幣一元,一分錢一分貨再加入感情分,紙印報最得我心,但數量日漸縮減,數十年前我買的十多份報紙今天仍在出版的是香港商報,明報,成報,日間銷不完,變成報攤晚上的拍拖報(賣一送一)至今仍屹立不倒的尚有星島日報,新報,有時看到報紙執笠也有哭報喪的悲情。

香港報紙分成左派(大公,文滙,和新晚報),右派(工商,香港時報和華僑日報等),中立(明報,成報等),外圍愛國報章不能紅而專有香港商報,晶報,正午報和香港夜報等,鹹報有真欄和紅綠日報

香港報業的輝煌時代,除了農曆年初一初二無出報,日日都有早報,午報和晚報,晚報午間過後已在報檔出現,正中的午報只有一份正午報,我吃午飯必買,香港最高峰曾有8份夜報,港人放工愛看夜報,包括有星島,華僑,工商,明報,今夜報,香港夜報,新生晚報,新晚報等。

新晚報不賣錢如何維生,商業社會唯一途勁是靠廣告,有心人讚助也不奇,長貧難顧,老版娘豪言三年返本,是否已經有簽了三年死約的廣告客戶,黃昏派報預料派出40萬份,新報紙收取真金白銀日賣14萬份是難能可貴,免費的報紙放在站頭人人可取,數量不限,免費報不賣錢,但癈報可換錢,曾見過有得多長者,在地鐡店的出口處向乘客索取舊報,收集再賣給廢紙商。用錢買的報紙看完後多帶回家給家人分享,免費報家人要看可隨街取得不會珍惜。

新晚報最受老讀者美談是出版時發掘出金庸和梁羽生两位武俠小說名家同在副刋執筆,二人初出茅廬郤身懷絻世才華,日後闖出非凡成就,慧眼識英雄是當時的編輯羅孚,我每晚買新晚報是追讀其副刋的散文,筆名絲韋寫的”無風樓隨筆”,其後不知何故給中央召回京並判為美國間碟罪。

當年買的三份夜報,部份也是為追隨作者而買,香港夜報是馬經報,也有狗經版,我不懂賭馬,追看作者史得寫的皇牌騎師日記,史得是一位寫怪論名家三蘇另一個筆名,另一份是明報晚報,創刋時再登出金庸的武俠小說,由倪匡重新編寫,倪匡也有寫武俠小說,金庸原著的武俠小說精髓已入讀者心扉,改寫要好看先把舊讀者洗腦, 變成劃蛇添足。

 

網主 25/08/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