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的酒鋪(人和悅)不賣散酒,我未上學時已代父親到此買玉冰燒,交回空瓶子可得2角錢,夠買4個麵包,位於上海街和登打士街,我住在砵蘭街,於圖中的上海酒家後面,我常望父親多飲酒乾杯,我可以多得空瓶子換到錢。


發展局長陳茂波午飯豪飲啤酒近一公升(約3罐),飯後開車全程給記者錄像,體內酒精含量一定超標,記者也算留有餘地,路上不跟你玩碰碰車來個詐肚痛,否則坐監都有份。
陳茂波貴為局長,只覺其自律性不高,無警覺性,漠視駕駛安全,忽視路人生命。"今朝有酒今朝醉",飲杯飲杯勝,乾杯!


伊人不見,影留酒內,乾杯去愁。


台北一間食店叫"乾杯",入到去不醉無歸。

 

飲杯

發展局長陳茂波遭狗仔隊獵獲,午飯時飲大两杯啤酒,飯後自行駕車,事件曝光後局長自我審查到警署備案,強調入肚的酒很少,不會超出法例所訂的酒精含量駕車。

任職公務員時沒聽過飯餐時不准飲酒,記者針對陳茂波是高官酒後駕車知法犯法,曾和我出外共桌吃午飯的部門同事,多是開完會或工作坊後一同到茶樓開餐,飲酒不是灌水,只得一小時的午飯太匆匆,以茶代酒更好說話。我尾站的工作部門是電力法例部,幾至每月有一次數十人的午飯宴在酒樓的廂房,多是歡送同事退休,調職或升級等,沒見過有人喝酒助興,九龍醫院工作時,每年有两次見到同事午間飲酒,在工塲內舉杯是農曆七月十四日盂蘭節燒衣和年尾時酬神,祭品有乳豬和雞等菜餚,美食要配美酒,不飲啤酒可飲汽水,此場景我從不阻止同事興盡豪飲,年頭做到年尾一年好景好回記,也很放心負責駕駛政府車接載外勤同事的司機滴酒不沾唇。

話別人生活素質差是不離煙酒,那些年成人有這两種嗜好十分普遍,我父有數十年樂趣的生活是享受煙和酒,長期胃病纏身到晚年把煙酒毅然戒斷,小時看見父親吸香煙和飲酒不覺厭惡,反而我有輾轉的得益添溢著童年的歡笑,父親常吸食的香煙,煙包內附有一張公仔紙,與現今的身份證同大小,是連環圖的民間故事,公仔紙背後很詳盡的故事描述,在麗的呼聲電台常聽到的節目例如水滸傳和七俠五義,這些公仔紙今天仍放在家中,當見到父親手拿新買的香煙回家,我即時化成考順仔,走前把煙包打開親手為父把煙取出放入其口內,接著我歡天喜地的抽出公仔紙,若是和我持有的不相同,感覺是中了大奬,若有相同的可跟其他小朋友交換,我常渴望父親多吸煙,可以收集到整套公仔紙連環圖故事。

父親每天食四餐飲三次酒,午飯和晚飯走不了,宵夜也有酒相伴,他飲的是土酒玉冰燒酒和雙蒸酒,很自律的他從未飲醉過或酒量如汪洋,有時跟隨他學做小工程,午飯是飲2兩玉冰燒,所光顧的飯店都是沒有酒牌不能賣酒的,由中介在店外後巷的一個籃子用水杯盛上,2兩玉冰燒酒少於今天紙包飲品的一半,他每晚都外出宵夜和同行吹水打牙較,自己帶酒上宵夜店,我最關心是空酒瓶的去向,那時未有環保回收的先進意念,空酒瓶賣回給酒鋪可得到2角錢,2角錢買到四個麵包是我的額外收入,常望父親常飲勝乾杯,酒鋪是專賣土酒和香煙,放有幾個大酒罎作散賣,主婦自携清洗了的鼓油瓶買來下廚,當時沒有超級市場,買洋酒拔蘭地到辦館,啤酒可到士多,必有一間近著你,茅台酒也是等閒貨色,五加皮才是最激的土酒,只是首位到中國訪問的美國總統尼克遜在人民大會堂吃國宴時,中國尚未開放不能用洋酒招呼洋客,茅台酒是廖化成了元帥。

未必有其父必有其子,我沒吸過一口香煙,飲酒是隨喜或有伴兒,某年身體不常在狀態,親戚送給我一枝紅酒,說紅酒擺在家內數十年,招牌已模糊和褪色,著我睡前飲一小杯可改善健康,是我初嘗紅酒,習慣睡前躺在床上看書和開著收音機,紅酒的酒精強度為啤酒的三陪,飲小杯也覺昏眩,看書時頓覺內容是奇幻七彩,女聲從音樂飄出更化成夢中枕邊人。

前幾天是重陽節和清明一樣都是拜祭先人的重要日子,父仙遊的首個重陽節,姑媽與我們一同去拜山,她買了一瓶玉冰燒酒放在墓前說給父親泉下飲杯,到下一個拜山日清明節,看到墳前的玉冰燒仍是滿瓶,姑媽眼神有所失落和嗟嘆,把瓶蓋打開,用手指把瓶口收窄,舉瓶作天女散花如下甘露,灑在父親墓地的四周,姑媽忘記父親離去前已戒了酒,當時想起古人一首詩;「一滴何曾到九泉」,那個空酒瓶再喚不起我把它交到酒鋪換錢的歡樂,只有父親入醫院時躺在病床呻吟的痛苦影像。

 

網主 26/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