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街坊朋友都能吹口哨,但都是三两下未能吹成歌,首次聽到口哨吹出氣壯山河的曲調是上世紀50年代電影"桂河橋"/The Bridge on the River Kwan"。


口哨吹出微風細雨,是內地一位小姐自拍的網上片,很透徹的人生解讀難得秋前雨,與之共鳴不能打散的場景。


曾住板間房,在網誌寫過文章夜來唱片聲,而天籟之音是夜深時,母親搖床哼歌阿兒早睡,嬰兒初戒夜奶時哭得最大聲。


當年曾蔭權天降大任替代突然辭職董建華任特首,心情開朗吹口哨,給傳媒駡之輕佻,今年缷任時發文告,已戒掉吹口哨壞習慣,貪戒和色戒要戒,吹口哨可自樂何必要戒,不如初一十五去食齋。


江南口哨皇后陳嘯(內地口哨導師)說得對,吹口哨成歌絕不是雕蟲小技,更不是男人專利,生活經年,只在讀夜中學時一位女同學能吹口哨成歌,如今仍有歌影浮現,念之情懷如昔。

哼歌吹口哨

親友是音樂治療師,職業本能可演奏6種中西樂器,問她吹口哨算否樂器作治療,她說口哨無音準,有時會噴出口水,不能作治療之用,她說不懂吹口哨。 前特首曾蔭權任政務司長時替任腳痛辭職董建華,天降大任太興奮了,在公眾塲合吹口哨,給傳媒指為輕佻,缷任前曾蔭權發信檢討任內不該做的事,吹口哨如今己戒掉。

曾蔭權的青春年代吹口哨是飛仔(流氓)所為,街上碰見靚女吹口哨調戲搭訕,我略懂吹口哨,但喜歡聽吹口哨作調子的歌,多年來只認識一位異性能吹口哨成歌,她是我讀夜中學時的同學,在班房內她很沉默,課外活動言談含蓄,衣著打扮不前衛。我是班會主席,星期六晚創辦了功課輔導班,把一星期內老師要大家做的功課一同在班房內交流,她英文基礎好功課無困難,樂意為其他同學講解,開心的她會吹口哨哼出樂曲,她也能唱歌,能繞樑三日的歌我認為是由朋友所唱出,最後一年學校的聖誕聯歡會,我把家中的音響帶回學校裝到班房內,她拿著咪子清唱了一首英文歌,一別數十年仍留下她的歌聲和芳容恍如初見。

音樂和歌曲能陶冶性情和催眠,人氣雜處的噪音環境,偶有天籟之聲是住於板間房那些年,鄰房嬰兒吃完奶夜深還不睡,母親輕輕搖床哼唱安眠曲小調,聽到這些旋律我也跟隨走入夢鄉了。

從少到今都愛聽收音機,烽煙節目是辣椒調味,午夜節目主持人為聽眾選取歌曲是清涼小品,曾經多年當通宵班工作,整晚都是大大聲的開著收音機,連綿不絕的好歌在房內飄揚,升級到督察時毋須輪班,有獨立的辦公室,在房內也是整天開著收音機,加班時更隨歌而輕唱,但仍能專心工作,唱歌能抒解整日的工作壓力,淡化枱上未完的工作放工有望,若電台的歌不夠味,把光碟放入電腦內,好聽的歌可自選。

沒做過歌迷粉絲,台上歌星唱出我們喜愛的懷舊歌,演唱會的歌迷太熱情,常跟著伴唱和大力拍手掌,歌的本有情調慘遭蹂躪,打斷聽者走回時空重拾昔年情。

詩無達詁,歌無刺耳,心境開朗哼歌一定悅耳動聽,年前教一位女士學電腦,她在內地長大來港經年英文字母仍是不通,沒信心能學到,也沒時間到電腦班,她只是想學識上網,從現實生活探討虛擬世界,令她吃警我先叫她買一部電腦,若學不成豈不是變成垃圾,陪她買了一部最小型的手提電腦,鍵盤要附有中文字碼,我用圖片和文字編寫了使用程序。

她家近圖書館,可遙距借用wifi不須加本錢租網絡公司綫路,初學電腦用點觸式鍵很麻煩,我送她一只老鼠鍵,私房電腦班初學不夠一小時,她已經懂得上網,當時她開心到不得了,事前我已把網站併入”我的最愛”連結,她拖動鍵鼠就能一目了然,不常在她左右,最重要步驟是如何開機關機和連接圖書館的網絡,第二次才教她用鍵盤上的英文字碼和手指的操控方法。

她給我很好的回報是她的歌聲,看著精彩畫面的神奇竟是那麼近,不經意口中哼出歌來,我有午夜夢迴的感覺,但從沒有向她表達謝意或讚賞,只是作為一個沉默的聽眾,若刻意為人而歌不是自然的歡樂流露,唱出有板有眼變成人氣化,能歌的女人很聰明,教中文速成輸入法給她舉了幾個例子就能融會貫通,成了熟手後帶她到圖書館的電腦室用大電腦上網,那個大鍵盤令她耳目一新,開心的她在圖書館也哼起歌來,不是作天涯歌女覓知音,我坐在她身旁僅可聽到,不會施予他人。上網,收發電郵,寫博客插圖都能操控自如,我算功成身退,以後偶有茶聚聽不到她哼歌,歌聲只留在記憶中。

 

網主 30/11/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