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說不知生焉知死,斌仔全身癱瘓多年,體驗生不如死,曾要求特首安排安樂死,在大愛社會關懷下,悟出人生是苦難道場,要迎難而上,成了再生勇士,日前因病離世才是壯年。



天降大任於人,又給乎其不人道的考驗,世間有幾多個霍金。霍金是當代最傑出英國藉科學家,曾到香港講學,身體癱瘓多年,仍能繼續為科學作出偉大貢獻。


年初這位加拿大女士因惡病纒身申請安樂死,是全國首宗向法庭申請個案,由地方法院轉到聯邦最高法院終批准,但體內病魔先發難,問蒼茫大地,誰主生死?


那年我寫的書出版後帶了幾本到九龍醫院送給舊同事,接著上到醫院內的康復大樓(圖片)病房送一本給曾在瑪麗醫院共事的前上級,情景令我蹙蹙不安,我忘記他是全身癱瘓卧床十多年,不能和其他人一樣用手接著書,事件算否工傷心仍有憤懣。

安樂死

極度悲情抑鬱鑽到牛角尖,生死時空自己還可作主把量,全身癱瘓經年躺於床上,生於憂患,未能死於安樂,前幾天生命鬥士斌仔因病離世,二十多年枷鎖,負重到四十多歲靈魂終可自由離肉身而去。

斌仔中學畢業禮綵排時不慎跌傷,頸椎骨折斷導致頸部以下全身癱瘓,醫治經年不果,曾向時任特首董建華和立法會要求安樂死,事件引起社會關注,在醫護人員和志願圑體關懷下,心中鬱結減輕,英國著名物理學家霍金受邀到香港在大學演講,霍金患上肌肉萎縮硬化,全身癱瘓連說話也不清楚。斌仔在場得到霍金鼓勵重寫生命門。

才跌了一跤,沒有人會意料到永遠坐不起來,曾是我的上級在瑪麗醫院工作時, 他是電氣督察,我由拆缷解散的堅尼地城焚化爐調職到醫院,共事數月他升級到 機電署總部做文職,毋須衝鋒陷陣調兵遣將,筍工中的筍工,再做幾年便可高職退休食長糧,尚有數月的倒數日,給安排參與一個在屯門黃金海岸酒店住宿的工作坊,半夜起床如廁跣倒地上,四肢突失去動力,口也喊不出聲呼叫睡在房內另一同事,中西醫藥,氣功針灸和跌打都無補於事,與他不同組別當年不知此事,沙士後他被轉到九龍醫院療養,每天的黃昏,家人都用輪椅推他到平台花園,我工作路過不須到病房在花園也可和他閒話家常。事發的前因,最唏噓他本來是拒絕參與過夜工作坊,無奈在老細指令下還是身不由己,病來不去,吐盡苦也枉然,談一些令他釋懷之事,機電署有两個工程師(其中一個是女士)都會定期來探望他,事前會通知我向醫院申請臨時泊時證。

我調離九龍醫院返回機電署總部,他戲言著我不要成為他的翻版,我說我的職級未夠資格和老細們共渡良宵酒店談公事,其後我寫的書出版,帶了幾本返回九龍醫院送給舊同事,走上病房送他一本,他很愕然輕歎一聲,我才失覺犯了錯誤,他全身癱瘓如何提書閱讀,和剛才我給同事送書時,他們輕鬆的提起手接著,但眼前躺在病床的他,神態略憔不見有病容,竟不能作簡單的動作舉手接書,能力勝任幫人解困我們謙說舉手之勞,十多年天天於是,生死疲勞莫過於此,和他略談書中昔日共遇的趣事,我把書放在病床旁的小几黯然離開病房。

送書後幾個月,我到九龍醫院探舊同事也到病房探望躺床的舊上級,在走廊中碰到他駕著一輪電動輪椅車飛馳,我趨前和他打招呼,十年一轉康復有望,他說只有左手坐在輪椅時才能稍為提高,但不能去到胸口,手指也不能伸縮,能推動輪椅的操縱桿是靠載上有扣圈的手套,說時臉上閃過一刻的寬容,我祝福他終能守得雲開見明,人生若只如初見,70多歲曾是10多年全身癱軟,初次可自駕輪椅車在醫院的山蔭道上重見曙光。

 

網主 16/12/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