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斯(梁秉鈞)獲選為2012年度作家,本月初離世終年63歲,下圖是當年他曾主編的「中國學生周報」,出版年期1952-1974,曾是其中讀者。

是老師,交往從未見過面
人去了,文字詩畫留影像


也斯和法國詩人桑德琳在香港法人書店,用廣東話和法文朗誦其詩集"苦瓜頌詩",和詩友互動暢談香港文學的人間滋味。

2004年出版的香港短篇小說百年精華,也斯所寫的"李大嬸的袋錶"給收錄。這頁書目中的12位作家,有三個其作品從未看過。

也斯回歸後的作品是文學實體化,以質感配對美學。


小時吃的苦瓜是很苦的,如今的苦瓜是不苦的,入口有人間滋味,只有也斯才能給苦瓜頌詩,

人生如朝露

香港著名作家和詩人也斯(梁秉鈞)月初逝世。「詩文傳千載,生命其短促」,才是63歲又迴轉到另一個世界。曾是其學生都寫追悼文刋登於多份報章,滿門桃李細說住事,春風化雨感激老師,最大迴響是他主編過的中國學生周報,一份當年同受家長和學生歡迎的周報,我也是其中讀者,除了在周報讀到也斯的文章,青春氾濫的年代,我每天買十多份報紙看,追讀數十段小說和不同作家的專欄,也斯作品在其中。

香港昔日是文化沙漠,也斯是綠洲開墾者,劉以鬯出版的香港短篇小說百年精華,從1900-2000年選取有代表的文章而作者曾居於香港,也斯有作品入選,去年他獲得香港作家年奬,出席書展與讀者交流,也斯曾在大學任教比較文學,帶動活存的中西文化把香港文學更上一層樓。

看中國學生周報時我已不是學生,出來社會做事多年,工餘唯一嗜好是看電影,小時想看電影只能到涼茶鋪看電視替代戲院大銀幕,或由家姐和她男友帶同入塲做電燈胆,學生周報中有崑南寫的影評專欄,崑南今天仍有在報紙和雜誌寫文章,不止是寫影評了,我看完電影後才細讀他的影評,比較自己和影評家對劇情內函的認知度,若有共通則自嗚得意,不會給浮垮的畫面愚惑。

在眾多寫新詩的文人中,也斯是唯一能活化於文字在生活中,讀其詩「給苦瓜頌詩」有所體驗,他在香港法人書店和法國詩人及詩友交流讀詩情趣,誦苦瓜詩時法國友人手拿一根苦瓜跟詩調擺動,實體的詩情配對,也斯的靈堂上有掛上其學生寫的新詩。

我初學寫新詩的啓動來自中國學生周報,當今两岸三地詩人最俱人氣是台灣余光中,國內是北島(80年代已去國),香港是也斯和戴天,海外華文詩人是現居溫哥華的洛夫。我所寫的書也附有數十首詩,沒理會它是新詩或古詩,詩是散文的濃縮,載情寄意的一堆字。大陸解放時南來香港的文人少有寫詩,對港人所寫的新詩更批評是不知所謂,無論如何百年中國最傑出的詩人是毛澤東。

看報紙追悼文,提及也斯的文化生活,一些和他交往文人,曾在當年中國學生周報撰寫文章,至今尚記得有陸離,蓬草,綠騎士,黃思騁和樂士等。

生活是文化,活化在文字和詩畫蛻變為文學和藝術,也斯作品除了小說,散文和詩,還有攝影,繪畫,茗茶,品酒,旅遊,舞蹈和飲食等,也斯說寫詩有人間滋味,人生長短莫作憂,樂在其中可品嚐到人間滋味。

 

網主 27/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