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ry Christmas 聖誕快樂


世界扮聖誕老人比賽香港得冠軍

尖東夜景 我第一份聖誕節禮物糖包和一盒聖誕
卡童年時 在砵蘭街這間教堂取得
深圳商塲
香港商場
平安夜早上在餐廳見這位美麗姑娘低首
寫聖誕卡,回到辦公室送與同事報佳音

 

聖誕節

只有聖誕節才可用普天同慶去形容這個歡樂的節日,雖源出基督教,但開心的分享非教友也能沾甘露,只有少數極端教條主義國家不容許民間慶祝,共產黨把持的大國,雖和宗教自由的普世價值有意識形態的矛盾,也不會視之為顛覆的溫床,禁也禁不了,只是不大樂意看到信徒親遠不看近。

隨著改革開放,80年代到上海旅行,酒店的大堂在聖誕節時已張燈結綵,午夜時更有教徒在高聳的真聖誕樹下報佳音,某年聖誕節要躺在醫院,醫院團契班走到各病房慰問病人,唱詩和派送禮物,為冰冷的病房帶來温馨。

香港聖誕夜燈飾以尖東最燦爛,和維港两岸高樓的萬家燈火互相輝映,聖誕節是學校長假期,有經濟能力的家庭,在職父母向公司申請年積大假,加上聖誕日公眾假期,長假期可以到很遠的地方旅行。

以前旺角有两間大教堂,內有小空地,小時常和一班野孩子在那裏嘻戲,聽司職的教徒講故事,沒有大人帶從,神父在堂內講經時都乘機溜了出去,印象深刻在聖誕節前講故事的教友會派給每人一盒聖誕卡,內裏沒有信封,帶回學校送給老師和同學。

年長後,開始收到郵寄聖誕卡,把它掛在家中的聖誕樹,海外的來卡,如飛雁傳書,更珍之重之,電郵來的賀卡,任她內文有幾許甜言蜜語,總欠缺紙卡包著的暖意,它是涉過了千山萬水,避過了迷路,才能送到你的懷中。

聖誕節的歡樂應大事張揚和攪得紅火,國內商人更西為中用,主打年輕人消費和她不吝他的腰包錢,中央雖和梵蒂崗不咬絃,但宗教局各官員如常參與聖誔聯歡和子夜彌撒,澳門慶回歸十年,副局長蔣堅永參加萬佛佑澳門,是法平等,無分高下,各自各精采,以前內地官方稱聖誕節為耶穌誕辰紀念日,今也改為聖誕節。

歡樂聲中又重提憂患,環保人士結算了維港两岸聖誕燈飾排碳量,烏絲燈是罪惡之首,幸好沒有要求政府立例禁燈飾,70年代波斯灣戰爭,中東戰塲殃及油田,世界出現了能源危機,當時香港在晚上十時,全城戶外燈都要關上,若戰爭到今未平息,不需哥本哈根的國際減排會議和環保圑體事事當頭棒喝,終有一日綠色聖誕夜全城烏燈黑火,淒迷如末日。

網主:24/12/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