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有人覺得自己所有鞋都不合穿,如何找到和諧(鞋)?


這對鞋很合穿,鞋底寫上有氣囊(moving air cushioning )用作護足,只是行路時鬼殺咁嘈,大嗚大放夾大聲,所以把它閹了。


閹鞋時首先用鉗子和螺絲批把氣囊門扯開。


用螺絲批插入閹割了氣囊便可。

閹鞋

終於忍無可忍,把新買的一對運動鞋閹了!小時是用水果木箱放在床上窗臺位做功課,除了天昏下雨,包租婆是禁止開電燈,有時會聽到千里傳音,有人用很有音律的叫聲;「閹猫,閹雞」,一個笠著小邊帽,肩上掛著有柄子的捕魚網,挑著竹筐的神秘人,穿過巷子沿路叫。

曾在屋內見過閹貓和閹雞的過程,醃佬用魚網把貓罩著按在地上,取出刀,鉗和較剪一會兒便做妥,雞貓沒有大掙扎,閹後仍如常跳跳紮,地下留有少許血漬,圍觀的只有同屋小孩,無人知道閹來有啥用,包租婆迷信有忌諱,磞著臉說吾好嘴多,誰人多嘴就把他閹了,問閹佬人可以閹嗎,他說你是否想做太監。我這次閹鞋和閹孩扯不上關係,只是回憶想及。

國家領導人習近平說;「鞋合不合腳,人民才知道」,當年娘帶我買鞋無得我揀,但主動權仍在我,合不合穿只有我才知道,娘的金句要預鬆不可預緊,並順道教不可穿頂趾鞋,更不要做頂趾鞋頂心頂肺不考順,香港人要明解領導人的中國夢。

買鞋多年無試過不滿意,任由新鞋放在盒內自生自滅,初出來跑社會入電氣行,所以從不買皮鞋(皮面和皮底要打鞋碼)穿,穿皮面膠底鞋有絕緣作用,時款運動鞋大大的昂貴買不起,大人白飯魚鞋底薄易磨蝕不適合電工,手和腳的安全也要配合,手上從不戴戒指。

初在機電署任二級電工首天上班有很多物料送,廁紙,肥皂,制服,安全帽和安全鞋,最惡攪是那對安全鞋,鞋頭內包鐡片,笨重和皮質不柔軟,一個死模做出,很難適應幾乎穿壞了腳。今次要閹的運動鞋穿上腳很舒服,買時也有試穿,但行到較靜的地方竟鬼殺咁嘈,初時不以為意以為聲音來自身外,但一些路人也投以奇異眼光到我身,空空的走廊上鞋聲竟有回音,去到較靜的環境鞋聲劃過長空,圖書館,會堂,戲院,教堂,佛堂入廟時要脫鞋問題不大,女士的高跟鞋聲是咯咯聲,我的鞋聲是啪啪聲,聲調和高跟鞋可配對,不可能為了一對鞋子要找一個穿高跟鞋的女士配對上街,作行路藝術體驗也可試試。

在家把鞋放上枱細看,鞋底寫有一細小標記氣囊(air cushion),買時己看到此字,以為是護腳之用,始料不及是行路時它會大嗚大放夾大聲,我再留意發覺是右腳鞋才大發聲,左腳聲很微弱,以為是左右腳行路不平衡,或我身是半人半鬼,行路左腳不貼地,為了找出真相,把两隻鞋左右腳調穿,右鞋穿到左腳變回聲小,左鞋穿在右腳聲音開大,不是鞋的設計壞,只是我們體外两份各半左右不是半斤八兩,我的左右眼視力不相同,右手靈活過左手,走路是右腳先行做爛頭蟀,閹鞋也包涵學問。

氣囊封口在鞋邊,撕開後用螺絲批捅入氣囊,試穿後鴉雀無聲,穿了數日又故態復萌,發覺氣囊封口不鏟除,走路時氣囊仍發揮效用,我不想斬草除根,用紙皮把氣口卡開,讓行路時氣囊受壓的空氣可以大量由此排出,鞋聲減少了。

 

網主 10/04/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