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創刋金庸是老板兼作家,圖片是金庸寫的首篇神鵰俠侶在明報首發日刋出,轉眼54年零4天。


執輸行頭慘過敗家?街頭蜂擁搶免費報真是匪夷所思,朝花夕拾,始亂終棄轉手頓成垃圾。


媒體是政客的照明燈,最近加拿大省選,時任女省長到明報拜訪,打華裔民意牌,當時的民調女省長的政黨較對手下滑很多,選舉結果證明民調不準,女省長連任是否和打造亞洲風有關,女省長不懂中文,拿著報紙和唱同聲同氣。。


溫哥的收費報物超所值,一個港式奶油飽賣9.5港元,世界日報是台灣模式報,減價只賣3.8港元,另外两份香港式日報,星島和明報賣5.7港元,星期日賣9.5元,剛是一個飽飽的價錢,但內容和紙張和香港相若(1加元=7.6港元。


溫哥華銷路最多的两份免費英文報(Metro 和 24hrs)沒有人隨街搶,此地舊報紙和紙皮是正一垃圾,沒有回收商。


溫哥華的小型中式茶樓都有免費報紙送,世界日報,星島日報,明報必有一款。


香港人五爪金龍搶免費報曾成為國際新聞,免費報可看可賣錢,一抓两得。。


溫哥華的免費中文報不是日日出版,但仍有不少捧場客。


溫哥華菲律賓人住區也有免費菲文報,只是一星期才出版一次。


我把昔日舊報紙的用途重現,小時到士多買嘢食,圖中的話梅一毫子四粒,老板用舊報紙包給我,到雜貨店買糖,鹽,綠荳和紅荳都是用舊報紙盛載帶回家。店舖開飯,乞兒用舊報紙摺成三角袋形盛載員工施捨吃剩的冷飯菜汁。

 

精神食糧報紙

報紙給稱為精神食糧,付錢買合情合理,看明報登出老總撰文慶祝5月是創刋54周年(1959-2013),為其喝采的精句是2012年尼爾森市場調查報告,在多份免費報紙爭奪市場下,明報是獨一無二能逆流而上銷路增加的收費報紙。

全世界除了中國,印刷報是浮日西沉,除了網上報紙,埋身肉博是每天隨街派的免費報,年前在網頁寫過文章談及「免費報」,認為精神寄託,關心社會,了解天下應是付錢買報紙看,免費報內涵不足,欠缺風格,由於不收錢,和讀者無感情脉絡,香港市民這樣瘋狂搶免費報,為荷包精打細算是其一,但廢報紙可以賣錢,山大斬埋有柴,六家免費報上百萬份報紙,一檔取一份作廢報可以換到數角錢,當年我買的香港夜報只出一張紙,今天收費和不收費的報紙都有很多張。圖書館不放置免費報,天天都有新鮮收費報給市民免費閱讀,早上站在圖書館等開門再衝入內搶奪收費報免費看有一群長期捧場客。

每天返工前最醒神的首件事是在茶餐廰或茶樓吃早餐時看報紙,在九龍醫院和機電署總部工作了十五年,住於新界元朗區,車程,步行和嘆茶要花两個多小時才到辦公室,仍沒放棄看報紙嘆茶的習慣,樓內有職員食堂價錢平,但仍在街外吃早餐,獨善其身細味看報的樂趣。

數十年家中都有買明報,初看明報是從同屋借閱,他在追看金庸所寫的神鵰俠侣,當時我有看香港商報,是家姐每月給我錢著我天天到報攤代買,報價一毫一份,另給我人工每月一元,當時低下層看報風氣甚盛,最受歡迎是成報,因副刋的的一段四節故事漫畫「大官日記」,是買字花(民間六合彩)的貼士,一天開三場,七歲時尚未入學已從報紙認識很多字,初出來打工每天買的两份報是明報和香港商報,主要是追讀金庸和梁羽生在報紙寫的武俠小說,金庸是老板兼作家,香港報紙最成玏的副刋是明報當年的「自由談」,自由談是百花齊放的欄目由讀者投稿;家事,國事,天下事,身邊瑣事任作者發揮,同一題目來自不同階層所寫的「明天的中國」,今天的國情當年無學者和讀者能預測到。

數十年報紙最大的改變由單色改為彩色,今天副刋不設連載小說,以前的主流小說是武俠小說,愛情小說和偵探小說,讀者信箱解答讀者來信任何問題,報紙成為通識百科和時事啞老師,今天看明報的副刋,只留下林燕妮有當年的記憶,她最初在明報寫的散文集是「粉紅色的枕頭」。

早期的醫院沒有裝電視也沒有床頭的耳筒收音機,探病時間在黃昏,住院病人想知道社會新聞和國際大事,要靠家人探病時帶報紙,一些醫院的小賣部代病人訂報,早上送到病房沒有加收費用。我也有訂閱收費網上報,每天約1.5元,只是感覺沒有紙印報那份親切。紙印報的小廣告很奇趣,尋人,求職,待聘,通告,追數,訃文都精彩點綴每一欄面,舊報紙當然可賣錢,其經典用途當年的唐樓沒有茅廁,女士用痰罐便便後再倒入木桶內待半夜政府的掃屎婦上門收集,男人在廚房地上鋪上報紙撒嘢,舊報紙另一用途是士多舖把報紙割成小塊用作包食物給顧客,買得多才給紙袋,到雜貨舖買鹽,糖,紅荳,乾果全用報紙包裝,當年夠環保了。

 

網主 24/05/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