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我寫的三首詩。

(1)
窗前日光照,太陽在微笑,多日風雨散,又聞雀鳥叫。

(2)
窗前日光透進來,不知太陽在何方,晨曦晚霞皆一樣,乾杯酣醉在夢鄉。

(3)
陽光不敲窗透簾闖進來,帶著你的溫柔和體香,朝霞如散落的唇印,化作片片雲彩投在身上。

人生舞臺是窗外,窗內是靈肉階台,關了窗加了心鎖煩惱也會闖進來,活一把,樂一把,找一把,輕輕放下。


徐志摩的詩"再別康橋"很多人都讀過,把詩編成歌用耳起聞感受詩的另一種魅力。一些流行曲(粵語或國語)的歌詞都有詩的影子,歌星獻唱時如誦詩歌。


在深圳書店購得,唐詩有五萬首,只選出一萬首成書,李商隠的詩有520首。


台灣出版,千家詩只揀選226首,只包括唐宋两朝詩人,李商隠的詩只有一首。


中國的文革年代,寫詩是毛澤東的專利,毛氏的詩詞和權力都在首位,無人敢纓其鋒。舒婷是內地知名文學家到港兩月任大學訪問學者。


創意新書"唐詩排行榜"數據來自網絡,如流行歌曲龍虎榜,都幾盞鬼。


去年唐詩排行榜首名是崔顥的"黃鶴樓", 詩:

「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 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 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 日暮鄉關何處是? 煙波江上使人愁。 」


李商的詩只排到21位,夜雨寄北:

「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


葉嘉瑩(號迦陵),蒙古裔滿族人,曾任教國內南開大學,國際有名的漢學家,加拿大皇家學會中國古典文學院士,她是加拿大華裔文壇大姐,破解李商隠思謎,中英並用,四節課程每天二小時。


出席葉嘉瑩教授「破解李商隠詩謎」講座多是女士,主要是加拿大文化界,當要是喜愛李商隠的詩。


日前看到林燕妮的專欄"李商隠的迷離,年前她曾參加禪修,她真的破解了。李商隠的詩境如武術家的金鐘罩,鐡布衫,更是高高的飄在雲端,終給香港和溫哥華两位女學者解了。


離開機電署時在內聯網寫了告別書和圖中的一首詩,一位同事即時寫詩回應,我本想回郵答謝但受到干擾忘記了,把詩收錄在我寫的書中留下永遠印記。


在溫哥華唐人街社區中心看到一位長者揮毛筆寫詩,向他借來閱讀,他很高興我即時告知第一首詩名是王維寫的"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


買完唐詩一萬首書本後覺得物有所值,在東莞一間書店見到宋詞一萬首也毫不猶豫買下。

尋詩解思

日前女作家林燕妮在報紙專欄談李商隠的詩,月初她才談過六世達賴喇嘛所寫的詩,可能是她詩興的月子,如今報紙是潮流讀物,副刋作家少有談中國古典文學,詩詞歌賦更少涉及。

小學時已有古詩課文,很多都要背誦,除非特別喜愛,離開學校都忘記得一乾二淨交還老師,我算是其中少有的一個學生,部份小學背誦過的詩,班房的場景猶在眼前,哪年代看報紙是我每天返工前飲早茶的消閒,一些專欄作家舞文弄墨,引詩情懷吐納,詩的觀點和感受各有不同,曾寫信給專欄作者,因此認識新午報一位狗經版姓陳主編,他另有两個專欄用不同筆名其一是女性,化身澳門歡場交際花,初時向他討教的詩猶記得其中一句是:「我見青山多嫵媚…」,他在文章專欄化解我的質疑:「看山還是山…」,相交後受聘到他家里接聽澳門賽狗場打來的長途電話講內幕消息,他是書香世家,寫狗經教人賭外圍是生活所逼。

李商隱的詩較受女士喜愛,我寫的書因用了機電工程署作書名,出版後要交給部門審查,當天帶書回到總部的七樓,先到電力法例部和舊同事打招呼,再去人事部跟一位女主管談書的內容,書分三部份不是全部和機電署有關,她知道其中詩集全部由我寫,問我是否喜歡李商隠的詩。

最近加拿大華裔文壇大姐葉嘉瑩教授在溫哥華一間大學社區學院舉辦了一個「破解李商隠的詩謎」講座,連續四天每節兩小時,入場者一定喜愛李商隠的詩仍是女士居多。

近年較多讀詩,皆因在網頁「今人讀古詩」已抄上三百多首詩,沒有偏愛某一個古人的詩,揀選的詩要淺白和不要有生字,只有數首是李商隠所寫的詩,少年時有寫日記,偶有寫詩在日記簿內但沒有保留,日子過後都忘記了。讀中國文學函授課程曾學過古詩的格律,厭其絆手阻腳,最後一課才執到寶,老師說詩有意境能表達情懷便可,格律可不用理會,但格式要跟隨,五言詩一句五字,七言詩一句七字,五絕五律,七絕七律,絕詩四句,律詩八句。押韻更煩瑣,沒有詩人的慧根,知道便算不去求解,把文字串成便算詩了,新詩(現代詩)相比古詩(舊詩)更能普及化,字數不論,有律無律,有韻無韻皆可,新舊合併一同剪裁,不一定要有頭巾氣或書卷氣的才子才可寫詩,似是古詩也可作新詩看。

古裝片才子佳人,才子寫詩在摺扇或手絹上送佳人討芳心,曾寫過一首新詩送給一個考進大學的女學生,她的家是家庭工廠造酒樓點心,常到她家是要修理損壞的電氣用具,做完修理工作我會多坐一會和她閒話家常,大家年齡相若都是年輕人,她沒想到我給她寫詩作禮,太神奇和開心到不得了,哪些年能上大學不是容易的事,長長的詩多是鼓勵語,稱讚她是聰明靚女是必然金句,詩沒有留下,只記得詩是分了幾段,年份一定是1970年,因每段第一句都是:「七十年代第一個夏天…」我們的過去回憶曾相似,有動有靜皆可成詩。

大時大節放長假的好日子,多會在機電署和醫院管理局的內聯網寫詩給朋友和同事們作情懷寄意節日的祝福,有時也得到回贈,最深刻是我離開機電署時,告別書寫了一首詩,一位同事在半時內寫詩回應,以我的每句詩作引句,續寫世情哲理透析生活的詩篇,技巧堪如天衣無縫,是上上的一首好詩。

 

網主 31/0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