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差不多半百之年才把我帶到人世間,小時常見她坐在窗前縫補衣服,穿針引線叫孩子代勞,她戴上老花鏡仍是不能得心應手,年齡大不只是老花眼,看不清楚有白內障,今次我縫補穿窿褲回憶哪些年,有一樣我仍是學不到,就是用口咬斷綫頭。線轆用來造玻璃線放風箏,放到天上成線刀,割斷別人的風箏線成了斷線風箏,沒有炫「富」的條件,褲子背後的小故事。


「眼前男女把褲脫,小姐看書不在乎」, 世界解除下裳日(脫褲)宣示環保,除了香港有待思想解放,環球各大城市包括國內的潮人樂活者,都在地車上脫。


這條萍果牛仔褲買了20多年,如今少穿了。


萍果牛仔褲和蘋果手機風馬牛不相及,同叫果都是不能食入口。

「萍水相逢,果報回憶」,穿了很多年萍果牛仔褲和萍果牛仔西
褲,回報了青春的回憶。


近年愛穿多袋牛仔褲,有如貼身雜物袋上街方便,雨傘,水瓶,頸巾,手套,購物袋和書本等都可各歸其位。


牛仔褲的拉錬柄斷了,雖然寛衣解褲自己來,有時急不及待話來就來,補完穿窿褲袋,打算乘勝追擊,早前文章寫過閹鞋記,找到零件今次要為拉錬動手術。


一圖散出牛仔褲的風采,5位上街的女士都同穿藍色牛仔褲。

連結相關文頁;
穿裙可着褲(23/05/2010)

炫褲小記

褲袋穿窿漏財氣,民間俗話:「終須有日龍穿鳳,唔通日日褲穿窿。」我是男人一定穿褲不著裙,不是生於「褲」貴人家,穿上的褲子不一定是新買來,接手兄長的舊衣褲是低下層家庭的必然生活模式,少年快高長大,買時加大尺碼和預埋縮水,此消彼長很快也不合穿,穿上兄長的二手衫褲不會是衣衫襤褸,到農曆新年衣褲鞋襪必是新買。狗瘦豬人羞,孩子新年穿舊衣太寒酸,也和新年的除舊迎新,新春大吉的風俗不配對,同樓租客有些較我家更窮,也給孩子買新衣過年,大人只是剪頭髮討頭彩衣服都是舊的,我較上一輩更節儉和環保,人大了過農曆新年身上一切依舊頭髮也不立新。

拿起針線補褲袋,褲子穿了多年只用作出街,春夏秋冬不轉換,只是和另一條同款褲交替,已超過一千零一日只是不過夜,近年穿針引線多是補穿窿襪和甩鈕,買褲不講究牌子,首要是多袋子且必要深和闊,現今這條褲有袋子7個,上街時各司其職,穿洞的哪個袋放錢包,其它放紙巾,手帕,整天逛街多隨身帶雨傘,小水瓶,有閒情帶書同行,冬天袋手套和頸巾,式式俱備似乸型。

 返工要帶針線盒不由你不信,政府部門技工級要穿工衣,焚化爐工作全部要穿上,且是衣連褲一件頭的蛤乸衣,醫院組督察和一級監工不用穿工衣,工衣上身織有機電署標記的便服,焚化爐環境惡劣工衣常破損,更衣室常見同事提針引線修破爛,福利改善政府代員工洗工衣,每星期收集交到中央洗衣房,自已洗可申請免稅津貼,焚化爐的工衣臭不可抑,私家洗衣店不接單,我家有洗衣機也不洗工衣,廠內燒垃圾發電有大量熱水,用的是公家時間,沒有同事在放工後仍留在廠內洗工衣,當更的同事會把家裡的污衣帶回廠洗,在丟棄的家居廢物中找到舊洗衣機放在爐房,烘乾才帶回家,為員工洗工衣是德政,大毛病是衫鈕常見破裂或無故消失。

名牌衣著配合到體型和個人風采如天衣無縫蓋身上,但只有模特兒才俱大將之材,牛仔褲的流行有世紀的歷史光彩,款式中性一褲男女可共用,除非是求職面試否則衣不稱身不用理會旁人說三道四,也穿過牛仔褲多年,當年沒想到破爛的還可以穿上街,街邊的補衣檔不修補破損牛仔褲。

首穿的名牌牛仔褲是白色利華氏Levi’s,後來在收音機廠工作跟著大佬大姐,萍果牌Texwood才是潮青的炫褲,收音機修理員月薪200元,買一條萍果牛仔褲40元,只有旺角彌敦道龍鳳酒樓隔鄰的永茂百貨公司有售,同是白色穿萍果牌質地較為柔順,我更喜愛萍果牛仔西褲,不用牛仔布料製造,我腳長無肚腩,穿上了是貼身享受有型有格,牛仔西褲只行銷了幾年沒再生產,圖片中的萍果牛仔褲買了20多年但少有穿上,改穿多袋的牛仔褲,牌子對我來說是浮生夢中的一抹霞彩炫褲的小故事。

網主 23/09/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