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嶽蝦蛟山,是我少年到今天上過的茶樓才首次遇到,不是買4送1,多一隻自然多一份錢錢,


香港將軍澳一間茶樓蝦蛟和燒賣可以選取2隻或4隻一籠,蝦蛟似蝦丸,少吃多滋味,义燒飽似是上海菜肉飽,有得吃就算。


我的一盅兩件勁薑雞飽仔和五嶽蝦蛟山。


用枱面電磁爐自行泡茶一定水滾茶靚,碟內茶葉用不完可帶回家再泡。


低頭看杯中茶燈光倒影竟泛出如天上星河,滄茫宇宙誰主運轉。


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一盅兩件早茶也蘊藏人生寓意。


門口打開分分鐘都要搵生意,溫哥華一間四川食府用廣東模式飲茶開拓早市,所用的茶盅另一格調,有水無水一目了然,葉水分隔入杯見水不見茶渣。


溫哥華飲茶枱面沒有圖中的洗杯盅,但有紙巾一張附送,客人可作乾洗用。

連結相關文頁;

飲早茶(16/09/2011)

尖東飲早茶

一日之計在於晨,無早餐不歡,戰後才出世是香港第一代的幸福少年,從沒遭遇過一日三餐無著落,甚至有很長時間一日有四餐多了下午3點3。早餐雖是四餐的頭啖湯,我食得隨和無求多花款,也沒定下早餐儉晚餐富,專家說早餐是一日動力之始不可不吃,我更吃得可人不在家吃,也不會返到辦公室內或在員工飯堂開餐,得到更多一日的起動力是早餐必歎報紙,在溫哥華也照行此早餐路。

早前在溫哥華一間叫尖東茶樓飲早茶有驚喜,如果沒有會員卡打折埋單這是溫哥華最貴的港式品茗茶樓,水滾茶靚是小時跟父親上茶樓的頭啖茶,這間尖東保證到一定水滾茶靚,泡茶全是自己一手一腳,自己玩功夫茶也可以,枱上工具一應俱全,酒樓主打是火鍋,枱中嵌有一個電磁爐,服務員送上你指定的茶葉放在小碟子,一個金屬水壼盛了熱水,開上電掣茶客自己打點一齊,用私伙茶葉熱身泡水多少次悉從尊便,堅持懷舊特色,茶沖在焗盅內,煲水自沖茶是另一種飲早茶的文化。

酒樓雖是香港模式,是我初始上茶樓到今天怪哉竟不賣义燒飽,並非廚師不識造,消量低沒成本效益,雖然我多數要吃义燒飽,也不會無此飽不歡拍枱離座,叫了一籠蝦蛟,竟是五隻聚一籠,成了五嶽蝦蛟山,羊毛出在客身上,五隻一定貴過四隻,香噴噴透出海鮮味,不斤斤計較據案大嚼,一盅两件要雙翼齊飛,另一點心叫了雞飽仔,全名是勁薑雞飽仔,又不是四川,好好味雞飽仔無端端加勁辡是欲蓋彌彰,餡料不須用心打理,他朝有日所有食入口的都會有辡相隨,舌尖麻了吃不出原味。

網主 07/10/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