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9日是聯合國定為首屆廁所日,同是無綫電視生日,放入廁所隨污逐流也應景,昨天無綫電視發出封殺今,禁止一傳媒集團記者(包括蘋果日報)入城和不准藝員接受訪問,這才是寒蟬效應。


日落黃昏又逢君,還你本位又不是燉冬菇,職場內包括政府部門「左右大局」都是你老板,李慧玲首晚在老地方和商台聽眾交流,萬語千言都是李慧玲的真我流露,多年所聽的烽煙節目,李慧玲和香港電台前主持張笑容都能做到包容兼聽,客觀持平。


两間視頻媒體同說社民連用吊雞車在無綫台慶日門外掛出的是"對聯",這是輓聯,"置之死地而後生"。


網民在無綫電視城外撒溪錢賀無綫台慶,紅白二事一併做,唔見棺材尚未到壽終正寢。


叫人在無綫電視台慶日熄機太強人所難,這星期看無綫,隨時有錢從電視飄出來入你袋。收視率高無綫電視會捐錢給社福機構,善財難捨,貧窮佈施難,當晚我有開機看無綫。

收音機電視機

電視和電台風雲一併上,看似小事實蘊藏風暴漣漪,無綫電視經營46年,節目質素每況愈下,但對手不濟,很多港人在家必須有電視同行才不覺寂寥,多年習慣不轉台,今天不付錢已無台可轉,亞視真的是等「收皮」,稍後將有两個新免費電視台啟播,節目內容不奢望,這两間電視台自己都有收費台,給你好看不付錢的節目是跟自己倒米,搭舊豬頭骨已算交待,有意開拓電視文化新里程的香港電視又不獲發牌,王維基已打算司法覆核,東涌一居民已申請法援先飲頭啖湯,近期有傳媒爆出黃老板北上期間酒店內不文女下屬。繪聲繪影下王維基大發雷霆指對方抹黑,涉及個人操守一定要來個水落石出更甚於電視牌,香港電視不開台要維持其招牌神話不易了。

2013 年11月19日是聯合國定為首屆廁所日傳媒欠報導,大道在屎尿中,當日剛是無綫電視開台46年的耀武揚威日,有網民早前已發起當天熄機不睇電視,抵制無綫電視一台獨大,呼籲同路人到電視台踩場,視頻所見電視台外有人擺路祭開喪,撒溪錢,輓聯和死人白燈籠高高的掛在牌樓上,領軍者是社民連老大梁國雄議員,這一幕尚未做足,沒人擔幡買水,跳火盆,道師破地獄,跟著把電視城火化灰丟到大海。

擺明車馬捨命護主的藝員陳伯祥誓言若收視跌到得三點(以亞視收視率作參數),台慶夜他表演完畢後會屈膝跪地叭回家,風頭火勢下無綫也感不妙,揚言若收視去到30點,會捐出300萬元給本港七間社福機構,其中一間受助的機構明愛相關部門主管發電郵通知下屬,睇錢份上當晚要看無綫,有員工告知傳媒感受壓力。

電視關機日早上聽商業電台烽煙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主持人不是李慧玲而是其老板前無綫總裁陳志雲年前過檔到商業電台,李慧玲給調回黃昏的節目「左右大局」,她憤言是商台「黑箱作業」,事前無商討,星期五早上節目完後陳志雲通知她星期一早上不用幹,返璞歸真回到黃昏,當天下午有記者會著她出席,李慧玲拒之,電郵問老板說不同意調職可以嗎?陳志雲回電郵不接受會被炒魷,李慧玲覺受恐嚇放工後哭了一場,她說在商台工作了8年,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只是目前不是適當時機,要讓公正的發聲平台有後繼人才退。陳志雲在傳媒前展視他和李慧玲的往還電郵,看英文用中文解都無恫嚇成份,逆老板派工作等於毁約炒魷難免。

鄭經翰和黃毓民都是烽煙節目的上佳主持,離開商台也是和老板俞琤有拗撬,李惠玲當了主持表現更勝兩人,香港電台也無人能及,有認為商台是為了申請續牌作寒蟬效應,若商台要李惠玲辭工也毋須這麼支整,對其單單打打,指桑駕槐不用畫公仔畫出腸伙記也知不妙了,看不出商台會因一個李慧玲續不到牌,成本效益下商台早前已聲明不加大投資採用數碼廣播,這才是給政府一個藉口。

無綫台慶夜我沒有熄機,節目看了幾分鐘再轉到新聞台,陳伯祥知道收視達標,電台訪問他仍是一式樣似無綫高層趾高氣揚的心底話,「不喜歡看就轉台」,這句話多年前已由當時的高層劉天賜先出於口,數十年前做修理電視工時已提議客戶要多轉台,德國製造的黑白電視機用按鈕制的共有8粒,其中六粒按鈕我把它調較到麗的(今亞視)中英台,第一粒是麗的電視中文台,由於我是修理壞機,說無綫電視台電波太強,要先開了麗的電視才可轉台,如今麗的消失,亞視也走不甩。

收音機伴我成長到今天,天天都有開著聽,小時住的地方已有有綫(麗的呼聲)和無綫(香港電台)廣播都是要交費的,打了近30年政府工,只有最尾的年半在電力法例部工作坐在寫字樓內不方便聽收音機,工作於九龍醫院時,我在寫字樓更把收音機開得大大聲,下屬無投訴,老板來到自覺要收聲,他可以左右大局隨時把我調職。看陳伯祥和陳慧玲對工作核心價值各有觀點,也打過公私營公司體驗過,"你好我好大家好,做工要有譜,你過得骨老板都要過骨",「勤力不努力,聽話不聽教,用心不盡心。」埋到單也就算了。

網主 22/1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