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亞裔男子請檔主寫揮春,他不懂英文和中文,「英頓(妻子名),馬妮亞雯(女名),亞巴爹文(子名)」,寫成後跟檔主學用中文講,過路者望文不能作解,中國揮春風俗他鄉情。


用錢買手寫揮春太不乏人,揮春內文也隨潮流漂,「艷麗青麗」女人至愛,「添丁發財」是孖寶,但只在我小時的揮春檔才見到。看揮春,講年風, 年晚配對各有心水。


飲早茶買了兩份報紙,香港報7元,內地報3元,港報附送財神到年畫,「門迎春夏秋冬福,戶接東南西北財」,對本地零售行業內地人是財神。


區議員揮春街檔引來隊龍,街坊可自創揮春內文,書法家即席揮毫不收分文。


土瓜灣區議員揮春街檔,還加送利是封和月曆。


錢換錢把新鈔變作利是錢,銀行門外也有人龍,歲晚街景歡樂昇平。


煎堆,油角內有餡價錢較貴,若非老香港可能不知糖環是甚麼。


紅牀放街上,未聞綺籮香,曲奇躺窗內,等君把苞開。


迎春大吉懼風寒,膠袋化作芙蓉帳。,


書店和報攤最紅是馬年運程書,策馬揚鞭靠自己,馬到功成展翅飛。


以前酒樓都行歲晚收爐制,如今不休還延長營業時間,在內打工的年尾更要馬不停蹄跨到馬年。

年晚配對

工餘進修班大門入門處貼有告示蛇宴不設在校內,秋風起了多時已步入寒冬,郊野不會見到蛇踪,踩到芋莢也不會誤為蛇,過年後蛇宴湮沒。看日曆今天是謝灶日,做官先飲頭啖湯,民間在明天才謝灶,水上人家在後天,再過一星期蛇把手交給馬上任又是新一年。

這幾天街上新多了兩條人龍點綴著挨年近晚的氣氛,隊群中不見有說國語人,銀行發新鈔給市民用作封利是,愛國銀行立根香港,一些銀行有找換人民幣和提款機可提取人民幣都沒打算用新鈔人仔向內地人招手,發新鈔封利是是香港多年的歲暮特色,另一條人龍是排隊攞免費揮春,幾乎區區都有此挨年近晚的街景,揮春街站是區議員回饋選民年頭年尾都記著你。

新年貼揮春全球華人都樂愛此傳統,四字一句鏗鏘有聲,好意頭又就手,小時的年代揮春要付錢買,也不是全用墨汁書寫,有用金色粉末溶在水加酒調和,最好賣的一款是「金玉滿堂」。區議員派的是墨寶揮春又免費,較書店和紙紮店印刷品來得有品味,揮春年年換是去舊迎新的意頭,有年青人創造環保揮春,用膠片雕字可省紙,年尾時除下用水沖去一年舊垢。

不是免費的都人人愛,在灣仔街頭見有即寫即賣的揮春檔,一個南亞裔人正要求檔主寫幾張揮春,同行的女伴略懂廣東話,但也不能向檔主詳解所要求的揮春,路人搭嘴幫口,揮春是送給子女,用筆寫上其名字中文讀音便可,揮春寫好,看字不能解意,也無可能望文生義,但買者喜形於色慷付潤筆費一百港元,並用手機拍下傳送到千里家鄉的子女,也是我生活至今,首次看到非華人買揮春。

區議員街站派利是封和揮春,銀行派財神海報我也沒排隊去取,利是封用量逐年漸少,同輩的朋友和舊同事新年在街上遇到或共桌飲茶時,不會再有天真無邪的兒女相隨,我仍隨俗到長輩家中拜年,有時給利是也引起連串笑話或唏噓,莫問利是落在誰人手,未婚的不問年齡給兩封,有同居多年仍未收到喜帖者給夠四封,利是象徵循環好意頭,小時也收過不少,兒子收到的利是在他們未懂計數時可全數淘空落自己袋,今時雖然利是有出無入,也落於回報。

過年飲早茶也不計較腰間袋中利是,未過正月要有足夠利是傍身,仍記得一段給利是的奇事,那年過了年初七和一位女士共吃晚飯,以前沒在該酒樓飲過早茶,女服務員開茶上枱說聲恭喜發財我敬上利是,接著不是負責該區的服務員也走來恭喜,我出手她發財,連清潔的大嬸,傳菜的都很唐突走來給我送上祝福,所帶在身的利是不足十封,洗袋後來的一位是男廁清潔員工,我尷尬的笑著說不好意思利是已派完,利是人人愛,「年晚配對」和「晚年配對」年年的感覺不盡同,仍是開心過年上算。


網主 23/01/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