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一揮手送蛇走
策馬揚鞭不回首
春回大地日照暖
香江遍地花錦繡


花多眼亂,公園用花栽出的馬賀年,看圖片不易領悟,用筆圈出可一目了然。


本地雞完了,本地糕是知更鳥


那些年歲晚剪頭雙計,見明碼實價如閒日,打算「財/栽髮過年」,入內見人山人海退出了。


新暦年1月1日梯間公用垃圾桶最多是舊日曆,農暦年初一最多是舊地毡。


大樹也要剪髮過年。


街市也有年花檔,過年風俗處處見。


維園桃花不貴,花去誰家先問廳中如何放下。


見證世界無奇不有,錯用假馬鞭和拍錯馬屁是馬年大忌。


維園花市今夜盡,下次再來馬年尾。


在機電署任職電氣督察時,農曆新年放假前同事間都互發短信祝福,圖中是我最後的一封,两個不同組別(衛生工程部和電力法例部)同事多多,再用外聯網寄給醫管局的朋友,轉眼今天是第六個除夕夜。(歲月摧顏白髮增,相逢可能不識君)。 >>放大圖片


蘭花艷盡維園花市,得寵能養顏,數月色不滅。


哪些年報紙年初一和年初二是休息日,初三報紙檔加價一倍出售,便利店加入銷場後,售價鎖定了。


水仙有仙氣,也是家中年花的上品。

連結相關文頁,按下列圖片

 

好頭好尾又一年

蛇有蛇路,留下年中印記溜之大吉,迴轉蛇年年初一曾寫迎蛇文章,轉眼今天是歲末年三十,一年又過了,迎蛇送蛇有頭有尾,人生若未老盡,下次再寫蛇年是十二年後的事。

頭髮長長打算飛髮過年,飲過早茶步入理髮店,店子吸睛是貼出的招紙歲晚不加價,店內高朋滿座全是女賓,沒耐心等候不飛髮照過年。維園年宵花市走過一趟,看花不是買花人,師奶最有雅興,年花價平見好即買,同行的男士較為乸型,扭扭擰擰才掏腰包,好頭好尾不可當街吵架,情侶夫妻兩碼事,當年送花不嗇錢,如今買花要算錢,針拮到肉才知痛,年宵賣廁紙,紙上圖像是特首梁振英,新年流流不可玩得咁盡。

年廿八本是洗邋遢的吉日,香港又再上演活雞大屠殺,特首梁振英懂得飾詞缷責,回歸十七年,今次是第五次全城屠雞,雞有雞慘,六道輪迴成雞,世俗人擺上神枱感恩再成口腹之慾雞也做了本份,今次無辜辜給毒氣催命,身埋在堆田區成了寃魂,回到陰間奈何橋再排位,轉回塵世可能衰過做雞。

今天新聞大標題仍是過年無活雞供應,2萬多隻無辜死去的雞雞誰是兇手,堆田區的用地更買少見少,更慘是本地雞農,雞送到長沙灣批發市場和內地到港雞同在一樓內皆要殺盡,香港自家雞場正在養的雞要等21天後才可送到批發市場轉售,雞場雞分三替,三星期後嫩雞成為老雞難有客路,政府殺雞賠錢每隻38元,市價賀年雞要賣2百多元一隻,今次的雞災由港人在內地所經營的雞場引致,政府把關不力且風險意識不高,本地雞農要求政府如數賠償。

雞農早前已提出另闢批發市場,將本地雞和內地雞分隔,政府也毋須另找地方,把西環副食品批發市場改為本地雞市塲,政府遲疑不決,這個地雷是上任衛生局長所埋,當年爆發禽流感港內所有雞全殺,政府呼籲雞農和雞販把牌交回轉行,只餘下小數商販仍抱業不放,周一嶽認為經過風險評估,雞販數量下降,雞災再發生機會不大,無必要如豬一樣設中央屠宰場,若當時打鐡趁鐡,可把活雞行業劃上句號。

周一嶽認為活雞是人間美食,竹絲走地雞食到舐舐脷,香港人食雞文化非死性不改,雞上枱見紅也不下箸,要求送回廚房退紅,食家仍死雞撐飯蓋,強調活雞味鮮口感雪雞難替代。

香港人口稠密,雞販多搬到政府街市大樓,劏雞在現塲,買雞者中招是自行問責,但雞塵飛揚,路過也可能受染。市場雪雞50多元一隻,在酒樓吃過也覺可口,在家作白切雞焗泡時加調味也無瑕了,拜神者言活雞和雪藏雞都可上神枱,神靈一視同仁,溫哥華的華人過年過節都有買雞拜神,所有雞都是中央屠宰去掉雞頭,所以拜神雞是無頭的。


網主 30/01/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