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已83歲的台灣女作家於梨華曾在上世紀60年代寫過書本「雪地上的星星」,讀過此書但內容記不到了,看書名念作者,透出文字的意境與雪呼應。


正月未過尚有下雪時,太陽仍攬著南半球較多。今天溫哥華仍下雪第三天,有部份地區停電。

圖上︰雪在眼前仍阻不了晨運客。
圖下︰行人道上見到有此鹽粒,當知稍後會有大雪,得悉天氣變化,店舖老板或屋主會先在公眾行人路上灑下此溶雪鹽,加速溶化地上雪和防止結成冰層,冰層不易剷去,走在冰上易滑倒。


雪下仍有花開時,守過冬寒春又至。


雪之源是水,上善若水,客要留住。


晨運跑步的公園雪地上,足印寫出曾工作過的政府部門-機電工程署的英文縮寫EMSD,雪地上的足印成追憶。


夏天路過此蘋果樹盡見蘋果散落在行人道上化成廚餘,我每次都拾取一個帶回家,大雪蓋樹仍見蘋果硬朗挺腰的留在樹上。


雪下不會太凍,雪溶才見真寒,烏鴉也如人一樣聰明要近著暖爐,抓著發熱的電綫驅寒,街上黑白分明是烏鴉與白雪。


雪未溶盡成了冰,要穿上這類釘套才不會走路跣腳,如履薄冰不是那會事。


人有四季服,大雪時要車行順暢,買四條雪呔到車房代換上,較為簡單到店子買圖中的鐡鍊套在車輪上,或索性隨遇而安不換也不犯法。


自家門前雪不掃,會吃官司捱告,最高罰款1萬5千港元。

雪下了

娘有母愛如大地之恩,娘要打仔和天降暴雪是忍無可忍。冬季奧運會在俄羅斯索契舉行,門大開暴雪不臨,那年俄羅斯總統普京曾說過,雪對俄國無裨益,尤其對旅遊業打擊甚大,要控制其下降量甚至拒雪千里,今次可能出動新科技把雪掃把了。

大自然也有三急;風起了,雲厚了,雪滿了一定要撒下,本應到冬季奧運會錦上添花,可能場地給隠蔽老天找不到就隨意丟下。入冬時加拿大東部先中招,大城市多倫多連綿大雪數十年一遇,多處地方停電,部份鄉村斷電月餘,暴雪下一站是美國,災情和加拿大相若,亞洲日本給貼中,飄下43年最大的一場雪,賠上數十條人命,香港有幾個旅行圑趁農曆新年假期到札幌賞雪,雪祭不成大煞風景,車路不通行程受困,狼狽撤圑更要在機場過夜,乘興觀雪怒氣收場。

仁者樂山,智者樂水,勇者樂雪。香港月初氣溫絕冷,有人欲探高山雪下的雅致,走到大帽山尋雪,山頂多處結霜,氣溫零下三度,曾下小雪雨,登山者歌舞頌雪,古人踏雪尋梅,港人駕車尋雪。

北半球和南半球各有雪帶區,雪必在冬天才落,只是同叫冬季南北兩地月份不同,香港絕不會下雪,六月雪在澳洲近新西蘭地方才見。香港人外遊年輕化和普及化,電影看雪是夏蟲觀冰,旅遊浪雪和在雪地上生活的人各有感受,長住於北極的愛斯基摩人無雪不歡,雪是踏腳的實地,四季都是雪天。

首次親身體驗雪中情是數十年前的事,新春年假到日本,在東京遇到雪下,所到的旅遊區有旅遊車接載,到了川端康成所寫的書伊豆舞孃的家鄉伊豆湖,水面全給冰蓋了如一塊大鏡子,湖上的日光更吐艷,山區有斜路,司機要即時為輪胎穿上雪裝套了鐡鍊防止跣呔,雪不很大但雪量仍可在花園堆雪人。

在美國和上海都曾遇上雪下,雪景是旅遊心情加添的思情畫意,在溫哥華住過,感覺下雪不是絕對興高采烈的事兒,走在街上有如履薄冰的心歷聲感受,雪飄下如木棉花絮不覺寒凍,踏足在雪堆上行步緩慢可趁勢賞雪,雪連續降下汽車換了雪呔也不能寸進,大街大道有政府的鏟雪車巡迴除雪,橫街的小道政府任其自生自滅,私家車內都放有雪鏟,當車輪陷入雪氹時導至車輪空轉而寸步難行,要下車用鏟把周邊的雪清除讓車輪能壓到實地上,入屋的自來水或排水管結了冰,要等回暖才能使用,睡前要扭開水龍頭才可免除冰患。

各家要自清門前雪,屋前的公眾行人道屋主不清理會遭檢控,下雪前要在行人道上撒鹽令雪加速溶解,若底雪成了冰,用鏟子也不能清掉,路有小斜走過時很容易滑腳跌到,嚴重的會骨折,雪下時少人出街。高速公路政府更要撒鹽,路面結了冰車駛過隨時跣呔四輪朝天,正月未過仍有可能雪下。

上世紀70年代曾讀過台灣女作家於梨華寫的書「雪地上的星星」,字裡行文是雪的夢和心靈的詩頌,瑞雪亮照人生。雪的原體是水,上善若水,那年炎炎夏日住於無冷氣和冰箱的樓宇內悅讀此書也覺遍體生涼,當時年紀小沒大想頭要越洋或北上尋雪,食雪條,雪條和街上小販的紅豆冰尖舌上的口福也有所得所受。

網主 25/02/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