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花喚起妳名字,竟忘記妳的影子。


花兒不像人,人更不像花無花假,口花花食西蘭花未至摧花,花展中用相機拍花不少是銀髮族,花花世界輸在起跑線,臨老入花叢,夕陽無限好,找回花影留像。 我影的花相也不少,未能打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金科玉律。


大炮鏡頭對小花,真刀真槍莫刁架。


同是天涯一色花,小圖是溫哥華的花。


花是真時人是假,假作真時花亦假。


女士拾取落地的木棉花,惜花/識花異曲同弓,葬花/曬花不盡同。



樹上花地上看,木棉花樹高不可攀。


看花莫忘裁花人,街上花的守護神。


難為路邊花,旁有車噴廢氣,後有垃圾桶臭味,全靠花香蓋了它。


樹上花樹上看,洋紫荊香港遍地可見。


刺桐樹開花是唱紅,人間三月天的點綴。

花飄香城

年宵花市過了月餘,朋友買的迎春蘭花姿色未減,參觀維多利亞公園的花卉展覽只看不買,回歸後特區政府要打造新時代地區文化,年年辦花展今年是第15屆,香港在2012年給英國經濟學人媒體評選為世界最宜居住城市(但2013和2014竟絕跡入圍榜),得分最高的其中一項是綠化帶的伸延,郊野公園和濕地公園是花草樹木的櫥窗,維港两岸傍山,樹和花屢見,旺區無大面積的發展空間都改成小公園,街頭公園的面積有小至於一間茶餐廰,內設座椅,無樹必有花圃,不靠自然生長,栽種工作外判,後天培養刻意打理扮靚必美輪美奐,花兒不會落地成根久生,花姿由花工擺佈,同一地多花款四季盡不同,唯獨樹上花才蘊藏天然美,洋紫荊和木棉花在春暮盡吐艷。

花展前天已落幕,不是假期天也有很多賞花人,展出的並不單是港花,配對自由行入場的國內客,祖國花是主賓,連同國際花共展超過數十萬株,地區有自己的名花引客,我們為看絕靚櫻花才到日本,沒有外地遊客會為看梅花或桃花到中國旅行,上百萬的一株蘭花只有中國才開得起。

花展最能集中攝影愛好者展示其藝術才華的場所,專業器材貼花臉而照,玲瓏剔透走入影像世界,用智能手機傳給仍在辦公室的朋友好令大家羡慕,花展的花唔靚唔擺,花擺放還要加添韻味,少女多走到花前共拍,揸機男人也心照,花兒不像人,人更不像花無花假。

花花世界無奇不怪,樹上花地上看,花展公園看,交際花夜場看,網上花手機看,沒有種花的嗜好,但手機拍花的圖片不少,拍花不離樹,樹不開花實不知其名,木棉花高挺,紅花掛上才識其艷,花落道上才覺春快斷,通街都是洋紫荊樹,若非花開添顏色,路過看之是一棵大碌木,所以女士要穿名牌打妝,日夜四季都是花枝招展才能矚目。

男女看花落差很大,男人買花必有所圖,女人多把自己化成花影,悲慼感懷說花謝,惺惺相惜同相憐。用花喻美女詩詞不絕,十居其九都是情懷實據,今人不用這一套,上茶樓,到店子,凡女士皆稱靚女,人人受落,女人處於不同年齡有不同的美,花近高齡傷客心,爭奇鬥艷會適得其反,輕妝打俏上路可實至名歸。

住處街頭常見垃圾桶滿溢,廚餘漏出帶腥,但有路邊花圃照起,花香可掩臭味,聞過之花香最濃是曇花,生活多年只遇上两次,一次在寺院裡,另一次是上門做修理工作時,戶主特別叫我到露台賞花,花兒昨夜開蓬門,她和花有約不眠。工作了十三年的九龍醫院是市區大花園,鄰近的眼科醫院也是我當時為電氣督察的工作範圍,工作路上四季皆有時花看,哪年也寫過花詩;「春夏秋冬來,花有各自開,落花閒常事,當紅逗君採。」,申請調職離開九龍醫院當日再押上一首花詩送給院友和同事;「………..院內花草本平常,載入感情太神傷,來日花落君誰惜,盤根老樹自悲涼。」

網主 18/03/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