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鍾期榮和胡鴻烈夫婦被選為感動中國十大人物。


模範教育夫妻共同理念,鍾期榮和胡鴻烈百年樹仁雁過留聲。


1988年港英政府要求所有大學和大專院校向香港大學體齊四年制轉三年和英國學制掛鈎,學生抗議不成,一校愕愕只有鍾期榮的樹仁大學不轉,回歸後特區政府把三年制反璞回四年,香港大學也不能例外。


鍾期榮和胡鴻烈青春的哪些年。


鍾期榮晚年坐上輪椅仍不忘樹人教學。

懷念女教育家鍾期榮

香港近代最偉大教育家鍾期榮當之無愧,百年樹人她和丈夫胡鴻烈不惜傾家蕩產創立一所私立大學,月初離世終年93歲,昨天舉殯辭靈到者不乏桃李滿門眾學生,松柏高齡,立己樹仁,終生不倦,好上路往生到淨土。

有親友從事教育工作,雖不是樹仁大學畢業生,但對鍾期榮當年不受利誘和不怕抹黑,抗拒港英殖民教育跟隨祖家大不列顛把全港大學學制一鎚定音改為三年,讚其有氣魄和慧眼堅守教學底線,當年龍頭大學香港大學是三年制,其它中大,科大,城大和理大等是官校跟著港大制式也合情理,浸大,嶺南尚未升格為大學當然要隨波逐流。

朝四暮三,去三歸四是近二十年香港中學和大學的亂章,今撥亂反正由三年改為四年,行了百多年三年大學制式的香港大學,拖埋其它大學落水四改三,回歸後香港教育新里程,應對前年新高中學制的開始,大學全部轉回四年制,唯獨樹仁大學能一校愕愕貫徹始終。

鍾期榮的出生和成長到出嫁都可養尊處優,她是滿清亡後首批正式在洋學堂接受漢語和外語教育的學生,武漢大學法律系畢後放洋到法國深造成為博士,獲委任為中國首位女法官,其夫胡鴻烈是香港執業大律師和立法局議員,夫婦家財豐厚,沒打算用錢搵錢易賺快錢之心,二人共一崇高理想樹人辦學,把全部數億家產傾盡辦了一所大學,為免干預不受政府資助,拒絕四改三,辦一所優質大學如虎山行,當年其它大專;浸會有宗教圑體支持,嶺南和珠海都是國內的香港分校,國民黨敗走大陸到台灣,這两所大學都有避難到香港的國民黨資金支撐,學位得到台灣教育部承認,位於旺角的德明中學和大同中學,中學畢業生可升讀當時位於旺角亞皆老街的珠海書院或升讀台灣大學,唯獨樹仁大學靠食老本,學生要付足全費還要靠家長和市民口碑。

雖無入過大學,但當年我讀於大同夜中學,執教的老師有來自仍讀浸會大學的學生,其中一位是首屆浸會傳理系生,日校中學生讀完預科考大學最少18歲,讀夜中學的我是大超齡生,若讀埋預科快30歲人了,日間工作才是正選,還有優選是拍施,工餘讀書是次選,讀私立大學是天方夜譚。由於要常到珠海書院更換光管和修理電器,有時坐下當旁聽生。

知道鍾期榮不是她所辦的大學,只是曾是她的讀者,很多時在報紙上讀到她的專欄文章,她在星島晚報有一個專欄寫青少年的成長和品格行為,我看的是刋於華僑日報的專稿,其後結集成書,書名是「是否應嚴懲阿飛?」,潮流社會文學,阿飛是當年行為踩界的青少年代稱,近似流氓,站街吸煙,有時粗言穢語向著路過的少女吹口哨或刻意作出不雅手勢和動作,進一步的惡行是爛仔,出刀動拳互毆,犯法成為黑社會打手。當時有一首相關粵語流行歌叫「飛哥跌落坑渠」。哪些年教仔不離打,阿飛難教最好收監以儆效尤,接著鍾期榮寫了另一本書「香港教育與青年問題」,當時樹仁學院剛開辦,2007年她和丈夫獲選為感動中國十大人物。

網主 27/03/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