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台經理陳靜孄和李慧玲合掌不言心中各有打算,十年烽煙節目,「左右大局」改名為「人民大道中」,明天星期一首播,黃永回巢舞當年商台風。


伴我成長的四個電台,1香港電台,2商業電台,3澳門綠邨電台,4麗的呼聲。曾寫信到商台由黃杏華主持的點唱節目「一曲寄心聲」,除了點唱還索取曲詞,點的播的都是中文曲,而節目的開場和結尾竟是播一首英文歌「Only You」,拿著歌詞跟唱不同類型的歌。


鄭經翰被收聲也是因主持烽煙節目「風波裡的茶杯」,節目後改為「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至今。1998年鄭返商台上班,給持刀男子襲擊倒卧街頭。


香港首部講述播音歷史是李平富所寫的書「我的身歷聲」,香港唯一有線收費電台「麗的呼聲」,他由開台做到結束服務34年。


香港電台昔日情懷是70年代在大會堂超短波身歷聲試播,飄入兩隻耳朵的聲音竟是調子輕快韻律分明。

香港身歷聲

身歷聲是兩聲軌入耳的美妙樂曲,花言巧語左右耳都啱聽,五觀端正必有兩集耳朵,左右逢源,左耳聽善語,右耳聽惡言,君子相分不出惡言是商業電台炒李慧玲的封嘴金句。李慧玲雖無出惡言,自覺理直氣壯仍在虛擬網絡世界口誅筆伐。商台是烽煙台,火過之後殘屑仍冒煙,播出了十年曾由李慧玲主持的黃昏烽煙節目「左右大局」終於拆局,改為「人民大道中」,前商台策劃總監黃永回巢,原本主持黃潔慧調到早上。當年名嘴鄭經翰所主持的「風波裡的茶杯」給炒魷魚後,商台接著把節目改為「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至今,被喻為10點前特首的鄭經翰另起爐灶自辦電台也鎩羽而歸。

在溫哥華認識一位曾在麗的呼聲工作了34年的播音員李平富,他寫了香港首本有關廣播歷史的書「我的身歷聲」,聽他講和翻看此書令我回憶到小時聽收音機的童年夢,當時原子粒收音機不普及,全是座台胆機和麗的呼聲木箱機,我還以為有真人在箱內,晚上聽過鬼故「夜半奇談」寧在牀賴尿也不敢獨自到廚房小便。今天在明報的副刊讀到香港播音名宿張圭陽的文章「廣播夢」,他剛參觀過在原地舊址重新建成20多層的「廣東廣播中心」,提及香港電台申請撥款重建過不了行會,他希望新港台建一個廣播歷史博物館,他在廣東廣播中心看到1930年電台用的鋼絲帶錄音機,聽了也覺神奇。

收音機於我相當於今天年輕人的手機,小時住於多戶人家的唐樓,有麗的呼聲(要拉線入屋)和電台收音機(無綫),播音員帶領我們走到白日夢的世界,大人小孩都坐於機旁,屏息以待下一節的劇情如何發展,麗的有呼聲也有映聲,家電三寶;電視,雪櫃和電飯煲,望穿秋水才等到無綫電視開台可看到免費電視。聽收音機也要收牌費每年10元。在此也畧說香港人聽收音機的歷程,一部收音機可收很多電台頻道,香港電台和商業電各只有中文和英文,港人視野廣,不滿足聽香港的電台,還在天台架上天綫,中波收音機的天綫很簡單,只是一條多蕊銅綫用两枝晾衫竹豎高,便可接收到內地電台和澳門綠邨電台,在屋內要裝一個分離掣,打雷時要關上防止引雷入屋。香港廣播之父李我任職內地電台是香港人偶像。

香港的三間商業電台(DBS, 新城和商台)競爭激烈,商台營運牌照後年到期,有人提議要政府附加續約條件要商台加添數碼廣播,幾年前香港開設數碼頻道,益了鄭經翰本打算開台用中波廣播後可轉為數碼,雄濤未為鄭經翰創出雄圖大業,開台幾年食晒老本,亦是老板亦是打工的鄭經翰離任。當時數碼廣播制式商台己表明硬體不與時並進,政府無意取締傳統廣播,所以不構成商台續牌的魔呪。

當年可聽到的港台,商台和麗的共有六個台,不懂英文實只得三個台,今天一個香港電台連同數碼台近十個,DBC有6個台,商台3個,新城5個,一天的時間能聽到幾多台,數碼台更可數字化,機面出文字和圖像幾許人關注。我較好彩工作和生活都有閒情,在公私職場都可在工作期間開著收音機,也在收音機廠當過修理員,更要專注收音機。那年香港的生活身歷聲是左派和右派的激進言論。「一曲寄心聲」是商業電台黃昏5:00的聽眾點唱節目,寫信給節目主持人黃杏華點唱歌曲,也可寄一個貼有郵票的回首信封索取一些喜愛的歌曲,黃杏華把曲詞寄回聽眾,拿著歌紙聽喜愛的歌,我也寫信取了幾首,其中一首是張露所唱「小小羊兒要回家」。

網主 06/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