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季課程完,才知春歸去,初夏又來臨,樂在人生多學習,班房更是連理枝。


雖然在政府工作多年,被安排有證書的課程全在九龍醫院的13年,全在日間上課,有些課程包午膳,晚飯海鮮宴。另一個特別的技術認知體驗是兩晚通宵分別在觀塘和銅鑼灣地鐵站內的高壓電掣房,了解地鐵員工如何保養高壓電掣,眼光光捱了整晚早上仍要如上返工。學過的課程有吊船,升降機和醫療廢物處理等,最實用是倉頡課程,今天還用得上寫這個網頁。
圖片的證書沒有光環只是電氣督察客串技工到美國(A-dec公司)學習修理牙椅,公帑學習兼備旅遊吃口喝玩樂,打到這份工還有何求,才知春歸去--Remind me of you?


不是讀書郎上課不用帶書包,三寶已足夠,九因歌乘數表和ABC君還記得否,還有機電署標記的筆,書寫筆了情。


班房很多80後同學仔,傳承獅子山精神,工餘還上學進修,要十點鐘才放學。近期一套電影「還我香港」,一夜之間香港沒有了誰說的。七年前曾坐在此課室,如今上的是進階班。


「終身學習」是機電工程署的核心價值,但我在電力法例部的經歷是「滄海一聲笑」。
>>放大圖片

才知春歸去

雨絲綿綿濕漉漉,太陽春光乍洩給烏雲遮遮掩掩,夜半春雷唬響,近日陽光普照,晚間上課導師說是最後一課,出席率若超過八成,交十元可得一紙合格證明書,洛陽紙貴取證書者人少,春季課程完結離開校門時才知春歸去,也沒有失落,春夏秋冬四季轉,接著報讀了初夏課程。

浮生踏步很多是冤枉路, 學問和知識對我來說在那很遙遠的地方,這個工餘進修班十時才放學,共報讀了兩個不同課程,另一課程電腦網購由七時十五上課至十時十五分只得四堂早早讀完,全班滿座,超過一半是女的,我是最年長的一男,對齡入座本應要讀耆英班,但沒有相關課程,只能不自量力做陪讀生,也抱著學得幾多得幾多,課程完後所學不明又不悟,幸好未至全軍盡墨,成本效益學費平埋單除笨有精,班中年青人的學習風氣,傳承獅子山精神,追回我的青春夢。

社會進步學歷要求高,大學幾淪為小兒科,專而要博,班中同學仔日間全有工作,拖著疲累的體軀聽課仍沒打瞌睡,工餘上課我也試過很多年,讀夜中學時星期一至五晚晚上課,由七時到十時,一年三次考試,一班40多人。

一些短期課程也讀了很多,興趣班近年參加過機電工程署康樂組所舉辦的舞蹈班,中樂班和氣功班,上課地點在現今的九龍灣總部和土瓜灣支部,全部都要交學費,無場租負擔所以學費平。

機電工程署卧虎藏龍,舞蹈班男女導師是外間聘請,其他是身懷絕技在不同部門工作的同事,其中教氣功的同事有大師級的能量,也是我所曾讀過的課程唯一中途退出,教氣功的同事講述他學氣功的經歷,他曾患上絕症但沒有放棄生命,跟人學氣功頓悟心法,減藥自創療程,上世紀80年代氣功學習很流行,是另類自然療法和養生延年,掌握到同事氣功師的畫龍點睛竅門,沒有口訣,上了幾節課在家練習時,屏息放鬆,節奏吞吐呼吸,體內暖流隨血脈奔騰,感覺軀體分離,靈魂彈出,身體上飄,超凡脫俗樂而不知歸路,幾次都是孩子打拍我才回魂,不敢再學下去,未知會否「走火入魔」。

香港有很多工餘增值課程,以工聯會的課程種類最多,用五花八門說之不為過,在不同區也上過課,導師很稱職,與同學仔亦師亦友無所不談,我這個網頁也是上了初級班才能攪成,雖然不算精進也不專業,文字,圖片,影片,音樂,動畫和連結都齊全了,仍久缺美化和創意。

完結了的春季課程是網頁進階班, 第一天上課走進課室,初級班上完才到進階班,一位同學上完初級班沒離開課室,同是一位導師以為他不走是要問剛才他所教的課程不明處,同學解釋他是一併報讀了初級班和進階班,春天才是讀書天,春季課程此同學仔要打孭拼上。

另一個網購課程幾乎所有同學明白理論而在家中做不出效果,這非導師之過,最後一課時一位女同學問接著來臨的初夏課程同一地同一班房,可否不用繳交學費做旁聽生?導師幽默回答;他自己也不肯定再否受聘,教工餘班多年,從不點名數人頭,也不認人誰是真學生,多一個唔多,少一個唔少,也試過有情侶拍著拖上課,只交一人學費,另一半是吃霸王課,此時班中笑聲齊爆。

網主 12/04/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