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誕


長洲是道場,高官著飄色,特區是道場,不離貪嗔痴,塵世是道場,生老病死故。哪些年在長洲看過出會飄色和攀包山,曾在島上露營,初窺夜空星羅棋佈,不可思議處,村民夜不閉戶,門大開不會有賊來。


佛誕前一晚在深圳吃自助素食餐,每位75港元,食在香港150元(連加一服務費),溫哥華自助素食店難以經營無一間能活在。買了一份晚報人民幤2元,在外吃飯看晚報是數十年前在香江的事兒。


多年來進入過不同的自助餐店子,深圳這間素食店是唯一標名浪費食物要罰錢。


在深圳福田西西弗書店買了書,下一層翠華茶餐廳剛開幕,吃了一碟羅漢齋炒麵43元人民幣埋單。


昨天佛誕,隨喜吃素一天,早餐也是一盅两件還有素义燒包,忘記此飯的名稱。


午餐吃即食碗麵,吃過多款素食即食麵,以這款香港製造最踏實,因可以見到真身的粟米和豆類,真的走不了,吃時有口感。


晚餐的素食甚簡單,食得是福,毋須大魚大肉,持素一天很簡單。


只有近唐人街的麥當勞才有素漢堡包,套餐53港元,美國和加拿大的麥記,可樂或其它汽水任你自斟自飲,可樂良朋千杯少。


另一間在溫哥華的大連鎖快餐店出售的素漢堡餐49港元,其咖啡較麥記香,主力在用真杯盛載。


溫哥華不同類型的店子多在星期二有特價促銷,這個素披薩餐21港元,其它日子29元。


星島日報採訪主任寫的專欄「食素大晒」可圈可點,食肉非原罪,不賣素非錯,太興飲食集團收到此投訴信也不會輕視,因提及翠華也有素餐供應。


素色可餐,一樣米食幾百樣人,華人慣於認定持素者必和宗教信仰有關,但歐美人持素者是另類素質,國內也有相關組織。


前晚光顧的深圳自助素食店年前在取食盆旁放有此溫馨提示,此時無聲勝有聲。

昨天食素

昨天食素不是今天斷纜不食,看文題以為我是持素者,覺今是而昨非。對任何食物無過敏症,也暫無健康問題要戒口,常抱感恩心吃得是福,枱上任何類食品;鹹魚青菜或山珍海醋都覺可口,不食牛肉多年,和友輩吃飯見牛肉上枱也不以為然,干炒牛河吃河粉,大跣雞炆牛白腩吃雞不吃腩。

昨天佛誕是回歸後才定為公眾假期,隨緣昨天吃素,平常也偶有吃素。香港,深圳和溫哥華的素食店很多間曾光顧過,家中存放的即食碗麵是素食,上月讀到星島日報總採訪主任靳清松的一篇文章「素食大晒」,以為他不滿食素者的偏激行為,一般華人心目中素食者多是佛教徒,歐美一些素食者是要求生命平等,反對穿皮草大衣和殺生,並定每年11月25日為國際素食日,靳清松的文章是反映有網民向太興飲食集圑投訴不賣素食,不知這位投訢客為何走入太興要食素,此人可能是激素主意者,炒青菜也是素食,出家人可放心,當今酒樓不用豬油,早前也光顧一間上市的茶餐廳翠華,餐牌上的羅漢齋炒麵也是真的素食。溫哥華多間大集圑快餐店有素食漢堡包,麥當勞只有三數間賣素食漢堡,香港和深圳一間都沒有。

昨天長洲出會(太平清醮)搶包山,早期出會不是安排在佛誔日,仍記得是我娘和姑媽當天必到長州過夜祈福,島上居民前後共三天戒殺生持素,菩薩和佛祖的紀念日,娘飯照煮日常餸有魚有肉給兒女,當天兩餐她只用腐乳做餸,特意炒幾味素菜只在農曆正月初一,但上枱仍有除夕團年飯吃剩的大魚大肉隔夜餸。

昨天佛誔的前一天,在深圳吃晚餐光顧一間自助素食店,是幾年後再踏足,店內裝潢如昔,給我更大的滿意是食具的安排,全放在一個有玻璃門,溫度調較的消毒櫃內,所吃過的自助餐,包括五星級的酒店餐飲,以這兒的食具擺放最注重衛生,餐廳內和餐枱都放有溫馨提示「切莫浪費」,枱上放有懲罰守則,吃剩幾多要另付費,早幾年這間素食店也有高素質的提示,取食時莫交啖,避免口水花噴到食物盆上。

日常交往的男女朋友沒有一個是持素者,甚至拒入齋舖頂肚,持素非一定是佛教徒,佛教入世化繁為簡,早年認識一位在尖沙嘴素食店任職服務員的女子,店內播著佛經歌曲,員工開飯枱上有魚有肉,她是佛教徒和持素者,同枱食飯老板和廚師都不著意要吃素,有時她要梗白飯,塵世修行要安心立命。

沙士其間午飯不在醫院的職員餐廳進食,到街上一間素食店日日不離直到調回機電署總部,一次低頭在看從入門處取來的經書,一位女士呼我名字,竟是20多年前夜中學同學,也十分神奇我能即時叫出她名字,這間素食店十多年來至今都有其突色是水果和糖水自助任食,非自助餐模式水果任食全球罕有。

有人無肉不歡或是食肉獸,身體的肌能只有青春之年才能開山劈石和無堅不摧,昨天早茶同枱一位女士說其家中男人以前吃得太多好嘢中招了,如今出外應酬隨波遂流也點到即止,家常便飯多吃素菜,打扮富貴的她今天三餐已相約朋友在外吃素,提及最貴的一間尖沙嘴素食店(功XX)我也曾光顧過,但沒訕嘴問她會否再嚐。

網主 07/05/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