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此電影受其戲名所動「從旺角乘紅巴到大埔」,有幾年住於大埔,初嚐高牀軟枕首見落紅,我家80後是在大埔出世。


影片好看與否各有所感受,或者其中一個演員的表情動作,能挑起你的心扉泛出漣漪夜夜夢迴。紅巴停的廣福道是昔日的大埔區主街樓高一樣。


買票時女售票員即時釘上三級片紙條,我看錯數目字,以為要81歲才可入場,今日要看A片,8+1到81歲在網上隨機可看。全片男男女女,生和死的都穿得密密實實,戲院又沒送透視鏡,觀眾只能從男女演員所說的粗口填上級數,聽聲解慾,望梅止渴。


散場剛過凌晨十二時,彌敦道上紅巴禁區開放,紅色招牌的金舖剛拉下大閘,路上仍見拖篋客,旺角不夜天的啟蒙,我已是早熟的少年。


見有往大埔小巴,毫不著意其去留,踏足新娘潭再折長亭柳一定不乘紅巴了,大尾篤在大埔。


立足旺角超過40年從未移過位包括霓虹光管招牌是圖中的瓊林舞廳,位於砵蘭街和長沙街,我住處的對面,當年它是正正經經的娛樂場所,散場後從朗豪坊砵蘭街出口,只是數分鐘路程,雖是多年街坊無揭過其面紗。


長長的紅巴龍當年曾是排隊客,那年坐紅巴沒有冷氣,手機不知是何物,只有14座位,車身內外冇廣告。


三級片無鹽花肉帛是不可能,粗口博盡也不可能替代。圖是戲中紅巴在獅子山隧道內,任達華試圖解密為何全部手機都死火。

紅VAN

日前在旺角朗豪坊看了一套電影《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電影改編自一本同名小說,書無看過,網上討論區對影片譭譽參本,各有激烈言論發表,影片要花兩小時觀看,戲院內不見有人半途離座,也聽不到有柴台噓聲,更有爆笑聲是男女演員用男人性器的粗口gag,所見觀眾都是年青伴侶,星期五晚淩晨十二時的旺角,才是紅燈酒綠夜的初始。

入塲看這套電影是因為片名和早年的生活模式近似,坐紅巴到大埔是放工回家的路上,我徹底搬離旺角接著的居所就是大埔,不用寫年份,講出當年的交通配套,大家也會感覺到是很遠的年代。夜蒲旺角後唯一回大埔的交通工具是搭紅巴,也可搭泥鯭的士5個陌生人同乘一車,合資車費較紅巴貴但快捷,紅巴要坐滿客才開車,當時沒有通宵巴士行走新界綫,火車仍是單軌運行,要相隔一小時才一班車,大埔有两個站是大埔滘和大埔墟,大埔滘站是漁港碼頭。首條獅子山隧道通車紅巴不能使用,走的是大埔公路,所以沒有電影的荒謬,紅巴駛過獅子隧道走入另一個鬼魂附身的大埔。

大埔是當年九龍區學校的年度旅行熱點,新娘潭,大尾督和林村的所在,許願樹只是大樹堆其中的一碌木,一夜富貴成了神器,學生渴望所求的火車夢在旅行當日才成真,到新界其它地方例如荃灣三疊潭是搭巴士,租旅遊車是天方夜譚,九龍只得一間位於旺角花園街的任錫伍租車公司,政府尚未推行小學義務教育,我初讀小學的學費每月8元,可買80個麵包或80份報紙,搭火車已經是豪家旅行。

我的大埔情意結是那兒展開,睡房首裝有冷氣機,高床軟枕花香錦繡,由出世打滾了30多年睡的是木板牀,天熱要用蚊香驅蚊,開風扇散暑,當時的大埔很荒涼,電影紅巴停的廣福道是最旺的大街,沒有公共屋邨,進入政府部門葵涌焚化爐工作,有廠車由深水埗窩仔街地鐵站接送,搭紅巴回大埔家改由深水埗開始,但車資和旺角一樣。

見證小巴的轉變,初期小巴連司機位只得二行椅子六個座位,和現時客貨車小巴一樣,人多要坐在擺貨位的木凳仔,是無營業證的白牌車,1967年香港受國內文化大革命的影響引發暴動,巴士司機罷工反港英抗暴,動亂平息後政府把白牌小巴規管變成紅巴,但沒有指定其路綫行走服務市民,成為山大王黑社會的財路,車費早晚時令不同,其後讓紅巴可轉為綠巴,站對站固定路線載客和指定收費,大街大道是紅巴禁區,紅巴其一特色是可不依路線且可隨處上落客,乘搭半夜的紅巴返大埔,司機視交通燈為單一色只有綠無紅。

電影爛尾收場為拍下集留空間,小巴駛入獅子山隧道後所有乘客的手機和裝置在小巴的收音機都接收不到訊號,入到大埔主街竟空無一人成為死區,中途下車者各有遭遇,女的被同車客姦殺,茶餐廳內公審姦犯並就地正法,有人無端身出火自焚化灰,「一夜之間香港沒有了」是導演想打造的主題,散場後的午夜踏足旺角,香港仍是香香公主的真身。

網主 11/05/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