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飯


「倒米」才有飯開,是其是,非其非,當年十四歲,兩餐共食6碗飯。


白飯一碗,香港和內地很多酒樓改用缽。


買到平米而米缸尚有米,要揀企得硬尚未破洞仍是真空的型態才可保存較久 和有米氣。


糯米可造飯或糉,两星期後端午節,朋友送的素糉,水草竟是結成蝴蝶狀,活化了外觀和節日氣氛。由娘和親戚造的自家糉,酒樓賣的都是打死結,吃時要解結。


「穀牛」是蛀米大蟲,以前用蒜頭放入米缸,可驅走和防米蟲,年前有市民投訴在超市買到有蟲米。


年前曾自我測試,先吃完整碗餅才吃餸,飯不能加入任何味料或水,照平常節奏吃法可看著電視,竟發覺口,舌,喉嚨和腦袋各不配合,「啃」晒整碗飯不容易,大家可試試,「望餸食飯」和「睇餸食飯」是两碼子事。


飯和粥由米煑,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週一至五,香港是全世界飲早茶最平的地方,這餐是23元找數。

搵米開飯

民主不離民生,無黨無派我是典型「飯民」,有醫生說多食飯無益,從小已上了這個「無益飯堂」至今,雖不至於如無肉不歡,無酒不樂,幾每天必有飯下肚,照專家所言是自己打自己。我娘金句:「唔食飯無力」。發育時當年14歲午晚飯共6碗,出來打工碟頭飯還要多加一碗白飯,從不試吃粉麵作午餐,價錢較碟頭飯平也沒趣,如今食碟頭飯可要少飯,我的飯量已減了,整碟飯吃不掉,早茶則會吃盅頭飯,因其抵食可令午餐免了。

一班人吃飯,美酒佳餚我瓣瓣與友同樂,唯要白飯上枱只得我一士愕愕,有體型豐滿女士視白飯甚於肥豬肉,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用飯打底雖此消彼長吃少了佳餚,但仍滿足吃得是福「又一餐」。

早前傳媒揭發有人用雜牌米充名牌米,海關查獲的冒牌米仍是真米,屋邨有住戶向傳媒報料,有人借名牌米之名上門推銷,膠袋一模樣實則是冒牌米,貪其價平以為只是水貨米,平過超市行貨米合情合理,有人吃落味感不同,化驗證明米無毒害,非種於魚米之鄉,一分錢一分貨。

我是「食失米」未算是「食貴米」那類人,從不發覺在酒樓,飯宴,在家吃的米有何不同,飯上枱都是香噴噴的,到超級市場買米,只揀最平或做推廣期的減價米,唯一經驗是澳洲和泰國米煑飯時較中國米和越南米少點水,電飯煲全能包容不會煲燶米,

以前工作的電氣店近街市有數間米鋪,米全用麻包袋付運,店主要用很大的筲箕盆把來貨米傾出,將混在米中的碎米和非晶瑩的米取走,最緊要檢查是否有穀牛(米蟲),再放進門口的木桶內,賣米用紙袋盛載,20斤以上免費送上門,人人家中有米缸,今天已消失曾是香港人的品牌米「元朗絲苗」,外來米「安南米(南越)」和「暹羅米(泰國)」各有捧場客。如今的米用真空包裝處理可保存較久能杜絕米蟲,我娘買米數十斤,民間智慧放入蒜頭可闢米蟲,米還可以焗熟芒果,把青綠的生芒果放入米缸,生芒果很快熟,量米飯杯用牛奶罐,一牛奶嘜米相等於電飯煲膠杯兩杯。

上星期電台報導樂施會年復年定期都賣愛心米,每包20元,可煑一碗飯,所得款項用作幫助內地窮人,賣米濟中國窮人來日不多了,前任國家主席胡錦濤曾說到建國一百年,國人全是小康之家,尚有34年到時家家米缸常滿。

米的連想今日種米不用牛耕田,用牛幹活是「倒米」,古時出家人沿門化緣是討米回寺廟收藏冬寒備用,嚴修戒律的出家人是不務田種菜,米的能量今非昔比,看國內的黑白戰爭紀錄片,當年紅軍(中國尚未解放),共產黨八路軍長征時帶的軍糧是白米,餸是乾鹹菜和鹹豆,打下江山真不易。茶樓有三色飯;是紅米,糙米和白米混體。做工程時由英制改公制,問人有幾多米不是問對方米缸有幾多剩米,一米長度等於39英吋。「問米婆」是陰陽界的搭線人,信不信由你,米埔在后海灣是新界自然保護區,以前不用申請可自由行,潮退後可到海邊拾取魚蝦蟹和貝殼,魚米之鄉已沒有昔日風情了。煲無米粥是大隻講得把聲,石隙米搵雞啄和大雞唔食細米廣東俗語可正反两解,好嘢自然有人吼咯!

網主 21/05/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