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返學在香港是首次,前次在深圳,當時仍在機電工程署電力法例部任職,相比在九龍醫院十三年的工作同是電氣督察,那些年是人閒心不閒,天堂和地獄間,不知收工時間,星期日有時要自動獻身回辦公室巡一把才放心,舊夢不需記了。


雖然用電子繪圖板,導師仍勸諭同學們要用實體紙筆先學畫圓圈和直綫,多看別人寫生素描,當能活化電腦筆的硬崩崩。別在星期天是一首歌(Never On Sunday),沒有閙鐘聲和雞啼是打工哪些年的幸福指數,自投籮網竟是上學去。影片是深圳書城外的大笪地,晚間常有人作畫謀生。


砵蘭街舊友邀約星期日郊遊,告知要上學,對方以為我是返主日學,話題談及我們小時住處隔鄰的教堂(圖-位於砵蘭街90-98號,我們同住在132號),只在有禮物派的日子才入內聽道,教堂今天仍芳華依舊,街坊都人面全非。


早年仍在職塲,星期日仍可抽空到深圳上學,這間酒樓在學校側新張開業,食物恰如其名有香港feel,只是看的是深圳報紙,歎完早茶一盅两件才上學。月前(星期日)曾光顧,早茶客少了很多都自由行到香港,點心不算貴,义燒飽是中點12港元一籠,


學習要與錢同行,電子畫板,繪圖軟件,還要購置新電腦用(Window)視窗8才可使用,希望不要賠了夫人又折兵。


星期日上堂不是返主日學,導師提議買這本「聖經」。


導師的作品,阿Sir即是阿Sir,栩栩如生看似是碳筆畫,實是電子筆所繪。

星期日返學

旺角舊街坊邀約星期日離島遊,告之當天要上學,朋友笑言我終迷途知悟,到教堂返主日學,電話中大家互相挖苦,嘻笑無忌話今朝。

星期日必是紅日曆,十有打工九放假,要返工則有加班費,排班是輪休,假期非正日都是逢七休一,讀的小學是私校全日制,星期六要上課半天,星期日從沒試過上學,包括要補課或迎戰升中試,到教堂返主日學尚未結此緣。

所讀的是工聯會初夏課程電腦插畫初班,只在星期日有此課程,幸好沒有給我壓力測試,課程在午後,睡前不用調較閙鐘,雞鳴和閙鐘聲不聞不問了。其實另一個相同課程在早上九時上課,但學費較貴要學的東西多,量力而學,上路盤川也要精打細算。

這類短期業餘課程班多是興趣群組,或從事相關行業要在實踐的工作環境外開拓思維,有老師提點勝於自己亂闖,課程不用考試,證書冇也實用,不能用作敲門磗或為自已的競爭能力加磅。

今次的星期日返學也不是第一遭,只是前一次在深圳,九點上課全日制,要很早起牀出境入境過邊關,學生全來自香港,雖然遲到也大不了,沒遲到過也沒有因時間不足不吃早餐,吃早餐的茶樓在學校隔鄰,茶樓冠有香港名,感覺食在香港都有一盅兩件,只是看的是深圳報紙,茶樓新開業不久,最近曾再光顧飲早茶,同是星期日,茶客少了很多,都過關到香港飲茶,深圳茶樓門口沒有報紙檔,內地人飲早茶不習慣歎報紙,香港人看報紙也日漸減少日後可能與國內看齊,智能手機未普及前已有此趨勢,再有免費報,飲茶付錢買報的人更少。

多年來讀過不少業餘班,今次是人數最少的一班,一個可容納30人的電腦室只得4個學生,男女各一半包括筆者,三個同學仔都是90後,年齡總和也追不過我,不應該和星期日是假期有關,上一班和下一班都有很多學生,也是同一位導師。

少人上課對我是天時地利人和,三位同學仔都有相關知識根底,其中一位小妺子更利害,電腦插畫我是無知兼白痴,電腦畫板和插畫軟件也不平,更甚者要用視窗Wingdow7以上才可啟動,我所用的兩部電腦都是視窗XP已經是舊款了,不能裝進Window 8,要大破慳囊買新電腦。

四人上課只有我問題多籮籮,老師也不因我所問的太膚淺或皮毛而不悅,點極都吾明幾至要捉著手仔拖滑鼠按鍵盤才攪定,老師提示的參巧書在高登,黃金商場和灣仔電腦城都缺貨,圖書館不會有最潮和最新版的電腦書,要網上訂購。

另一個致命傷是我買的軟件是中文版,課堂的電腦是英文版,導師也不能譯出中文名稱,所派的講議中西合璧,歷來上業餘班都沒有定下大目標,老師所講要照單全收沒可能,慢慢來抱著學得幾多得幾多,最初幾堂導師所講全跟不上,他停口我即發問,一些是剛才他所講及,也不覺難堪照問可也,同學少導師成了我的私人補習老師,上多幾堂後略有所得,未至於全軍盡墨。

網主 20/06/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