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深水埗的楓樹街(近鴨寮街)今天已無楓樹可見,
想當年話從前,今天紅葉不復見。


上月見到兩份報紙同日介紹大棠紅葉,翌日冬至我自由行到場,本星期日(1月18日)漁護署仍有紅葉導賞圑,但前幾天漁護署官網報紅葉訃文︰大部份在楓香林的紅葉已落下。「片片楓葉片片情,留得一片也餘情未了。」

大棠看楓葉帶了一本書,書籤是從溫哥華拾到的紅楓葉變成,也隨手畫了一幅鉛筆畫,書名叫「楓葉蓮韻」,作者襲翠蓮60多歲時從中國移民到溫哥華,出書時是79歲,今年83歲了。飄落在地上的楓葉化作萬紫千紅的色彩是大自然的彩筆。


沿大棠路步上紅樹林,首見這棵獨善其身的紅葉樹,遊客以為是把關楓樹,此樹是杬仁樹(小圖),初冬葉紅如火艷。

香港本土最紅楓葉在元朗大棠。


大棠紅樹林在高山上,步行一小時,私家車和打的都可在近處下車。


一樹紅葉大棠看,倩影留在相片上。


圖片的一片楓葉是我的書籤從溫哥華帶回,大棠的紅葉迎客,天涯共一家。


對下的山谷未見紅葉,頭頂的楓葉漸上紅妝。


牌要改為來年請早,本星期日大棠的紅葉,導賞圑可能只會看到剩下幾片掛樹上。

溫哥華少有見到葉底是全白色楓葉,紅色的那片是典型加拿大國旗上紅楓葉標誌。


走到高山的紅樹林遙望元朗,高樓矗立煙霧迷,不再見到牛耕田了,元朗絲苗米小時常吃到。


大棠紅葉

世界各地都有樹會長出紅葉,獨有楓樹最唱紅,十二月香港多間旅行社都會舉辦一日遊元朗大棠賞紅葉,2百元包午餐和專車接送,冬至日我自由行,到大棠楓樹林再體會紅葉飄色,引發我的興趣是前一天飲早茶買的兩份報紙,都不約而同整版專頁介紹大棠賞紅葉,魚護署會在每個星期日現塲安排紅葉導賞圑,本星期日是最後一次,大煞風景是其官網在上星期竟發了悼紅葉訃文,紅葉已脫落到七七八八了,片片楓葉片片情,留得一片也尚餘情未了。

下了巴士還要步行上山一小時才到楓樹林,冬至非公眾假期,但學校已開始放聖誕假,楓林地方不大,更覺人流如鯽,年青人的世界,到處找景拍照,留著美好回憶,接著用手機傳到送方的朋友,我自在盡享大自然的溫柔。

報紙把紅葉分4級指數,A級是極紅,B級是偏紅,C級是黃,D級是綠,我在溫哥華所見,不是所有楓葉都能紅得起,有些更不可思議葉背是白色的。棲於樹下的落葉,顏色繽紛,多采多姿,交織成如刺繡的彩畫,踏足其上沙沙有聲,替代了夏日蟬鳴,舉足把葉挑起,得成風勢葉在空中再飄舞,霜露蓋葉上,葉色化作素顏,秋寒遇冬雪,冰下凝艷妝。

大棠楓樹都長在車路兩傍小斜坡上,有些樹身高不過人,同一山坡上各自演著葉變的起伏,葉落到地上很快會給清潔工人掃走,以保障遊人安全,若有雨落到葉堆上,車高速駛過可引致跣呔,踏足其上會滑腳跌倒,山路毋須攀爬,沿著車路邊的行人徑,俯瞰山下遠處的石屎森林,蒼茫一片給烟霞浸霪,當年元朗是魚米之鄉,今天還有幾家在務農,香港多處的郊野地方都到過和露營過,當時尚未有郊野公園之名,大自然給人工添了色,今時不同昔日,失了樸實的芳華。

大棠這地方很久前到過,進入荔枝園要收門票,今天還有室內真雪滑冰場,初始元朗遊是到南生圍,該處也有紅葉和濶大魚塘,元朗絲苗米和元朗烏頭魚都是著名土產,後來加多了老婆餅。

這次看楓葉我是帶著一本書,書名叫「楓葉蓮韻」,作者襲翠蓮,出書時是79歲,今年83歲了,60多歲她從中國移民到加拿大,在國內是教師,但英文一句都不懂,書中道出她的成功歷程,購書是因看到其中一篇寫溫哥華圖書館,她把借的書歸還後遭圖書館開罰單說她未還,這情況在香港的圖書館不會發生,書面的多片楓葉是淡黃色和偏暗紅,與加拿大國旗旗徽楓葉的紅色相距甚遠,有些紅楓真是紅過紅太陽,我在路邊拾了一片紅楓葉,作書籤放在書內,本打算過膠保其原色,但有水份不成,溫哥華沒有3D打印機街檔,書看完後葉變枯了,今次把加拿大楓葉帶到大棠楓樹林,讓天涯各處一方都叫紅葉的互相交流,他朝有日心靈相通互易其位,誰靚是各葉入各眼,心境才是主導。

網主15/01/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