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報紙今天刋載昨天禮賓府開門迎客看杜鵑的副產品。 (下圖)公園種的無憂花,無憂花和無憂米,不同時節和歲月有不同的感受。「莫問花前事,燥火焚杜鵑」

在屯門公園影這幅杜鵑花相,背後亭內一位紅衣女士正唱著懷舊粵曲。「杜鵑開時未逢君。」, 目前唯一中港友誼地標是屯門公園。(下圖)香港四季不愁無花看,本星期五年度花卉展覽又開鑼。


大家都愛無憂花,如何食安樂飯,圖片是上星期日(3月9日)上水廣場外街,本土主義組織宣示會繼元朗街頭大血拼再在水上捲土重來,警方部署重力在上水,激進份子聲東擊西轉到屯門,警員趕到時已輸在起跑線,內地遊客和香港人同受凌辱,內地小孩嚇到大哭,駐守在上水的警察也未敢鬆懈散班回家吃安樂晚飯,拿了飯盒跑上警車放下垂簾,囫圇吞棗又一餐。(已有組織向警方申請本星期日下午在此反水貨客遊行)

暴行反內地水貨客效果立竿見影,昨天星期日更見成果,在快餐店吃早餐人流較前數星期日少了近半,在屯門和元朗街道和商場閒逛,見到只有兩個拖篋客,圖片是元朗大馬路一間藥房,午間店內客影全無,店子門口是由落馬州到元朗的巴士站,馬路中間是輕鐡站。


在屯門市廣場行人天橋下望,只得兩個拖著紙皮箱的長者為口奔馳,水靜鵝飛沒遊客。


屯門市廣場內所見人流少近半,只有圖中兩位內地遊客心口掛著勇字,仍照拖篋而行,對香港執法的警察極鼓舞。

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不推篋改用手拉車,背包和手挽袋也可買東西,除了限帶兩罐奶粉出境,香港購物出入境無限價和無限量,只是有些港人無胸襟,水貨之名是用於買電器商品,有香港代理賣出的貨品叫行貨,小店向生產商或中介入貨叫水貨,但價錢平今天多用於網購,全世界遊客在香港買賣和帶出帶入水貨不犯法。


香港公園多花且艷優於溫哥華,深圳和澳門,配套更過之。圖是屯門公園內的杜鵑花和國際品牌比利時杜鵑,園內有政府免費wi-fi。


警察4人分兩隊在屯門市廣場外截查两個年青人的身份,無畏無懼警察未褪色。

星期日早上元朗這間集圑快餐店顧客稀疏,排隊取餐無人龍 ,此店是落馬州內地人出境到元朗大街的下車巴士站。


屯門大都會這個新開商場設有自助繳費放大篋的儲物櫃,光復屯門事件後幾個星期日人流急瀉。


看花是春天盛會

香港依山臨海位於亞熱帶,一年四季山前山後百花開,花開在泥路上的灌木有杜鵑,茉莉和石榴花等。高樹幹在春天有綠葉扶持紅透的木棉花,櫻花,香港市花洋紫荊,夏天的台灣相思,黃花風鈴,鳯凰木,紅葉的楓樹和欖仁樹等。綠化帶的延伸香港在亞洲四小龍位於前列,在人口密集如旺角,小至如一間店舖的公眾休憩地,都有專人打理種滿了不同時節的花兒,公園的花與四季對嘴型,甚至路旁的鐡欄都裝有花架,路邊花和打扮得如春之花的美女各顯艷麗。

看花是春天的盛會,但不是禮賓府的杜鵑花特別馨香更非人間富貴花,過幾天是年度的花卉展覽在維園舉行。生活香港多年,不曾到過禮賓府看花,以前錯過了日後未必再有安樂的環璄看花,因為佔中之後發起人學聯秘書聲言把抗爭運動散發至各區和政府部門,反內地水貨客是幌子,昨天星期日到快餐店吃早餐看的兩份報紙,不約而同刋出當日街頭活動大事記,本土主義激進份子會拖篋到禮賓府塲外派貨,門口有安檢一定不能入到場,警方派有數百警員駐場不是做導賞員,貼身收藏的黃傘和標語,走在杜鵑花叢中擧牌撐傘,入塲看花者未至於求花慰藉,也覺大煞風景,此情此景搗亂者一定犯眾憎,市民也覺無可奈何,看電視新聞警察即時衝前制止,犯事者只是給驅出門外,來年杜鵑開花時,搗蛋攪事者又會重臨。

就算我去禮賓府看花,都是以假借看花為名,實則我較著意看前特首曾蔭權花了數十萬公帑建的錦鯉池,政府部門高官因私慾或風水意向興建錦鯉魚池曾蔭權不算先行者,我初任公職在葵涌焚化爐做二級電氣技工,也有份參與在廠房前種樹的空地,建造一個錦鯉魚池,廠長是英國人不理會這些風水地標事,物料全是政府公物,勞工是廠內同事擔當,我是電工負責裝置噴水池的水泵和燈飾的電力綫路,池內錦鯉是世界最有高度免疫力的魚類,因同事們有病或無病都定期看醫生以獲取病假去行街街,大家都很惜食不浪費,食剩或無病醫生都給藥的藥丸和藥水都抛到魚池內,魚羣紛紛搶前爭食。

昨天下午在元朗和屯門逛街,上次拳打腳踢內地拖篋客的惡行竟收到預期效果,街上和快餐店的人少了很多,大街大道上,返內地往落馬州的綠巴站和巴士站,竟不見有一個拖篋客,唯一心口有個勇字是在屯門一個大商場內,仍有兩個內地遊客大模大樣拖著篋,本土主義者在街頭以反水貨客為名,惡意指駡內地遊客,香港阿伯也遭殃給摧倒地上,全世界媒體都有轉播這場閙戲。

街頭處處多了警察,上次警方收錯料,以為戰場在上水派重警力,攪事者用聲東擊西手法,把反水貨客行動轉到屯門,為防攪事者食過翻尋味警重調人力,我在屯門西鐡站下車,出了票閘已見有幾個警員站崗,離開車站又見到有警員在截查一些年輕人的身份證。

早前文章寫及屯門公園是中港友誼之地,樂韻歌聲下有人在跳舞,冇舞伴自跳也得其樂,公園花開遍地不離杜鵑,其中有一種叫比利時杜鵑,講杜鵑附帶情懷在禮賓府一定不會遇到,近月天亮前,窗外常傳來一陣很悽涼的雀鳴聲,在公園有時都聽到,唐朝白居易寫的《琵琶行》:“其間旦暮聞何物?杜鵑啼血猿哀鳴。香港曾有一位邵氏女星叫杜鵑(娟),演技和外型都很矚目,十一年的銀幕生涯都仍是演配角,曾看過她幾套電影,1969年才27歲自殺身亡。

網主16/0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