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日維園年度香港花卉展閉幕,良久不見有人在這個基本法頒布25周年花叢前自拍或取景。

二十五年基本法,
看花才知不是客。
猶見蝴蝶繞花舞,
政改路前無良策。

花卉展覽要有閒情才會看花買花送花,「閒花落地聽無聲,花前淡定影花相」。(下圖)真蝴蝶和花蝴蝶在花卉展較量。


五年前2010同地同月的花卉展覽和擺設。

去年2014同地同月的花卉展覽和擺設。


今年花卉展上星期日已落幕,留下看花者美麗回憶。


仙女下凡來,仙花遍地開,花模人人愛。

25年前一枝蝴蝶蘭也不止這價錢。


十個女人九愛花,平花若是心頭好,愛上加愛。


花展內有賣書檔,花香書香隨風來。入內打書釘想起數十年前一本在星島晚報作家任畢明所寫的專欄結集成書「閒花集」。

栩栩如生三隻花雀,雖無籠囚也不飛走。


五羊城是廣州標記,五羊花是花卉展內的影模。


看花見證基本法25年,手拖手繼續向前。

年年花展最大棚人聚腳地是圖中的鬱金香花池。


歐化古典花是真的,佇足守客是公仔


見證香江花開25年

十個女士九愛花,剩下一個講大話,花是塵世百搭物,仙花和鮮花盡見人間悲喜交集,尚未見過有自拍男,走入花叢中舉手機如照鏡子拍拍拍,生活在花花世界,時在春天更要講花話,紅白二事都離不開花,上星期日年度在維園的花卉展覽最後一天,電視台同時播出清明掃墓登山車路要封閉,手持花者要徒步上山,一個拄柺杖路人答記者問行得一年得一年。

看日曆已知跟春天分手了(24節氣春分/每年必在陽曆3月21或22日),才始送春歸,今天是愚人節,花如像人人像花近似禪偈,女士自覺靚靚便成,信心可把抑鬱掃把,妝未成如殘花敗柳,誰有雅量去尋花問柳,看夏蕙BB挺胸與當年四朵金花的阿姐同台對撼,各花入各眼了。

去年和今年都到過花卉展覽,對花著看不在買,近年有花心始於公職由醫院服務組調到電力法例部,工作時閒情大把,在工作枱上擺放一盆水養小花,買時老板娘以為我是送花人,一語道破我是假細心,每周才工作五天,有時還要外勤,求期買一盆花算了,還顧同層20多位男同士枱上沒有放花,他們好奇問我何時開花,我只有口啞啞。

難得兩遇是曾看過兩次曇花開,所處地也不同,一在香港另一在溫哥華,時間相隔數十年,早前也有文章寫花事,提及禮賓府開放給市民賞杜鵑已有近百年歷史,今年加插政治事件簿,杜鵑花上打黃傘「我要真普選」,特區政府禮尚往來,在本屆維園花卉展覽張了大花牌,以花砌成字今年是「基本法頒布25周年」,牽牛花易種,牽牛上樹不可能,死牛一邊頸,政改置之死地而後生是否可行。

今年花卉展的花感覺較去年靚也特別平,女士花神上身,20元一盆蝴蝶蘭見到即買,姐妹花同地的年宵花市,臨近天光散檔也只略降價,不似如花卉展覽賣大包。另一類是有近似蝴蝶圖像的花兒,只給看不賣身在場內種滿,也為此花拍了多張相,真人花模無現身,無頭人像公仔手舞足蹈身上掛遍時花。

花樣多多是能看也可養生和治病的花,不會因花殘落下而遭踐踏,國人之草藥療法,外國專家鑑定和實驗也證明有其功效,近日常見港媽隨街執木棉花,晒乾用作煲去濕茶或去濕粥,飲早茶的菊普(菊花和普洱)都是民間智慧的結晶。

多年香港花展都有內地省市園林局擺花陣競艷,今年最有體頭是武漢市的人造花園,回想基本法頒布25年前的雙倍年,有本港文人譏諷毛澤東所寫的詩其中句子「春風楊柳萬千條,六億神州盡舜堯」,在前加上四字「花果飄零,六億神州盡舜堯」,雖是全民六憶皆聖人,堪悲民不聊生,飢寒交迫,花殘果缺,今天人口13億的中國,蛻變成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系,內有幾多是舜堯君子天曉得,商店不乏入口果品,自種也不缺,花事見微之著,內地年宵花市桃李爭春花開錦繡,生活掛帥不埋會花兒為甚麼會這樣紅。

網主01/04/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