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橙都會有爛,議員梁家傑說政改是爛橙,爛橙都是甜,多用來榨橙汁。
(上圖)有百年歷史的油麻地果欄,相片拍於農曆正月初一,所以店門關上無過路人,小時成群街童愛到此處閒逛,常見有人從地上拾取欄商拋掉的爛水果帶回家。
(下圖) 初時的手榨橙汁機如圖用玻璃造,後改用膠,如今不用電的榨橙汁機都很大部。

香港街市賣橙18元4個橙都不准揀(上圖紅圈字免揀),近期食的平價橙,酸幾多心中有數,有核橙不是味兒,手機和平板腦高調核多越好,核橙新生代可能未食過。


蘇軾詩︰「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
金山橙和新奇士橙都是生活所經歷過的小故事,日日好景君須記,毋須等到橙黃橘綠時,處處都可買到橙食。(圖上)近來金山橙售價節節飆升,會否改食國產(橙)。(圖下)樹大有枯枝,金山有爛橙。


這個溫馨提示牌網友可能未見過,溫哥華一間華人經營的商場其中一水果檔,服務員說老板不識寫他想表達的字,可能是「搓,撚,拎,鍊,揸」,客人看上文也心知肚明。情侶共遊巫山,女常對男說這句話,欲拒還迎。(圖)橙去年十一月價,澳洲橙為5.5元一磅(一袋計超過4個免稅) ,美國橙8.4元一磅。

溫哥華一間華人經營的小超市,賣甚麼水果就切開一片片放在兩個大盆內給過路者任食,買與否不在乎,以客為本,口福實至,香港也有街檔或超市有試食,但水果欠奉。圖中橙價約為5.6港元一磅,超過4個和買菠羅包一樣免稅。


小時可飲到的橙汁汽水,愛其多於食真橙。


賣水果要示板樣唯橙獨尊,國內和溫哥華出售水果是計重量,香港是逐個計銀,500克約等於1.1磅,約11港元,深圳這間超市是香港屈臣氏集圑開設,香港有多間分店。

香港街市很多街檔都會切橙作樣板證明皮薄,圖片是香港超市少見的切橙作招徠。


這位大叔是破橙高手,香江街頭不乏高人,他是路邊小販。


「浮瓜沉李」橙一樣,圖是澳洲袋鼠橙,近年少見港有售。

在溫哥華一間佛寺聽完法會吃過堂飯,飯後果是西柚以為是紅色橙酸如檸檬,溫哥華只有西人開的超市才賣西柚,放的位置在橙旁互相輝映,試過一次錯買回家無人接手吃,我獨自全包吃晒。


新奇士稱為橙王,近月售價上升不斷,圖中的西班牙橙無核又甜皮薄兼價平帶橙味,可稱之為橙后。天天食橙數十年,如今才知橙貴,食著先咯!


這間水果店是全方位賣各款水果兼賣汁,鎮店之寶是插在店中的三級雜誌架,可算是正邪共容,酸甜都出汁。上世紀70年代有多間如圖中的水果店叫(時新/Seasonal Fruits),開設在旺角的彌敦道。但沒有賣雜誌,這間有三級雜誌的水果店處於內地遊客旅遊車的上落點。


蘋果日報和太陽報有橙連結政改的報導。

爛橙都是甜

政改能否通過未到立法會投票日仍是未知數,泛民札行了馬捆綁式投反對票,立法局議員梁家傑仍說政改是爛橙不要,自家所著意的才是真普選真民主。

議員說爛橙不要,生於富貴人家出世吃的奶都有女傭奶媽餵哺,爛橙一定未吃過,小時所知爛橙一定甜,割掉爛橙的發霉處,食時好味不存陰影,有百年歷史今仍在的油蔴地果欄,遍地都是欄商抛掉的爛水果,常有市民檢拾回家吃。,有很多人窮到吃不起水果。

吃過的水果最多是橙,小時過節母親拜神祭祖,用的生果祭品一定是橙,神枱桔是陰乾,神枱橙老鼠不吃因有厚皮,家中沒有雪櫃,只有橙才可久放不爛要很長時間才陰乾,沙田柚更可久存,哪些年沙田柚只可在中秋節前後才可見到街市有售,不似今天四季都有沙田柚,中秋節用沙田柚拜神,都是拜完後即食,孩子們把柚皮插上蠟燭作拖地燈籠。

同樣有柚的稱號與橙外形和色澤近似的叫西柚,肉身同是一片片但是紅色,在溫哥華所見只有西人開的超市才賣西柚,放的位置在橙旁互相輝映,試過一次錯買回家,切開所見肉是紅色不以為然,以為他鄉的橙不一定和香港所見一樣,吃入口時幾吐舌,西柚酸如檸檬,家中無人願接力吃剩下的西柚,望梅止渴化身把酸柚作甜橙吃。

小學時有班友家人是水果小販,在學校樓下擺檔,對面是旺角百樂門戲院,有時到同學家溫習功課,見到一箱箱橙放在屋內,大人都在工作把橙分類,再用藍色墨水印章在每一個橙蓋上Sunkist。家中所吃的橙母親說是柳橙來自中國,少有吃到有蓋印章的Sunkist橙,只常見在士多舖有賣新奇士汽水;有橙汁和檸檬兩種口味,價錢和可口可樂一樣,高過屈臣氏橙蜜,玉泉和維他奶等汽水。

吃水果最大的口福改進是西瓜和橙,西瓜全脫核,仍有一些非品牌的橙偶然帶有幾粒核,我也不大愛吃到有核的橙,上至潮州柑,新奇士橙脫胎換骨全無核,初始到今仍是橙中之王來自美國,十居其九都甜,所謂新橙和舊橙是厚皮和薄皮之分。金山橙是中國人百多年前遭賣豬仔到美國做人奴的集散地舊金山(三藩市),在該地吃到最平又好食的水果。

近年新奇士橙價錢節節上升,以前有一種南非橙叫Outspan 價錢平可和新奇士抗衡,但要識揀才可吃到甜橙,一些檔主為求買者放心,把橙切開證明皮薄,有檔主會把橙切成小片給顧客試食,夠橙味夠甜才買,有些橙外皮看似是經過打磨和塗上地蠟吸睛不敢買來吃。吃過入口的水果,能目覩其果實纍纍掛在樹上的有很多;包括荔枝,龍眼,蘋果,楊桃,藍梅,士多啤利,火龍果,香蕉,西瓜,菠蘿等,唯一未見過橙樹,那次到美國錯失了機會。香港初時的水果店或街檔唯一賣的果汁是橙汁,旺角彌敦道上今天賣金飾的店子有幾間當年是賣水果的,現時有很多家庭都有電動榨汁機,可搾任何水果出汁和碎硬果,小時家中有人手榨橙器如小碟子上有突出的尖頭,把劏開邊的橙壓上用手轉動便可見汁和肉流出,燉橙據說可用作止咳,以前飲喜宴最後上枱是生果盆和糖品,水果必是橙。

網主18/04/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