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佛誕到一間素食店飲早茶,一盅兩件50元埋單,今次是合情合理落單山竹牛肉,眼前美食是色,消化之後成空,還有一味素排骨飯,是我在香港至今一個人歎早茶消費最高的記錄,路過另一間素食店,貼有派待用餐的通告,有寫上布施的善長芳名和派餐的數量。

布施者不分宗教種族,圖是溫哥華貧民區愛心圑體在派餐。

上兩張圖是溫哥華華人教會主日學後街頭派麵包,下圖是近唐人街社區會堂外派飯的慈善組織,樓上有愛心飯堂,2.25加元一餐可飽肚,星期日我常到此開餐和到對面貧民大笪地看看。


布施待用餐是這間位於溫哥華近唐人區教會叫聯合福音使團(Union Gospel Mission),天天都派午飯和晚飯餐,吃餐者有老中青,圖片玻璃門內望是用餐室整齊清潔。小時吃過香港首創的待用餐,魯班誔母親拖著我手拿著碗到棺材舖討飯。小圖的餐券是我排隊取得,本著好奇入內看看無意貪圖一餐半餐最後沒吃到,行前兩步有一間社福食堂,一餐飯是2.3元加幣,約16港元。


溫哥華星期日必有志願圑體在這個社區會堂的停車位處派餐,此處是加拿大全國最貧窮國民聚居地,沿女士坐的樓梯上到地下是圖書館,二樓是社區食堂,2.3加元吃到一個大餐。


溫哥華靈巖山寺逢期日法會之後有待用齋給十方信眾或到廟參觀的遊客免費享用,圖中見到在座有溫哥華的西裔,用餐時間直到下午1點半,每日派餐千多客,沒派齋券人人來到都不會撞上飯後鐘。素菜花樣多多,附有湯和水果,炸春捲也香脆脆不遜外間齋舖。

在溫哥華期間星期日常到這社區中心吃平價餐,因樓下和不遠的教會有免費餐供應,光顧的人不多,但有華人愛吃此類西餐,圖中基本餐一客是16港元(以1對7加元對港元),我另加上咖啡(3.5元),湯加送餅乾5.6元,合共25.1元埋單,最緊要是沒收取6%稅。星期日明報和星島日報賣8.5元,平常日子賣5.2元。對枱的一位華裔長者也剛在閱讀明報。


香港富商李兆基捐款在溫哥華建的創古寺,沒設待用齋給路過者,開光日我曾在此做義工,李兆基家人從香港飛來供佛。尚未悉李嘉誠在香港出錢建的私房寺會否有待用齋。

影星王喜菩薩心腸兩年前在這間餐廳發起布施待用餐,行人道太窄早早己有人在排隊,垃圾和小解就地方便,街坊怨聲四起討王喜,月初改在另一條街的小運動場等派餐,施與受和塘邊鶴都是贏家。

太平道這間有上蓋的小小運動場,在此排隊等派待用餐券風雨無碍且可即時就地開飯,圖中的紅圈只有四層高唐樓的二樓位於自由道,40年前曾租住屋內的工人房,當時讀的夜中學就在轉出街口對面馬路的大同中學,舊樓仍屹立學校已消失,四周全是數十層高大樓,早前寫重攀鳯凰山是40年前讀夜中學當時居於此。

布施待用餐

世界這麼大,看西方人(溫哥華)如何布施待用餐。

早前佛誕紀念日,到一間素食店飲早茶,一盅兩件今次是合情合理落單山竹牛肉,眼前美食是色,消化之後成空,還有一味素排骨飯,齋舖賣的食物全是素,但茶樓有點心叫素餃子內裡有豬肉,有些非佛教徒而堅持素食的高素質環保者絕不會逆來順受夾硬梗下。

路過另一間素食店門前貼有兩張大海報,通知下月會有兩天待用齋派發,區內有多間素食店只有此店有待用齋派發,海報寫上施飯者芳名和數量,行善積福一舉兩得店鋪多了生意,無飯開者可解飢腸轆轆。

媒體晴報前天圖文並茂訪問王喜,他說剛在街頭打掃,平息一些人對排隊等候待用餐的流浪者歧視,周圍丟垃圾和小便也非大不了,位於何文田勝利道味芳餐廳推行待用餐由王喜兩年前發起,街坊屢屢投訴區議會介入最後改在附近的公園派餐,受惠者讚賞運動塲有椅坐有廁所。

王喜說自己是佛教徒無談及是否受戒食素,他說:「味芳待用餐事件其實很丟架的,原來在外國很輕描淡寫能幫到人的事,在香港會突然變成扶貧計劃;原來有人會妒忌別人比自己窮」。他講及佛家三種布施;第一種是財施,即在物資上幫助別人;第二種是法施,即我提供一些可以令你過得快樂的方法;第三種是無畏施,即解除你的恐懼』。筆者引用一些生活例子可不用佛偈解說,公交車上讓座,街頭賣旗買旗是互動報施。

今天的香港絕不會有人仍兩餐不繼無飯開,要天天到街上排隊等派餐,有時經濟拮据手頭緊精打細算無可原非,布施者關愛之心人之天性,化入宗教精神倫理,施比受更有福。

齋舖派的是素食未知是否受歡迎,堂食價錢比味芳餐廳畧貴,肚餓受制於荷包能力無可能揀飲擇食,我的朋友中少有人願食一餐素,沙士爆發時我不到醫院內三所職員餐廰(包括醫管局)吃午飯,轉到外間一間素食店天天如是吃了四年直到調離九龍醫院,有時候工作坊完後曾提議吃齋沒人附和,一次和上級外出吃飯,我說請他吃齋不用他付錢,吃完後他給我答案以後免費都不食,也有督察級同事明言非宗教理由他一餐素都不食,無肉不歡是他的舌尖欲。

開齋舖的老板或在工作的員工多不是食素者,甚至開飯時在舖內也堂時煌之有骨落地,曾吃過一次齋菜內有魚骨,認識一位在尖沙嘴素食店任服務員女士,她是佛教徒也是素食者,齋舖的職員飯餐也是大魚大肉,她只能食刀邊肉若無選擇下只梗白飯。

大愛無疆溫哥華近唐人街其中一小區,住的是全加拿大最貧窮的國民,內有一間教堂天天派兩餐飯風雨無間,教堂內的飯堂是主日學道塲,設有廚房和清洗間,大堂寬大設有座椅,放置電視和多部電腦上網,待用餐是西餐模式用膠刀叉和紙碟茶水自便,我到唐人街時多順道溜溜,從不見有華人在內,曾排隊取了餐券想入內看看,派餐券的西裔也沒打量我這個丟華人臉的黃面孔,最後我也沒入內吃餐,行遍整個教堂內外和另一邊的人口都沒有捐款箱,沒打算吃免費午餐分薄有肚餓的人口福把票子退回,其實相隔兩條街一間社區飯堂,吃一餐連一杯小咖啡才港幤20元還付得起。

溫哥華一間佛寺,逢星期日都有待用齋給到訪者在法會後進食,是否捐香油隨客自便,一日派餐千多份,地處較僻到食者都要駕車前往不會為食免費餐而來,同一條街不遠處另一間新落成佛寺,由香港一位大富豪李兆基捐款興建沒設有待用齋給路過者,給你心靈快樂和依歸也是另一種布施,俗世人難理解佛在心真義。

網主 29/05/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