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水書展《望道號》,登船參觀者絡繹不絕。

遠洋輪《望道號》泊於海運碼頭,浮水書展至到8月8日,蘇州過後要經多年船再回頭。


書展所賣的書幾全是英文,到塲參觀者也幾全是華人。

參觀浮水書展唯一能看到海是走廊的一列窗,玻璃窗外的維港在踏足下。

船上活動室掛了幾張見證歷史的相片,1981年《望道號》曾到訪上海,1989年我從香港到上海是乘大火船,經過兩夜三日才上岸。未有水翼船的年代,到澳門也要一晚在船過夜,不識輸/書才過大海。


唯一陳列中文書是圖中的兩個小書架,程翔尋道記,「千日無悔-我的心路歷程」,所寫的書漂浮到全世界。

「千日無悔-我的心路歷程」,書內最給吸引我是其中一篇文章寫「曹聚仁」,他是二次世界大戰和國共交烽時期的戰地記者。

孩子雖坐於暗角,無邪光譜書中透出來。


浮水書展帶給我一份情趣回憶,書架上陳列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框內圖片溫哥華一位華女乘天車(地鐵)時在閱讀英文版本,圖片曾放在我個人在溫哥華的攝影展,也放入我寫的第二本書其中一插圖。

浮水書展參觀者不乏銀髮一族,老來書味別不同。

艙底貨賤價沽,未知書落戶在天涯何處。

浮水書展

文化七月的香港有兩個不謀而合的書展,一在陸上另一個浮水,船上看書是首次,展廳內掛有幾張浮水書展的歷史照片,1981年船曾到上海舉行書展,1989年我到上海由香港乘大火船要兩夜三日,沒有閒情帶書上路,幾罐奶粉隨身,不是做水貨客,家中一個小孩尚要飲奶粉作輔助食物。

浮水書展是我在陸上所到過的球塲或路邊書展規模最小,更小型的書展是在班房內,當時讀夜中學,我把家中藏書數百本,星期六晚帶回班房開書展,事前要通知學校,同學仔日間工作,星期一至五每晚要上三個小時堂課,星期日要做功課,相信沒有時間看課外書,我也是同一樣的生活夾層,書買了近十年雖愛看書,多是買多過看,住處距離學校很近很近,同學夾手夾腳很快把書搬運,我身為班會主席攪的課外活動有文有動,班房開個人書展大家少聽聞。

「望道號」是海上書展塲地,看船名已知是福音傳播作主流,曾到過世界各地泊岸開放給當地人上船參觀,「望道號」是第二次到港,上次錯失了機會,我到塲不是假期天,但排隊的人龍很長,人群流轉快,上到船只能在書展塲內踏步,不能行到甲板看藍天碧海。

展出多是宗教和心靈解讀書,單張介紹藏書5千本可即塲購買,展的幾全是英文版本,只有兩個小書架放有中文書,文學作品只得幾本,其它都是聖經書類,當眼處放著記者程翔所寫的「千日無悔-我的心路歷程」,翻看內文寫他在內地幾年的冤獄日子,看過佛經和其它心靈解慰書都無所得,其後看到聖經才釋然,其中一篇談及兩岸和平交往的早年歷史,其老行尊曹聚仁是國共交鋒其間的戰地記者,國民黨敗走台灣,曹聚仁移居香港仍繼續為兩岸統一作搭路人,前兩年我在網頁也寫及曹聚仁,因聽到中央電台談及曹聚仁當年曾打算安排蔣經國秘密到港,與共產黨頭號人物會面談兩岸統一,不知何故事件曝光蔣經國不想貿然闖龍潭。我在班房攪的書展其中有十多本是曹聚仁的作品,他是我最敬仰的近代學者。

到書店偶然也翻看英文書,書展看到一本熟口熟面的書,《少年PI的奇幻漂流》,書曾改編為電影由李安執導,原著是加拿大作家,在溫哥華常看到有華裔或西裔少年在公眾地方閱讀,有人在大海漂水樽藏金句,未有人把自己認為好的書放在浪奔浪流大江大海漂浮,給拾獲又愛看書者雙重趣致。

很多家長帶同小孩到船翻書,兒童書沒文字界限,主打是插畫,童真天下皆純品,卡通更入神,艙底書大平賣買者不絕,書展是摧動看書的力量,不要著意強調要看甚麼書才是好,女作家李碧華在報紙專欄爆料,她本獲膺選為年度作家但拒絕,大會把李歐梵插隊,李歐梵聽到可能氣死,兩李一男一女,非各花入各眼,文學作品李歐梦高很多,只是欠網青支持。

網主 04/08/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