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年初二到今天幾乎所有中文報紙頭版都刋登年初一晚旺角暴動事件,警察如肉在砧板任暴徒魚肉毆打,法治之城淪為魚蛋任暴徒搓世界罕見。


香港的暴亂曾參與是67年的反英抗暴,都是喊口號和舉紅皮書,發施號令主腦楊光獲得特首董建華追封頒授大紫荊勳章。在外地親身經歷過暴亂是溫哥華,一場冰球決賽的結果引發球迷的不滿,戶外直播球賽的廣塲一些店舖遭球迷火燒,我當時正到附近的中央圖書館。(圖)一間銀行的大門被砸破的塲景,群眾沒進入銀行的櫃員機內搶掠,事件很快平息,溫哥華警察一哥是華裔,先勸後開槍,呼籲犯案者自動投案,並叫市民把所拍的影像轉交警方跟進。(圖左下)市民在一間玻璃窗櫥被砸破封上了圍板寫字讉責生事者。


年初二是頭禡可大開殺戒,路過燒味店大豬小豬還有燒鵝都預備給人開年,竟然早一晚旺角捷足先登被開年,火頭處處多個警察雖被打一身沒給丟到火堆中成開年燒味是不幸中大運。


一串魚蛋一本書誰是旺角主塲,我的出世紙是寫上旺角砵蘭街,30年後考入機電工程署任二級電氣技工也是填同一地址,暴動地點在左近。「旺角若只如初見,回首復看30年」,三層樓高唐樓沒廁所,後來我自己動手非法接駁到後巷地渠,地下街門無鐡閘也沒感覺不安全。參與67暴動警察仍佔上風,只是禍及無辜市民,在書架找出此書翻看,一句話<<無話可說>>。


眼不見為淨,事實是旺角暴動之夜,一個警察被截撃困在店舖外遭暴徒打倒仆街。


香江警察是聖人︰「罵不還口,打不還手,擲石就走」,(圖)旺角年初一提早開年之夜,走不及的警員給兩名手持木棍暴徒挾著成三文治任打。


路邊賣熟食小販開的大油鑊和明火,產生的油烟對住在低層的市民晒晾衣服全污染,有錢人家有洗衣機和乾衣機,甚至交到洗衣店可不用勞碌,在此一提財爺所謂流動美食車必須裝置化油抽氣。


泛民和本土派組織常誘導年輕支持者坐監是光榮的標記,甚至說不合意的民主施政是心中宰獄更苦楚於困在鐵籠,(圖)今天報紙一段新聞,犯事者終生留有案底,從回正途也是荊棘遍地。



提早開年旺角街頭

初二開年是頭禡日小時所知是可大開殺界,飲早茶路過燒味檔已見大豬小豬被變成脆皮,十多隻橫躺在行人道的枱上等客來取,還有十多隻燒鵝作綠葉襯燒豬。年初一是放禁大日子,所作所為可跟平常不一樣,小朋友在大人前可明目張膽睹錢發新年財,所住砵蘭街唐樓六戶人家有十歲以下小孩達十人,一元復始個個都變成甩繩馬騮,人細鬼大玩到盡,母親們見到也不會即時抓起雞毛掃把孩子打一頓,多會說信不信提早幫你開年。

年初一晚看電視,無綫電視互動新聞台不停播出旺角暴動塲面,兇狠暴徒街頭四處縱火,撬起鋪在行人道上的紅地磚擲向警察,暴徒為警察提早開年,警察為了保命四處逃竄,有警員為保護受傷跌倒的同袍拔出配槍向天發射示警,事後竟有傳媒質疑警察用槍不恰當浪費子彈,跌下流彈會傷人,高樓聳立可能把樓內倚窗看街頭暴亂的市民受傷,看電視畫面警員向天射槍手臂成90度角,若射向暴徒可扭轉劣勢減少受傷警員數字,警務處也受驚表示向開槍警員瞭解。

暴動持續十多小時,現塲警察成為真君子,「駡不還口,打不還手,擲石才走」,電視不停特寫映出受傷警員頭破血流呻吟呼痛的情景,90名警員受傷是暴徒的戰靶分數,牽頭的暴徒大義凜然我武維揚,手握揚聲器站在車頂向警隊挑戰,在網絡面書仍高調激昂說「寧為玉碎,不作瓦全」,還說相比外國用磚擲警香港十分小兒科。

佔中時首條馬路(夏愨道)午間被佔領,三個警員受傷,黃昏時警方發放催淚彈把佔領馬路光復,有人發功質疑警方做法不當,當天我在夏愨道現塲目睹,事後在網誌為文也是支持用催淚彈驅散失卻理性的群眾最有效,可免人群和警隊的直接肢體接觸引致受傷。

暴動塲面在香港和溫哥華曾經歷過,有份參與是67反英抗暴,不是前綫激動派,也不是工會會員,都是一顆赤赤紅心拿著紅皮書喊口號,若當時有犯事雖云是光榮坐監,其後絕不可能受聘為公務員,當了殖民地公務員後欣賞英女皇多過毛澤東。被稱為白皮豬(白人幫辦)和黃皮狗(華人警察)也不是善男信女,雖然有大英帝國光環,槍照開腳照踢棍打市民如家常便飯,當時駐港英軍也參與鎮暴和出動坦克車。另一次暴動是1984年的士大罷工交通大阻塞,當時居住大埔在葵涌焚化爐工作5時正放工,乘坐單層巴士經青山公路回家,巴士行行停停到了中文大學寸步難進,當時手機未普及不知前路如何,乘客心急回家棄車安步當車,我由中文大學步行到大埔,抵家門是9點鐘內子仍在等埋我開飯。

今次旺角暴動被拘的37人幾是年輕人,只得5人是3字頭歲數,四個是中大和港大學生,會否另有幕後策動者警方仍在調查中,更悲痛的是這些年輕人的雙親。

被拘疑犯提堂日竟有人在法庭外表示支持,認為是官逼民反,國際傳媒喻為「魚蛋革命」,指出是警方在旺角朗豪坊前的砵蘭街驅趕無牌小販引致,本土派吹雞叫網友到塲保護小販,多年所見年初一小販可隨街擺賣,未有小販管理隊前由警察執法,新年也容許小販阻街,食衛局局長高永文解釋小販管理隊尚未行動,已有穿上本土派戰衣的暴民走前挑釁和推撞小販管理隊員工,最後致電警方,到塲警員先成了暴徒在砧板上的小鮮肉。

網主 13/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