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飲早茶看報紙頭版有關旺角暴動如何避免梅開二度,議員提議引用外國<<禁蒙面法>>,並列出歐美民主大國都採用。

(下圖)加拿大是其中一個定有示威遊行禁蒙面法的國家,匯豐銀行更進取防患未然,太陽鏡和帽子都要脫下,感冒戴上口罩更不可。多倫多一個信奉伊斯蘭教的女士,集體人藉宣誓時拒脫下面紗遭終止成為公民,她最後上訴聯邦法院勝訴,地方政府另有對策,把伊斯蘭教女士帶入房間宣誓入藉,但不回應女士向女皇像前宣誓有否脫下面紗。


佔中結束後,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發出調查報告指港警過度使用武力,遭塞食死貓的港警今次旺角暴動唯有「負荊請罪」,任由暴徒打多幾鎚,特區政府不設委員會調查暴動因由,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若接手調查旺角暴動,一定頒「貞節牌坊」給香港警察,來年諾貝爾和平奬會有機會頒給一夜90人受傷的警員。

(下圖)港警佔中前的街頭防暴演習,偽暴徒擲向警察的是報紙圑,套入佔中和旺角暴動塲景是牛頭不搭馬嘴。


旺角暴動之夜手持自製盾牌的衝警隊人人都戴上面罩或口罩。


旺角暴動之夜站在車頂的兩位本土民主前綫猛將,黃台仰是召集人以真面目示人,翌日在商台接受訪問,說向警擲磚頭相比外國暴動是小兒科,90警員一夜受傷相信是香港首創的世界紀錄。


佔中初始夏愨道首被佔,衝破警察防線的前衛鬥士人人都戴上口罩,晚間警方施放催淚彈最後都是食雞蛋。


我的生活初次蒙面是入政府部門在葵涌焚化爐工作,用的是香港第一代口罩,升職到堅尼地城焚化爐仍沿用,焚化爐拆卸轉到瑪麗醫院用的才是真正口罩。


欣賞香港沙士期間理工大學發明了這款專利口罩,戴過感覺良好,香港市塲窄無疾而終。


戴過的面罩共有四類包括另一圖片的面紗口罩,圖中的普通口罩是沙士時國內捐給香港醫院,醫護人員拒用,機電署照單全收作散貨塲,我是其中一個用者。



民主口罩鬥士

欣賞香港有很多渠道,正邪有時難分界,活佛濟公食狗肉飲花酒,無間道的行為是為了更真心和哪班酒肉朋友接近,了解其生活窘境超度其心身把業障除走,濟公也有底線不操刀劏狗和嫖娼,若以身為其得道者,則以其身為其說法。若民主行為能優化香港,非以暴力為手段作優化。

香港另類知名文化是遊行示威如食生菜,近年的遊行示威手法漸趨成熟文明,組織者在完塲後即時散隊,激進民主派不滿多年來這些遊行,未能使特區政府有所反思而改用暴力手段蛻變成本土派。年初一旺角暴動,以幫小販為名網絡召集同路人,借故向在塲正監視無牌小販的食環署管理隊挑釁,販管請警到塲處理,警方沒想及挑機者是有為而來自投羅網,一夜之間90名警員受傷,其中多個警員是遭暴徒用撬開鋪在行人道上的地磚擲傷。

暴動後遺症陸續浮現,警署都被匿名電話恐嚇放置炸彈,多處街頭垃圾桶被縱火,入境署有職員作反,在臉書發言殺一警捐款一萬,也有人在網絡平台發狂文要襲擊TVB記者,雖然通通被拘捕,泛民議員在立法會仍眾口一詞,特首梁振英是罪魁禍首,不設獨立調查委員會是作賊心虛。

警員在旺角暴動之夜如喪家之犬,前保安局長李少光駡暴動者是禽獸,一個警察為保護受傷同袍向天開槍示警也遭指責,律師會前會長何君堯仇恨入根要發芽,說用槍射殺暴徒合情合理合法,「樑上君子,暴力民主」任你如何美化都是犯法事。

大數據時代天眼各處在,警方呼籲暴動當晚,若市民知相關內情可做鬼頭仔,拍到的影片可交警方助查,街頭施暴者多戴上面罩,議員提議引用外國蒙面法,示威者不能戴上面罩,無事故發生的遊行示威戴上面罩最終也是要交法庭懲處,有心犯事者不帶面罩也可暫時易容改裝,病患者戴上口罩遊行示威為人為己何罪之有呢。

香港另類滑稽生活文化是戴口罩,一個坐在BB車上街的小孩,可能有病在身,母親為兒戴上口罩,上幼稚園的學生都有戴口罩,既然有病何必上學,三歲小兒天真無邪如何處理貼於口上的罩,沾著鼻涕和噴嚏口水簡接食回,口罩質素參差衛生程度成疑。

小時不知口罩是何物,初做電工沙塵滾滾塲地,沒見有人戴口罩保護身體包括筆者,泥水佬開水泥,油漆工用砂紙把跣好的牆身磨平上乳膠漆,只是用毛巾替代口罩,或把內衣笠衫除下套上口面作罩。

入生第一次用口罩是初入政府在垃圾焚化爐工作,用的是香港第一代口罩厚厚的綿紗布所做,轉職到醫院上病房修理機電故障,只有到深切治療部和手術室才需戴口罩和穿上即棄保護衣和鞋套,沙士時隨身都帶備口罩,晨早搭巴士返工戴著口罩嚇到同車乘客退位遠遠離我而座,香港街頭口罩文化的出現是2003年沙士始,之前有流感症也沒人戴口罩,80年代初始到日本旅行,街頭見到有人戴口罩,所用的口罩並非我在焚化爐的一款那樣落後,後來進一步要用N95口罩對抗沙士,戴N95口罩前要用儀器測量面形配對口罩尺碼,不能隨便用一個戴上面,今次旺角暴動者10居其九都戴口罩,口罩藥房賣2元一個,到醫院或政府診所有免費口罩供應。

網主 18/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