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齡相若都想再投身職塲,天涯際遇不一樣,(上圖)澳洲一女子在車道上掛出廣告板,這年齡尚有火給我一份工。(下圖)曾偉雄去年退休放假,有人問他退休有何打算,他說會收年薪一元到慈善組織做義工。震雄8萬元月薪未算太高,連退休長俸合共約15萬,私人機構老細賞錢可上至千千萬。

(小圖)警官手記書是一位上世紀60年代一位任處長副官所寫,移民到加拿大任警察,後回流香港再入職警界,處長回憶錄書面是筆者代擬,司長林鄭金句︰「高官無求胆自大,退休高官心急搵快錢」。


多處地方都搭過地鐡,首次遇上經典生活為兩餐的塲景,打扮高貴的女士拿著飯盒祭五臟六腑,初時邊看文件邊食,其後文件放在背後,公事包和手袋置在腳下。有些工不是離開辦公室就可斷六親。我的例子九龍醫院任電氣督察工作全攬上身,放工仍在心。電力法例部則是過客身份,離開辦公室跟剛才的工作是陌路人,外出巡察私樓的公用電力,三點三更是一陣子甩繩馬騮。


明服登載6月3日截止申請,雖是政府公務員最低職位,也是一份筍工,仍有小許部門要返工5天半,但工作時間合共一樣。


明報登載香港記者收入,18歲那年到成報見工,當時只得小學學歷識得幾句英文,有親人介紹仍要面試,那些年每天買十多份報紙看,通識爆棚老編的提問一一化解,雖受聘但不幹,薪金相比做電工相差甚遠,有時要返通宵


溫哥華明報聘請記者,不悉薪金幾多,與香港不同要自備汽車上班,帶埋副身家去打工。

深圳一間國際品牌時裝店請售貨員和店長,對本地人來說薪金頗吸引,否則不會雞乸咁大個招牌插在門外。


溫哥華一間咖啡店請服務員,小賬是分給前綫員工,客人付小費的金額習慣不少於單價10%。港青工作假期到此地打工,小賬收入不會分予。


法國工人發起全國大罷工可能癱瘓全國,原因政府不滿很多打工仔好食懶飛,授權老板可合理炒魷,(圖)這段新聞在政府行動之前,此人是工會會員所以曬命。
(小圖)下月是父親節,有女兒為家中吊起沙煲的老嗲做街頭流動廣告牌。

年前醫管局九龍中聯網請技工我曾申請,出乎意料面試都無機會,跟機電署舊同事談起他們笑不可仰,到九龍醫院跟前下屬打牙較以為我在講天方夜譚,強中自有強中手嗎,招職廣告寫明有可能派往服務的九龍醫院和眼科醫院曾任職電氣督察十三年,頭上沒光環馬死落地行,「疱丁解牛」是牛肉切割神刀手,退休後再做就算執牛屎也無所謂恥。


佛教醫院不是機電署提供服務的醫院,申請醫管局九龍中聯網技工如何認親認戚,(圖)是我跟佛教醫院一夜情的證據也放進求職信內,白果(面試)都見不到想食又如何!

也曾申請職業訓練局工塲教導員職位,看在塲各神色凝重等面試的申請者,有時也有歉意,揀中了我也是風流工不是等開飯之用,面試時我十分風騷,內容網友請看文頁。


申請職訓局教導員職位時把這圖片放入,知道實有機會面試,信心大增仍是名落孫山。


主考問我此證書沒提供學歷評審局證名,告知是機電署也認可,且在回歸前已取得,其中一考官工塲導師主管說機電署唔係做嘢,近45鐘的面試,有三次我說︰「這問題不適宜在此回答…」,但我忘記是否所寫的書有提及,不請就不請無謂多問咯!


退休公務員兩年內任職要部門批準,包括我自資出書都算搵水,我更多一重關是要呈上書本審查,(圖)機電署批出的聖旨我所寫的書毋須下架。

職能誰定

人要蕩雞要放,高官退休更要狂,筍工月薪8萬元,千里馬遇伯樂乎,剛缷任一年退休前放假前警務處長曾偉雄,將受聘於震雄機器廠(哪些年港人家庭副業穿塑膠花,其一批發商是震雄,廠址在大角嘴近麗華戲院,有時我會直入廠內找機器朋友),高官退休再搵水也不算甚麼,也有數個一哥退休便即時上工,包括前特首曾蔭權胞弟曾蔭培,港英年代有李君夏。

離職時曾偉雄月薪26萬元,如今職位才8萬元有點紆尊降貴,在公務員49級總薪酬表排列40,高過高級電氣督察人工,紀律部隊員佐級薪級表最高月入4萬元,收入是散仔的一倍。私人公司的花紅和老板私下打賞錢可能上千萬,媒體有話說曾偉雄是佔中期間鷹派,他談及退休時不會從商,只打算以一元年薪到慈善機構工作,言猶在耳快錢當下一定要機不可失,

香港勞工顧問委員會梁籌庭前身是政府文書主任幾年前退休,指曾偉雄太心急了,但沒說自己退休後幹啥,是長歎食老本還是有份退休筍工,公務員退休首年不能作有錢銀流向的工作,第二年有新職要申報待批,除非所打的工和退休時職位有利益關係,簡單說屋宇署署長退休任職大財圑作顧問,開發人奶灌漿的可行性也不可以,扯遠一點曾偉雄在震雄機器廠只是任顧問,工廠都要有保安隊,年初一半夜旺角動亂香港警察百多人遭暴徒用地磗掟穿頭成世界頭條新聞,曾偉雄可在震雄展鴻圖大計發展保安事業,路面多了「義工警察」,類似大陸的山寨公安城管保安員,小事執生,大事做雞仔媒人黑白二道都俾面,外判到立法會做憲兵。

早前有飯局是機電署同事退休,退休者笑說一年半載會很開心,過後會很悶,在座另一位已退休超過半年舊同事說其真,數十年閙鐘聲如今充耳不聞,座中我是退休老前輩,到今也沒一絲毫悶更肯定好過返工,告訢他們曾搵過工都不成功,講出所經歷他們都笑不可仰,今天把其寫在網頁。

雖是電氣督察級退休,有認可的電機文憑,首份是申請一間物業管理公司的電工,月薪萬多元受邀面試,主管在電腦上核對申請表的資料,一臉嚴肅對我說是否曾在機電署工作,在申請表中我沒寫太詳細的資料,電工牌級數已超班和持有一般技工沒有的電機文憑,技術提問口講口賠,我說曾工作過,他把電腦屏幕轉向我,「我在機電工程署工作」一書是否我的作品,我點頭說是電氣督察,他問我為何不在工作經驗中如實填上,結果面試食白果,其實我忽畧了一點如今就算請洗碗工老板都會嚐試在網上起申請者底,以免引狼入室,主管以為我為機電署放蛇而來,再者我的名字少見,網上一擦打出「馮志崧」必中,我沒在網上selfie ,若是馮志明,志強…堅…山等等都有一大堆同名出現要核對也不易。

另一宗求職申請報紙登載醫管局中聯網請電氣技工,可能被安排服務的醫院有︰伊利莎伯醫院,九龍醫院,眼科醫院和佛教醫院,在九龍醫院打躉十三年多要兼顧眼科醫院,做到加零一。伊院曾當過處任高級電氣督察。佛教醫院不是機電署服務的醫院,但我附上佛教醫院行政經理曾給我的一封嘉奬信。

那天深夜接到同事通知佛教醫院有電力故障,醫院的電工攪不惦,醫院承判商工程人員聯絡下上,機電署與佛教醫院有工作關連只是5年才做一次的電力裝置年檢,這次故障與幾年前做妥的電力年檢無關,事不關己拒絶合情合理,了解故障成因已過了半夜十二時,兩個不同上級的電話都聯絡不上,獨闖龍潭坐的士前往,令佛教醫院駐院兩位機電工歎為觀止也為機電署貼金,我用超技術手法攪妥。

醫管理局沒聘用我為電器技工,連面試也沒安排,飯局中有我首日到九龍醫院返工時向其報到的上級機氣督察,他說我的資歷太嚇人淺水放不下蛟龍。其後我回到九龍醫院探望舊同事,當年都曾是我的下屬仍有技工未升級,當塲笑到如天方夜譚的鬼鬼怪怪。

另一宗是申請職業訓練局電機教導員,寄出了申請表自忖一定有面試機會,因我把所寫的書圖片附在申請表內,其實對於退休後重回職塲所申請過的幾份工都失敗有點意興闌珊。

面試在一個大會議室3人主考,另外一個坐在暗角用著手提電腦的女文員似在做紀錄,實質是把各應徵者入內前先在網上起底,主考問的都是技術大路問題,問我所寫的書內容,知道我最後任職是在電力法例部,再問我是否認識其中的工程師,試過三次我即時告知不方便回答這些問題,坐在左邊的工塲導師主管發老皮,駡機電署吾係做嘢,我跟機電署已斬纜毋須護架,沒問及對方何解大發雷霆。

職訓局求職失敗最大原因,我的電機文憑是回歸前由英國一所著名工業學院所頒發,靠這張證書才夠資歷參加機電署公開招聘助理電氣督察,面試成功跳升到督察級。

職訓局主考問我是否知道學歷評審局,告知證書在回歸前已考取且機電署已審核,雖是靠自修在香港考取,證書加拿大也認可,回歸後所有海外的專業文憑或證書都要交其審核作實,我是大頭蝦。另外那位對機電署不滿的工塲導師主管,近墨者黑我來自機電署也要向我砍刀,有三次我開宗明義對主考說不適宜即塲回答有關機電署電力法例部的問題,不想一石擊起漣漪,當時我也忘記所寫的書有否提及。

退休後也沒太閒著或悶,日子一定好過要上班多多,風流工或筍工不會為我來而來,又不是幹過甚麼高職,寫了兩本書和開了一個攝影展,回想能做到不是大想頭,書是自資出版,賣晒所印的書都不能翻本,機電署公事公辦,有錢銀流動的工作退休兩年內仍要申請,書本要給其審查沒要求出版商下架,我寫的是事實毫無虛構(所寫的兩本書已下架市面無售,有興趣請到圖書館或放在中央圖書館的文學館類別是「香港文學」,此館所有書只能現塲看不外借)。

網主 31/05/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