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處於行人道兩旁的兩棵台灣相思樹來日無多,政府已下立斬令理由是樹已到暮年,報紙說政府是盲毛,替代所植的新樹也是暗藏禍根。一帶一路台灣不是參與地區,香港資優學生就算取得一帶一路奬學金也不可能選讀台灣大學,一帶一樹台灣相思永別香江,剛缷任總統職位的馬英九打算明天到港出席亞洲出版業協會遭蔡英文勒馬不能成行,台灣相思香港斬樹蔡英文斬情。


(上圖)位於旺角窩打老道的華仁書院,是小時候街童最愛玩的山頭小樹林區,一路伸延到伊利莎伯醫院,有小溪和石澗,我們稱之水塘山,是旺角唯一最多樹生長的小山,當年低下層家庭煮飯都是燒柴生火,有居民上山斬樹為省錢,母親和同屋各師奶都不取用,有樹皮的柴枝燒時透出的味不好聞,這是我對樹初始的生活認知。


(下圖)不知名的大樹,膠牌是寫上附近有毒老鼠餌
,這樹年年夏天都在樹幹長出很多小瘜果,圖中小白圈周邊也佈滿。

同地兩棵樹都為春夏添紅妝,但今年這棵木棉古樹不開花,只得鳳凰木唱紅。


舞台劇「陰道獨白」月尾上演,台灣相思樹待斬成陰,陽世未能再獨白。

港媽拾起一堆木棉絮,樂在手中揉。


飄落的鳳凰木花瓣歸路是垃圾,仍有港媽拾取作實用。


大地是群育,樹的角色最重,蚯蚓也在樹上築安樂窩。

樹的生長力強,細葉榕散枝無堅不摧,樹下小販煩厭,用鐡錬加鎖把其困住。


屋主為園內果樹落枷鎖,防其生入屋放肆。


三千煩惱絲長髮女不以為然,細葉榕千絲萬縷愁水愁風愁不盡,不放下如何去到百年樹人。

一帶一樹台灣相思

斬樹風雲再起,般咸道去年四棵石牆樹被斬,申訴專員介入調查是否有官員要問責,下斬令會否恰如其份,無端白事賜樹安樂死,前綫驗樹師認為無失職,目覩一碌碌木被鋸下內心也覺忐忑,調查結果未公佈。路政署、民政事務總署、發展局樹木管理辦三個部門,不能要人引路才去做嘢,最近又下達大規模斬樹令,今次落鍋是「台灣相思」樹,大數據統計近年倒塌的樹很多是台灣相思。

東方報上星期六大字標題:「盲目政府,屠殺台灣相思樹,以為可除塌患,改種樹木更弊」,香港樹危機處處,洋紫荊會釋出有機化學物臭氣,沉香樹有價引人犯罪,夾竹桃有毒,石栗和木棉花絮引致呼吸敏感症…等。

台灣相思樹源自台灣無可異議,如何入到香港要問樹博士,公園中有幾棵台灣相思樹,我是木獨路人,除非樹開花或長出菓籽才知其名,楊桃樹,龍眼樹蘇州過後都是平常一棵樹。樹木名牌掛上身不能用密碼作代號,一些樹太標奇立異,如細葉榕和白千層一望就能道出其名,近期紅火是鳳凰木,是點綴繁華街道的艷妝,初春的木棉花,花落才是半部曲,纏綿於塵世隨風飄蕰的花絮似陽光下的雪花。

台灣相思樹是香港事,真正和香港有關的台灣事,剛缷下總統職位的馬英九,原打算本星期到香港出席亞洲出版業協會作主禮嘉賓,早機去晚機返不過夜,竟遭當權政黨禁止出境,新政府欲蓋彌彰怕馬英九偷食通「共」賣台,馬英九被勒馬不能到港頓覺面目無光,要出師有名可到港為台灣相思樹解危機,一帶一路蔡英文沒打算跪地餵豬乸入局,台灣經濟前景未許幾觀,類似一帶一路的經貿網歐美日也有攪作,遠水未必能救到近火,把台灣相思移到一帶一路上,對香港學生來說台灣不參加,失掉了到台灣免費求學的機會,特區政府為一帶一路的大學生資助交流,較工作假期有學分的體驗來得實際。一帶一路奬學金申請撥款今屆立法會未必能過關,有心到台灣看看的同學要疊埋心水留港待來年。

昨天本港媒體登載︰「香港非孩子理想成長地…」,打算移民到台灣的港人較歐美多,先到學校體驗,畢業後找到工才量度是否能安心立命長住台灣,香港任何事都泛政治化,動輒都要去法院申請司法覆核,例如黃之鋒提出覆核議員參選年齡由21歲降至18歲,他可即時參選,若官司成功,持首參選條件也會遭司法覆核挑戰。

香港開墾綠化帶位於世界前列,古樹多寡是弦外之音,少有市民去考究樹齡是多少年,台灣相思樹移植香港超過50年,黃金歲月不再,土壤成份未必能給予老樹盤根的條件,香港不適宜種植台灣相思樹未必處處皆一樣,台灣本土也大量種植此樹未聞有塌樹危機。大地是群育,人樹息息相關,樹人和樹木都是活化社會文明的象徵。

網主 14/06/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