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予人隨和高瞻遠矚,夏至當日主席在波蘭食蘋果,廣西玉林市民在食蛇, 「依法治肚」蛇和蘋果都是食落肚。


台灣遊時在國立成功大學,其中一隻受學生冠名容許可在校園閒蕩的流浪狗,躺在中國文學院的小廰子,學校正放暑假狗狗看來三餐不繼,也沒搖尾乞憐向我這路過的香港仔討食。 (綠圈是狗)

台灣國立成功大學學生會掛在校園的流浪狗名牌,十多隻流浪狗都有名稱,可以合法在校園內自由閒蕩,由有愛心的學生餵飼,外人帶狗入內互萌要牽狗帶。


這本經典清史書有談狗,沒提及廣東人有吃狗肉風俗,有人飼養的番狗要天價才可買得,文末寫及「寧為番狗,莫作鬼奴。」古芸寧為太平犬勿作亂世人,封神榜天將二郎神上陣都帶同哮天犬,是塵世外的神犬。

老而不死視為賊也,老牛嫩豬美食,為何要乳豬上神枱呢!

這隻癩皮流浪狗在路上走,美小女和筆者同一時間目睹,我正想拿出電話打1823,人間愛心爆棚的一刻,美小女把這隻癩皮流浪狗抱起帶回家收養,因翌日同地見她用繩牽著這狗狗散步。


狗無人性才可得寵,狗有失寵恐懼症是我小兒遭狗咬所感受到,該狗是姐姐所養,我和孩子是登門訪客。相片是他被咬之年才一歲多,20多年後才告知孩子這事故。

狗肉節

翻看網上地圖,前天是夏至,太陽剛位於赤度,廣西玉林狗肉鎮是炎夏,氣溫近30度,這時吃狗肉廣東佬調侃不知所謂,狗肉在內地公然販賣多只是在小鄉小鎮,習近平訪問波蘭與政要人人手握蘋果齊齊吃,當地愛狗族抗議主席冷血,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即時在央視發聲明,地方政府從沒支持過玉林狗肉節。

愛護動物組織發動全球聯署,千萬人聲討內地食狗一族,是時代的生番,食狗肉是不文明行為,看電視當地政府處理也不當,沒監察被劏狗的來源和衛生病狗也被放售。

華人吃狗肉有傳統歷史,隨之時日也逐漸變淡,少時在旺角老一輩港人都視狗肉為補品,殖民地政府有禁令不能食貓狗,有人偷宰但非商業模式,是圍內朋友分享的補品,少有家庭有雪櫃,狗肉次次清。小學之齡吃過猫狗肉只是大人吃剩的頭尾,窮家孩人有得吃就覺好吃,狗頭骨也照啃,小學畢業後外出打工從沒吃過,無王管的九龍城寨天寒地凍通街食店都有狗肉賣,不是如牛雜吊起擺賣相,看完脫衣舞宵夜吃狗肉都是老叔父,同輩年輕人沒去食狗肉。

要中國立例禁止食狗肉不可行,文明都市文明居住者,深圳以前也有狗肉店,街頭流浪狗少過香港,近年已不見店子賣狗肉,素食由以前賣菇轉型為潮流齋鋪,如香港一般店外放有免費的經書和光碟,一兩間更定期派福飯,富有家庭養狗作寵物,花園大屋都掛著標語「內有惡犬」,晚間有閒拖狗狗散步。

飲早茶大圓枱散客一位大媽講狗經,她說養的狗死去更傷心過死老豆,沒說有否為狗風光大葬搵中介作善終上路,一位老媽回應梗係唔傷心因遺產到手,死狗大媽妙妙嘴回應老豆要靠她供養,一個崩都沒留低,同枱有男客插口無咗包袱擔子何來傷心甚至要慶功,大媽說再買回一隻狗減心壓,沒人接口叫他搵個有錢老豆。

狗無人性才可得寵,狗有失寵恐懼症是我小兒遭狗咬所感受到,家中從沒養過狗,養過的寵物是兔仔,當時是住在屠房宿舍地下,後門有私用天堦,咬孩子的狗是家姐所養。星期天我是專職湊仔公,內子是例假天,我會帶著兩個孩子參與所有家姐同聚的茶會,飲茶地方近養狗家姐住所,在她處逗留一段時間才回家,她家裝有付費麗的電視我也愛看,小兒才一歲多,家姐養的是已閹割狗乸,每次入到屋內,姐夫都即時雙手舉起小兒搖動,並指向狗乸以後不再鍚佢,姐夫把小兒放回地,用手指著狗乸著牠回到老巢,不准在屋內游盪,有時狗偷雞離竇也遭姐夫指駡,狗的眼神反應是充滿憤怒,有時走到小兒身邊時口中吐出唬唬聲,我也覺得不大妥,所以我多數用雙腳把小兒挾在身邊免其在屋內走動,大兒則與姑媽吃喝玩樂,出事那一次小兒突然放聲大哭,狗乸從椅後竄走,歲多的小孩不會說出痛在那兒,我拉起褲腳見有血並有牙痕,家姐用紗布止血,說狗隻有領牌和打了防疫針。

回到家中內子問根由,跟一位在職做實習醫生的親戚通過電話,提議我們帶孩子到急症室,我心感覺很煩,幸好醫生說這隻狗能找到,暫不需要即時打瘋狗針(當時所知要天天打共十多針),先到警署備案,叫狗主帶狗到防止虐畜會(在何文田)坐監七天觀察,家姐和姐夫都一面無可奈何,誰也不敢肯定狗會否有隠疾,七天狗食宿費要數百元,無事大家都安樂,被狗咬事相隔20多年才告知小兒,不再有童年陰影。

小時我給街邊流浪狗咬過多次,從沒跟母親說過,一班街童都有此經歷,狗少有主動撩交打,都是我班街童擦起狗火,若咬了我們其中一個必遭到反擊是被踢倒翻肚,大狼狗都會頭破血流可況是一條沙煲狗。

網主 23/06/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