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書展賣書不起色,環保圑體責難把書丟到垃圾堆田區太可惜,來年書展主題筆者提議用「無書書展」,來個電子書Bookkemon。

(上圖)「山近太陽遠,蛋黃易吃掉」,離開書展塲館,太陽在落山,手機朝著蛋黃,去到山線時按掣拍片,1分40秒蛋黃已完全被山吃掉,只留下雲海中的晚霞。此地華燈璀璨,不需月明書也可繼續看。

(下圖)首次看到葉嘉瑩教授的全部作品,她現居溫哥華曾在卑斯大學任授,雖年過90後仍壯如松柏,到社區學院推廣國學,也到塲聽過。

皇冠出版社去年買書送3點3小食下午茶,今年把書打折,買書者不會為食而來才是真雅量。

人生七十古來稀,回首香港七十年,當年我仍在前世,今生尚未到古稀之年,到時才買此書看,今天媒體報導香港人登上世界第一,男女長命雙冠軍超過80,男81,女87,回首香港80年是下卷。


踏在足下的國際文化村,書展中的綠葉,於我來說是大鄉里。

台灣實體書店大量關閉,包括品牌店誠品,單靠賣書不能撑起半邊天,諴品改行銷模式,吃喝玩樂衣食住行的商品,都在書店一同上架。

書展多元化,宗教文化區有免費書贈閱。


華人作家天涯海角只有她—亦舒,超過半世紀年年仍有新書出版。

圖中李我所寫的書全部買回家看過,在溫哥華認識一位在麗的呼聲初期入職,並著有書「我的身歷聲」,與他共飯時有談及李我,原來是同鄉他叫李平富,李我在廣播界一向受人尊崇不下於鍾偉明。

賣書看書心為本,閱讀悅讀客為先。


最大諷刺香港所有補習天王沒來自新加坡。哪些年香港的英中和夜英專,所學「靈格風」英語課程是來自英國倫敦。

 

書展後語

年度書展結束媒體報道落幕的後續,說書展打柴旺丁不旺財,落雨收柴賣剩書斷袋賣,沒人問津都丟到垃圾堆填區,有小出版商說工廈迷你倉要加消防裝置暫不續租,今屆入塲人數破歷屆紀錄達102萬,書商說買書人少過去年。

環保圑體提議改用電子書減少樹木被斬造紙,來年書展主題不妨用無書書展,而無字天書可叫讀者用超常智慧望而不畏,關愛中心提議把賣剩書漂到貧窮一族,讓冇錢人家也可免費讀到紙版書。有社企得到馬會捐錢製作有聲書發售,來年財務公司設攤檔,借錢買書免息,手續費全免鼓勵買書。

幾位專橺作家不約而同寫文章不屑到書展認為太庸俗,作者有新書在書展發售但沒被邀與讀者交流或簽名發布會,曾寫過自資出版書,出版社打開門口做生意一分一毫賺到盡無可厚非,在書展內賣出的書所得的回報約為在書局的一半,想攪簽名會也可以,甚至請二三線明星作嘉賓都是作者自己買單,書的銷情是題外話,作者人氣在網絡大大提升,留得青山在下次又再來。

人氣足而消費低部份是經濟環境促成,書展內的書種行頭不闊,不大覺有IT電腦書,去年皇冠出版社買書送3點3小食下午茶今年縮砂,沒回顧幾年來的書展曾買過幾多本書,買書於我來說是隨喜,決定是現塲打書釘時的直覺,就算仰慕的作者如今都要諗過先,每天都有拿書看,不會沉迷如哪些年看小說書如黏身膠水,書架上的書沒幾多本是由頭到尾看完,把花在網絡世界和報紙時間改看書,也不會改寫生活的明日之歌。其中有一本是外出旅行常帶的書(不需要錢買的),已看了數十次還是值得繼續重看下去,每看一次都引出內心的萌笑,有作家讚這本書是華文「仲夏夜之夢」。

龍應台是今屆書展的重頭作家,專程由台灣到港出席新書發布會,塲內爆滿多是內地讀者,書名是「幸福可以透過努力嗎?」,幾年前書展郵局設有櫃台即塲為買書客打包投寄,受政治書杯弓蛇影的連鎖效應,帶龍應台的書過關是否也有問題,有時不是書的內容可能是出版社非法的營銷手段,今年少人買書也是內地人怕過關麻煩。

有時我會跨境到內地圖書館借書,為了免除搭地鐡和過關時,背著袋子要經安檢的麻煩,都是用手拿著書從沒有海關人員查證,曾有一次回港時借了幾本厚書用布袋孭著過關沒經安檢遭截查,見書上有圖書館蓋印以為是偷來帶出境,出示圖書館的讀者證關員沒再多問放行。

有學者說他曾帶了十本同一作者的新書回國內送給朋友分享,書不是政治書但也遭海關沒收,其實他是被懷疑非法到內地營銷,我也曾帶過同一作者多本書到溫哥華,海關以為我是轉售水貨客,告知書(我在機電工程署工作)是我寫送給親友,海關找來一個華裔關員,她懂中文證明我無講大話,溫哥華無政治書審查,水貨客尺度國國不盡同,堂堂正正造生意要納稅。

網主 29/0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