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妄)網言(上載日期28/02/2010星期日)  

香港才子陶傑和亞視英文台主播禇簡寧昨天在天水圍教天文


 

 

 
不中不英,两位主持笑丙香港英文
電視畫像是梁國雄,主持人解剖其
所說英文,全塲笑聲不絶

劉家傑是電台和電視台教英文天皇

筆者在培正中學夜英專讀了幾年,圖中校名背位刻有校訓"至善至正"
我讀小學二年級時必用的金頁
筆者30多年前由夜英專轉讀英文夜中學,頓覺英文很難學好,幾科英文成績都是平平。在獅子山下的我們,日工夜讀,窮孩子家家如是,也無怨無悔。
>>放大圖片

 

獅子山下天水圍

昨天星期六下午到天水圍,在一個商場內,香港才子陶傑和亞視英文台一位主持禇簡寧在台上做脫口秀,如何學好英文,主辦單位是領匯。

話題是「不中不英,樂在其中」,陶傑的文章和電台的節目,都是充滿風趣幽默,聽了一會兒,也笑不合嘴,其中的活學活用,把剛辭職的議員梁國雄在立法會所講的英文作範本,梁國雄常批評曾特首中文不通,今次是剃人頭者,人皆剃之。我早離場,不知有否提及另一位本港名牌大學碩士畢業生議員陳克勤常給網民話柄的標靶英文絶句,「try(搓) your breast(best)。在電視和電台曾教英文,今仍為人所樂道者是劉家傑。

雖然大國崛起,也要附從美元和英文,國內官民學英文一片熾熱,深圳的高檔幼稚園,己聘有老外的英語教師,主要是會話,這些牙兒很快學懂,能作普通溝通,但不認識所說的字句。

殖民地時代的香港教育,沒有刻意推動英文,香港是自由貿易港,且政府請人,一份筍工都要識英文,白領(文職)在收入和社會地位都優於藍領(工人),要上浮必要識英文。60年代我讀小學,到二年級時才學英文,只有一本英文書,只覺很有趣,到今天還記得首頁的課文和插圖,a pan , a man, a pan and a man. 一個穿了馬來亞服裝戴了尖帽男子,雙手拿著一個平底鑊。今天香港三歲幼兒班,英文書也有數本。

學校英文課程不能滿足家長望兒成才的期望,而在工作的藍領,也想學到英文而有出頭之日,夜校英專應運而生,一星期五晚上課,由七點鐘到九點,筆者在窩打老道培正中學就讀,全校有二十多班,合共千多人,每班學生45人,是全港最大的一間單教英文科的夜校,由初班至會考班,p.6班以上,新入學者都要參加筆試,合格才取錄,不合格要讀較低的班級,由ABC班讀到會考班/F5,要經過七個年頭的晚上苦學,夜校學生幾全部是日工夜讀,小部份仍在日校讀小學或中學,有毅力一步一向前,培正中學的崇高辦學理念日夜校相同,夜校英語會考生合格率甚高。在F.2時己聘用外藉英語教師。當時必修的英文故事課本,尚記得有︰1/Vanity Fair, 2/Pride and Prejudice. 3/Tom Sawyer.etc;

培正是教會學校,每月其中一個星期五,由8:30分到09:00,安排所有學生到禮堂,聽牧師解讀聖經,每年結業的升級試,考到前三名所有班級的學生,會安排坐在前列,上台接受奬品,頒奬者是校長林子豐博士,我一生在學校所接授的教育,結業時能到台上走一遭的,就只有在培正讀夜校英專這一次,考第三名的奬品是一枝原子筆。

培正中學校址,交通不大方便,60年代,上千人在日間工作,夜間七時要回到學校,空著肚子直到九時放學,校內沒有小食部,近何文田街門外有一小士多,但两次小息時間都只得十分鐘,校園大,要買小食填肚時間不足夠,班房門口裝有從自來水管接出水位的飲水機,天冷是冰的,坐满45人的班房,沒有冷氣。較新的高座班房內有两把吊扇,而低座的班房只有一把吊扇,且更是夕陽斜照。

看天水圍的日與夜,和當年日工夜讀的那一群低下層,對社會的核心價值高低互見,無論有多辛苦,同學都會默默不語捱下去,培正的校園,夜校的學生在夏日黃昏,在火紅的鳳凰木樹下,仍可遙望到獅子山,大家都想到會有朝一日能爬到獅子山頂,回望獅子山下我的成長路,成敗都無怨無悔,曾經滄海也算努力過。

 

作者:網主28/02/2010